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itag:靈感來自公路卡車的時尚潮包

周書羽

瑞士街頭人人背著一個髒髒舊舊的帆布包。Freitag包包改寫了時尚的定義,因為它曾經跟著一輛輛卡車旅行歐洲,因為髒污是金錢買不到的歲月痕跡。

創新,常常是從觀察開始。

23年前的一天。家住蘇黎世高速公路旁的一對設計系兄弟,對著窗戶發呆。兄弟倆平日騎單車,背著作品到處跑,遇上下雨天就發愁,要怎麼保護自己的心血不被淋濕?

高速公路從德國漢堡延伸到義大利西西里島的巴勒摩,卡車絡繹於途。一般人看到的是大卡車呼嘯而過,傅萊塔格兄弟的眼睛,卻觀察到一片又一片顏色繽紛的彩旗,從窗邊飛揚飄去。

如果,可以回收這些覆蓋卡車車斗的防水帆布,做成大包包,既漂亮,又實用,下雨也不必擔心。瑞士知名的環保時尚包Freitag,就在觀察中誕生了。

photo Freitag創辦人傅萊塔格兄弟觀察高速公路卡車,瑞士知名環保時尚包因此誕生。(Freitag 提供)

廢棄帆布的「星探」

推開Freitag工業區大門,濃濃的塑膠味撲鼻而來。穿著淺藍色長版苧麻衫的資深經理伊莉莎白,進門前已先提醒訪客「味道很重」。她在Freitag工作多年,早已入鮑魚之肆,「什麼都聞不到了。」

挑高三層樓的作業區,40公尺長的深紅色、亮綠色卡車帆布,躺在長桌上「靜候處置」。

Freitag每年要消耗27萬公斤舊帆布。公司內有五位「卡車偵探」,主要的工作,是在歐洲路上四處遊蕩,「觀察、發覺」有潛力做成包包的卡車帆布,記下車號,回傳總部採購人員。卡車偵探最鍾意用了五到八年的舊帆布,「有點髒,又不會太髒的最好,」伊莉莎白說。

帆布買回工廠,要先進「屠宰場」,經過人工去掉圓孔、貼條後,再切成一片片約三公尺長的標準尺寸。就算偵探篩選過,大約還是有一半的原料,因鏽跡或太髒無法使用。這些廢料中的廢料,集中後送到法國南部材料廠商,分離、改質,可以加進建材蓋房子。

切割處理後的帆布,送進洗衣房,以65度水溫清洗一小時。

伊莉莎白站在比她還要高半個人的洗衣機前說,瑞士回收要求嚴格,清洗帆布每天要用一萬五千公升的水(約55個台灣人一天用水量),全部都用屋頂雨水回收;洗布的廢水,還要再循環利用。

仔細檢查、清洗後的帆布,補丁、髒污依舊清晰可見,為什麼不洗得更徹底?

這恰好是Freitag的獨特賣點:「消費者就是喜歡有點缺陷的包包,」伊莉莎白攤開雙手說,很多客人在挑包包時,刻意要找髒一點的,「這包包曾經跟著一輛卡車在歐洲旅行,髒污是金錢買不到的歲月痕跡。」

Freitag的出現,改寫了時尚包包的定義:時尚,不一定要頂級完美,但一定要獨特、有態度。

photo 價格不斐的Freitag包包看起來髒髒舊舊,賣的不是奢華,而是一種態度。(Freitag提供)

蘇黎世火車站往西行,一站抵達哈德橋。出車站,抬頭就看到由十九個舊貨櫃堆成、約九層樓高的Freitag旗艦店。早上11點,開店才半小時,櫃檯排隊結帳人潮沒有停過。

很難想像,這些看起來舊舊、有些PVC味道的包包,會吸引從亞洲、美國、歐洲各地專程而來的消費者。每個包包都不便宜,動輒上萬台幣,一年還能賣出30萬件。

「他們買的是態度,對材料的堅持,」男店長一邊忙結帳,一邊將藍色斜背包裝進紙袋。旗艦店一千六百多個包包,每一個長得都不一樣;包包的背帶,也是用回收的卡車安全帶做成。

鄰國義大利、法國的精品包太奢華,不符合瑞士人的低調節儉。Freitag利用廢物,環保實用、以小搏大,在時尚界闖出一番天地,以對獨特價值的堅持,又向世界說了一個只有瑞士才能辦到的故事。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