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成允 打造世界第一的物種平台

圖片來源:王建棟

作者:林倖妃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有座祕密花園。

每隔一段時間,他總會搭上高鐵一路直奔高雄,再坐將近一小時的車,經過綠得似乎無邊際的稻田,以及忽而浩蕩時而涓涓的溪流。當「高樹」兩字映入眼簾,他的心也跟著慢慢沉澱。

造訪的研究者和學者看到的是「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對他來說,這裡卻埋藏著他的童年夢想,也是父親辜振甫墓地所在。

「我跟母親說,如果保種中心在這裡蓋起來,會有很多人來陪我父親,記得我父親,」辜成允回想,當清大生命科學系教授李家維跟他提起這計劃時,他立即想到母親辜嚴倬雲這塊佔地二十公頃的土地,並說服了她。

保存物種量 超越英美

從二○○七年成立,到今年正好滿十年,保種中心所蒐羅保存的植物已達兩萬八千多種,超越英國的皇家植物園以及美國密蘇里植物園,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植物種子區,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學者探訪、採集。

photo

執行長李家維說這是「方舟計劃」,要及時搶救保存熱帶植物,為毀壞的自然提供未來復原的材料。但如今人為破壞的速度太快,需要更多不同的方舟加入。

因為物種滅絕太過急速,原來設定目標為保存植物的保種中心,也開始蒐羅烏龜以及雞隻。深受慈禧太后和皇家貴族喜愛、瀕臨絕種的宮廷雞,就常頂著豔紅色的雞冠,配著一身雪白羽毛,在雞舍內昂首闊步。

說服台泥董事 照護環境

對辜成允來說,保種中心無疑是實現了他內心最深處的夢想,「我從小喜歡動植物,養花花草草不是很厲害,養動物還可以,」從小想當農夫的辜成允,養過狗、猴子、松鼠等各式各樣寵物,國中時還偷偷在宿舍內養起了蒼蠅和蜘蛛。

「學醫一次只能醫治一個人,學農可以養活許多人,」他總想著。

但生命的歷程卻讓他學商,從此走上管理之路。當經常一起喝酒、吃飯的多年老友李家維提出構想時,他的雙眼突然有光,整個亮了起來。

「賺錢很簡單,但花錢很難,尤其要花得有意義,要找到對的人、對的事和對的時間,」辜成允說。多年前在美國讀商學院時,有一門老教授開的課提到企業社會責任,讓他記憶深刻,就這麼一直記到現在。

專業南轅北轍的兩人,因為相同的興趣和熱情一拍即合。擅長生命科學的李家維著手籌組規劃,辜成允則負責說服台泥董事會。他以台泥作為知名企業,要做能提升社會正面能量、讓台灣眼睛一亮的事,也要面對和水泥業有關的環境問題,讓董事們無異議支持。

photo 辜成允(右)和李家維(左)有著相同的興趣和熱情,「碰到一個人,他提出的計劃是你想要做但沒能力做的事情,就這樣一拍即合,」辜成允說。

原本五年五千萬元的計劃,在辜成允的促成下投入一億元,第二個五年更擴增到兩億元。「每年年底我都會寫封信給他,只在第一個五年快結束時到董事會報告,」李家維說。辜成允給予李家維充分信任並完全授權,「我經常來,做得好不好,一看就知道,」他用雙腳貫徹「管理」。

觸角延伸到索羅門群島

近來保種中心將觸角延伸,到索羅門群島搶救瀕危植物,同時和水泥產業結合。中心研究員遠到大幅砍伐森林的索羅門群島,參與保種計劃,訓練當地人採集植物並保存。

去年則到廣西、廣東,深入石灰岩礦區,在開採前找到四種新物種,「如果能和大陸的水泥公司合作,將礦山開放出來讓植物專家去採集,」辜成允說,這將為地球留下更多物種。

邊走邊摸索了十年,接下來要思考的是永續經營的大課題。因為是全球蒐羅最豐富,保種中心像平台一般,吸引各地研究人員,也和學校及研究機構簽約,要求利用保種中心資源研發出的成果,要和中心共同分享智慧財產權。

辜成允著眼的是更長遠的未來,以後在周遭發展出醫藥、生技、園藝乃至於農業聚落。

隨著全世界對環境的要求愈來愈嚴格,水泥業也逐漸沒落,辜成允的祕密花園,或許就是台泥轉型的關鍵之一。

「如果每個比台泥大的企業都能投入資源,整個台灣會很不一樣,」辜成允對台灣始終抱著希望。「這些都是父親的教養,我曾經稍微分析,這也是最基本的『儒商』想法。」

他始終忘不了父親辜振甫曾經給予的教育,以及對他的人生所帶來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