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丟臉」,Re-think帶萬人淨灘

圖片來源:Re-think臉書粉絲團

作者:顏和正

跟黃之揚約在星巴克見面,他點了冰抹茶拿鐵,告訴店員要用馬克杯,店員愣了一下,再度確認要用馬克杯裝冰飲?他點頭確定。我將手中的隨行杯秀給他看,兩人會心一笑。「很難真正做到完全不用塑膠,但能不用就不用,」犯了「職業病」的黃之揚笑著說。

什麼職業病?答案是撿垃圾,因為黃之揚是淨灘組織Re-think的創辦人。這個從2013發起的環保行動,至今已在全台辦了70多場的淨灘,超過13000人次參與,清理超過32公噸的垃圾。「平常一場大約有300~400人參加,大約七成是第一次來,以年輕學生與年輕爸媽帶小孩來為主,」27歲的黃之揚說,「單一場次最多曾有上千人,真的有點誇張,我們都嚇到了。」

投身淨灘,因為太丟臉

很難想像,這個留著長髮、帶著黑框眼鏡與一股書卷氣的大男孩,竟是台灣沙灘環保的先鋒。其實連他自己也很意外:「我以前對環保的概念,就跟一般人一樣,僅止於理念上的支持,但從未付諸行動。」

投身淨灘的原因,竟是因為「太丟臉」。大學畢業後在高雄一所小學服替代役的黃之揚,因此認識同校的美國老師Daniel Gruber。Daniel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的湖邊長大,曾住過夏威夷,非常熱愛大自然。2013年,他到小琉球旅遊,發現景色雖美,但海灘上卻有許多垃圾,因此撿了一大袋垃圾。黃之揚將這張照片放上臉書,引發極大迴響,因此讓他們兩人決定成立Re-think號召淨攤,希望人們重新思考對環境造成太大負荷的生活方式。 

「我一方面覺得很丟臉,連老外都為台灣淨灘,另一方面也很矛盾,因為我們雖是海島國家,但是自己跟水卻很陌生,」正是在這種心情下,黃之揚在退役那年暑假,決定跟Daniel環島旅行,在臉書上公告行程號召同路人,玩到哪就淨到哪。

第一場就上百人,逐漸闖出名聲

「環台巡迴演出」第一場,是在高雄旗津。他們以海邊一家便利商店為集合點,一開始他跟Daniel心中也忐忑不安,擔心沒人來。後來看到門口逐漸聚集一群人,一問之下都是來參加淨灘,竟然初登場就有上百人響應。

「一開始我們也沒有旗幟或看板,不過Daniel就是吉祥物,大家一看就知道了是我們,」黃之揚笑著說。

暑假結束,黃之揚在台北找到行銷工作,Daniel也持續教書,但因為看到淨灘活動受到熱烈迴響,因此仍把Re-think當成副業,自己掏腰包利用週末與假期持續推動。在這樣的艱困條件下,Re-think以一年十來場的頻率,逐漸在台灣的淨灘界做出名聲,參加人數也愈來愈多,甚至開始有企業做CSR請他們帶領淨灘,還跟國防醫學院的社團合作分攤帶領不同場次。今年,Re-think正式登記為非營利組織,黃之揚也辭去原先的工作,專心投入協會的發展。

3.5個人創業維艱,還會被當地人投訴

「我們只有3.5個人,嚴格說來我跟Daniel全職投入,加上三個兼職幫忙,Daniel雖有正職,可是也無酬投入不少心力,」黃之揚說,「創業維艱啊。」

辛苦的不光是沒資源,偶爾還會被人投訴。他們淨灘都會跟當地環保局與清潔隊聯繫,協助處理清理完的垃圾。但清潔隊未必總能立即清理,成堆垃圾只能放到隔天,因此被當地居民投訴他們製造垃圾,甚至有店家老婆婆不准他們放在路邊,怕會影響生意。

「我只好不斷跟老婆婆解釋,海灘若是很髒就不會有人來,生意也很難做啊,請他們能夠共體時艱,」聽起來有點「好心被雷公捶」的味道,令人好氣又好笑。

找在地淨灘夥伴,推動海洋友善民宿地圖

目前Re-think的淨灘仍屬一次性活動,但他們希望將環保概念進一步推廣。一方面是在各地找合作夥伴,讓淨灘在地化。另一方面,他們打算推動海洋友善民宿地圖,透過跟有相同理念的民宿合作,改變民眾的觀念與行為。「我們希望建立一個認證制度的概念,第一步是先找不提供一次性使用產品、不用有化學塑膠柔珠的清潔用品的民宿,」黃之揚說。

在目前僅靠小額捐款、不定期企業合作、與販售周邊產品為收入的拮据狀況下,還想要進一步擴大做法,背後的動力只能說是追求理想的熱情吧?但有趣的是,黃之揚說他以前並不是一個有夢想的人。跟一般台灣小孩一樣,來自台中的黃之揚在傳統教育體制中長大,一家四口除他之外都是老師。他一路讀到高雄師範大學英語系,但一、兩年後,他就知道自己並不想當老師,但是要做什麼呢?「在台灣的教育下,我們都是在等待夢想來臨的那一天,但是後來我才發現我沒有方向。」

按部就班到夢想升級,重新思考對人生的期許

按部就班的人生,因為淨灘活動,反而走出不同的路。黃之揚還因此收到新加坡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的入學申請邀請。「我們目前都是前端直接去跟民眾接觸,但後端的政策面其實影響更大,所以如果可以申請到這個學位,我很有興趣,」黃之揚說,「我希望成為有社會影響力的人。」

從沒有夢想,到夢想升級,黃之揚的Re-think,重新思考的不光是人與自然的關係,還有自己對人生的期許與希望。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