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電危機 關鍵的4%

圖片來源:邱劍英

作者:顏和正

和平電廠輸電塔被颱風吹垮,全台瀕臨限電危機。這座位在宜蘭、花蓮交界處、由台泥經營的火力發電廠,因為無法輸電,使得台電短少約130萬瓩發電容量,等同近4%備轉容量率,幾乎成為壓垮台灣電力供給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僅凸顯出台灣的電力供給問題,也讓人擔憂2025非核家園的目標,真的有辦法達成嗎?

不過,在限電危機背後,鮮為人知的是,這座地處邊陲地帶的發電廠,卻也是台灣最大水泥公司的金雞母。去年,台泥淨利為88億元,和平電力的淨利卻高達55億元,以台泥持股6成認列33億元來看,和平電廠不僅是台灣供電的「關鍵少數」,更是台泥獲利的主要來源之一。

台泥進軍綠能 轉型為環保服務公司

以去年的營收來看,電力僅佔台泥事業版圖的13%,雖然規模不大,卻是這家力圖從傳統產業轉型到環保服務業的契機,因為台泥最新的目標就是進軍綠能。「台泥規劃投入太陽能、風力、地熱發電等台灣具有相對優勢的綠能領域,主動創造新的能源,」台泥董事長張安平在今年6月底的股東會中,親自操刀寫的一篇長達近2500字的另類致股東報告書中說,「台灣水泥公司將不只是水泥製造公司,而是專門在處理大自然與人的複雜關係的綠色產業公司,一個主動尋求環保解決方案、保護自然環境的Eco-Solution Provider公司。」

台泥的第一步,是將彰濱工業區的閒置舊廠房,改建成一座太陽能廠,目前正在規劃階段。台泥總經理特別助理陳世明指出,地熱條件比較困難,風力發電目前許多廠商正在搶進,太陽能相對比較容易進行。「我們有些廠房,現成就可以建置太陽能板,目前正在規劃中,」陳世明說。

循環經濟是現在式,綠色轉型不是未來式

不過,台泥的綠色轉型並非未來式,在由水泥廠、火力發電廠、工業港三者合組成的花蓮和平工業區,一套獨特的「循環經濟」模式早以運行多年。火力發電廠高溫燒煤,需要用水泥廠的石灰石脫硫,電廠的煤灰和石膏則可用作水泥原料,這些物料全都透過密閉式管道運輸,減少污染。所需的煤炭、原料、與最後的水泥成品,皆通過工業港送入,成本也較陸運更低廉。

「這一站的垃圾,變成下一站的原料,用互補方式,水泥廠、電廠都可以共享資源,降低成本,」前董事長辜成允去年在接受《天下雜誌》採訪時說。

水泥窯燒垃圾,解決環保問題

不僅如此,水泥廠還可以協同處理廢棄物,因為水泥窯1500度的高溫,比起燃燒溫度約在800~1000度的一般垃圾焚化爐,更能完全燃燒像是戴奧辛之類的有毒物質,且飛灰和底渣還可作為水泥原料,也沒有廢液處理排放問題。
 
目前和平廠已經開始協助花蓮縣政府焚化廢輪胎,也計畫替沒有垃圾焚化爐的花蓮縣解決民生垃圾問題。目前,花蓮的民生垃圾都是運到宜蘭利澤焚化爐,若改由台泥水泥窯代燒,不僅可以減少付給利澤焚化爐的處理費,也不必憂心蘇花公路中斷、處理廠歲修、坑滿等影響處理垃圾的不確定因素。

焚化廠辦婚宴,成為外賓參觀的必看景點

處理垃圾這件事,對台泥來說並不陌生,因為他們自1992年就成立了達和環保,投入廢棄物處理市場,目前全台20%的民生垃圾,便是由達和經營的8座垃圾焚化爐所處理,因為經營績效良好、也沒產生污染,甚至成為外賓參觀的對象。

「我們的八里焚化爐最忙的就是接待外賓,有回大陸訪客來,剛好當地居民利用大廳舉辦婚宴,大陸記者說是不是因為他們要去才刻意安排,事實上並不是,因為我們為了敦親睦鄰,都會把大廳開放供當地民眾借用,」陳世明笑着說。

不論是生產水泥或垃圾焚化,都會產生二氧化碳,因此台泥除了進軍綠能之外,也與工研院研究開發碳捕捉的技術,鋪設排碳、捉碳、轉化碳用途這個循環迴路中的最後一哩路。目前,台泥在和平廠區設立了實驗室,利用「鈣迴路碳捕捉」技術捕碳,用於培養微藻固碳並生產生質油料,並利用雨生紅球藻來生產可用於醫美領域的高價蝦紅素。

10年內預計三成營收來自綠電、廢棄物處理、與碳捕捉

這個已經研發了五年的技術,雖然尚未真正大規模商業化,但至少已有進展。「像是萊特兄弟造飛機一樣,還不能真正飛上天,但至少已經可以在路上跑了,」陳世明說,「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能零減排,不然要抽碳稅的話,那就不得了了。」
 
台泥希望在10年內,有三成營收來自綠電、廢棄物處理、與碳捕捉。目標看似艱鉅,但企業轉型從來都不是條易走坦途。「在急遽變遷的時代洪流裡,水泥產業所面臨的挑戰與困難,是推動這個產業超越自己的極限、轉型變化的力量來源,」張安平在致股東書中,清楚點出水泥產業的轉型,已經不是選項,而是必須。
 

《延伸閱讀》
減碳新趨勢:隔空捉碳賣碳,養花種菜
中鋼:找對客戶 靠廢氣創20億產值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