父母、孩子 日本企業全包了

圖片來源:黃明堂

作者:彭子珊

要在工作和家庭之間平衡不太容易,對日本職業婦女而言更是如此。

5點下班離開公司後,31歲的加古紗理不僅要到幼稚園接2歲的女兒,還要在家做飯、打理家務。

更難的是,在住友商事上班的加古紗理,把先生留在日本,一個人帶著女兒派駐到美國佛羅里達州上班。

「作為商社派駐海外的員工,24小時備戰狀態是基本常識。但我還要同時照顧小孩,實際上又更艱難,」加古紗理對新聞週刊《Aera》說。

六四%日本年輕人拒絕外派

派駐海外,曾是在日本企業裡步步高升的必要條件。現在,海外生活的辛酸與兩難,使愈來愈多年輕人選擇婉拒派駐機會,讓日本企業傷透腦筋。

去年,日本居留海外超過3個月以上的總人數約85萬,其中過半是民間企業派駐員工。(見表)

10年來,長期居留海外的日本人數大幅增加35%。在投資東南亞的熱潮下,近年日本企業更大舉徵才,要前進東協等海外市場。

東麗經營研究所海外進出支援室室長佐原賢治分析,光是今年1到3月介紹給日本企業派駐海外的人才總數,就成長到去年同期的1.5倍。

前進海外的機會大增,實際踏出去的日本年輕人卻日漸減少。

日本產業能率大學最新調查發現,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裡,不想到海外工作的受訪者比例將近64%,是15年前的兩倍。

為什麼不想去?3分之2受訪者坦言,對語言沒有自信。半數則認為,還是對海外生活有所疑慮。

不只怕自己不夠好,他們更怕留在日本的父母、孩子,甚至養了多年的寵物沒人陪伴。

一旦有了家庭,要單槍匹馬出國闖蕩,還是全家移居海外,更是一大難題。

photo

2年前,心理諮商顧問公司MD. Net調查320位受訪者發現,一旦丈夫要被公司派駐海外,55%女性不願同行。

跟隨先生派駐海外,享受異國生活,曾是日本女性的憧憬之一。現在,她們卻得擔心和先生派駐國外之後,還能不能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

於是,愈來愈多年輕女性選擇為了自己的事業或孩子的教育留在日本。

即便趁著孩子還小,全家一起移居海外,多半日本婦女也會在孩子進入中學之前,帶著孩子搬回日本求學,留丈夫獨自在國外打拚。

不想過分隔兩地的家庭生活,成了日本年輕人放棄海外派駐機會的原因之一,也讓日本企業和政府開始思考新對策。

擴大補助、外派配偶停職制

怎麼鼓勵員工攜家帶眷,安心享受海外派駐生活?許多日本企業選擇從女性員工著手。

加古紗理工作的住友商事就是其中之一。

住友商事是日本五大商社之一。截至去年底,派駐海外的員工約1千人。其中,女性只有51人,帶著孩子到海外工作的女性只有3人。

為了鼓勵女性員工帶子女派駐海外,住友商事從去年11月開始推出新制度,擴大搬家及海外育兒補助規模。

大和總研資深顧問廣川明子分析,「2000年後,日本企業開始擴大聘用女性擔任綜合職位,30到40歲之間的女性員工派駐海外的人數也大幅增加。」

為了讓員工安心派駐海外,化妝品公司資生堂提出停職3年制度。一旦配偶要派駐海外,員工不分男女都可以申請停職3年。

大和證券更將停職制度延長為5年,讓員工能夠安心出國,陪伴配偶與子女。

免費居家與長輩照護服務

除了孩子,年邁的父母由誰照顧,也是員工選擇拒絕派駐的主要顧慮。

日本總務省調查發現,超過2百萬日本上班族,是一邊工作一邊兼顧照護父母的責任。

擁有超過150年歷史的老牌商社伊藤忠,就為派駐海外的員工提供免費居家與長輩照護服務。

伊藤忠找來保全業龍頭Secom合作,提供住宅防災監控服務、24小時健康諮詢專線。

除此之外,針對70歲以上留在日本的長輩,還有每個月兩次電話訪問,以及每個月一次的居家拜訪。訪問報告,都會提供海外派駐員工定期追蹤,了解家中狀況。

隨著企業競爭與佈局加速全球化,怎麼鼓勵員工到海外市場扎根,將是日本企業苦心經營的新戰場。

無論是子女或父母,日本企業的照顧範圍已經逐漸由員工擴大到親屬,就是要讓員工沒有後顧之憂。

但能不能真的讓員工安心,提高海外派駐的意願,還得看企業的誠意。

留守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