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五穀雜糧店 裸買裸賣,濃濃文青風

顏和正

去台南不逛文青店,要幹嘛?這家像是文青咖啡店、但其實是時尚的裸買裸賣五穀雜糧店,便是不能錯過的小驚喜。看糧商第二代如何讓老店裝新酒,將無包裝的減塑環保,落實在日常生活中。

走在台南永康一條安靜的小馬路上,遇到一間充滿文青感的店面。

「果然是台南啊,連遠離市區的巷弄,都有這樣的咖啡館,」滿懷驚喜地推門入內,卻嚇了一跳。原來這裡不賣咖啡,而是賣五穀雜糧。

圖片來源/顏和正

「枸杞150克,還有呢?有機黃豆,要多少?還要小米嗎?」36歲的老闆林建鴻邊招呼客人,邊從牆架上陳列整齊的不同透明壓克力罐子中,轉動旋鈕取出客人要的品項,放到電子磅上秤重後,再裝到客人自備的盒子裡。

「自備盒子,一個品項扣兩元喔,」跟弟弟一起開店的林佩郡,在櫃檯結帳時笑著對客人說。

「裸賣」又「裸買」,友善環境

開幕甫一年的富穀樂糧行,跟你想像中的雜糧行很不一樣。傳統雜糧行採散裝買賣,但往往把穀物盛裝在地上的布袋内,難免有食安衛生疑慮。超市購買環境佳,但產品都是事先包裝好,無法散買。富穀樂取兩者之優,保留了秤斤論兩的傳統,讓消費者能買到剛好的份量,減少食材浪費;穀物放在透明罐中,既可以清楚看到,同時去除多餘的塑膠包裝,並用折扣鼓勵消費者自備容器,既「裸賣」又「裸買」。

圖片來源/顏和正

「開店就要有特色,我們不想走傳統的做法,因此決定以友善為主軸,先從友善環境開始,」林建鴻解釋。

為何要開店?是為了生病的父親。他父親經營台南雜糧大盤商德成糧行大半輩子,卻因中風而將事業收掉。原先在桃園一家科技公司擔任研發工程師的林建鴻,與在新竹教日文的林佩郡,因此決定返鄉照顧父親,並延續家族的生意。

「我跟我弟說,沒想到繞了一圈,還是回來了,」小時候覺得這個生意好辛苦、長大絕對不要做這行的林佩郡笑著說。

濃濃文青味,卻「高貴不貴」

老店重新開張,但一開始父親並不太認同,因為聽不懂他們要怎麼賣。後來,看到他們用類似收整棉被用的真空包裝袋盛裝穀物後,放入地上的麻布袋,再將少量穀物分裝到架上一個個標着糙米、燕麥、白芝麻、有機蕎麥、黑枸杞等標籤的罐子,賣完再添進去,以保安全跟新鮮,並省除大量的塑膠袋,他才理解他們的理念大力支持,透過以往的關係協助姐弟倆。「我們直接跟貿易商拿貨,所以價格可以壓低,也有親戚是同行,缺貨可以跟他們調度,」老店裝新酒,但傳統的人情味不變。

圖片來源/顏和正

因為如此,看起來飄著濃濃文青味的店,卻「高貴不貴」。除了少數進口品項,大部份穀物100克的定價僅是個位數,最多十幾元。此外,他們還賣自家烘培的堅果,以及客人要買才現磨的芝麻醬、花生醬等等,產品新鮮。再加上媒體與「不塑之客」網路社群的口耳相傳,讓富穀樂很快就打出名聲。

「他們很有名喔,東西也不貴,老闆還會跟你詳細解說每種穀類的特色,我現在都來這裡買,」一位住在台南安平、本身也是「不塑之客」的熟客,還特別帶著台北來的朋友前來朝聖,「可惜我今天忘記帶盒子來裝了,真是糟糕。」

雖說強調裸買賣,但是客人沒帶容器,富穀樂還是會提供生物可分解塑膠袋給客人。不過,明年一月開始政府推動擴大限塑後,塑膠袋就會收費2元,但自備容器還是給2元折扣。以買100克9元的綠豆仁為例,一來一回就差了4元,折扣相當可觀。「在台南目前還無法做到完全無塑,如果這樣我們可能沒生意了,」林建鴻務實地說,「我們希望逐步推動無塑。」

50%獲利捐出去,助人理所當然

無塑要循序漸進,業務的推展也是一樣。成立一年以來,富榖樂已經打平,他們的目標是希望能在各縣市開連鎖店。令人驚訝的是,他們的終極目標不光只是展店,等到規模夠大時,還想將獲利50%捐出去。「這是我跟我姊的共識,我想幫助流浪漢,她想幫助弱勢孩童,如果以後有連鎖店,我們可以提供工作機會給需要工作的人,沒東西吃的人,我們可以提供食材,」林建鴻淡定地說。

圖片來源/顏和正

50%!這個驚人的願景,也是家傳淵源。林家姊弟從小就看著父親定期捐米給孤兒院,學校有募捐米時,父親也總是二話不說,補滿不足的缺口。「這一捐可能就是200到300袋米,那時我覺得理所當然,長大後才發現爸爸做生意已經很辛苦,還願意做這些事,現在覺得他真是很有能力的人,」在「企業社會責任」這個詞彙還不盛行的年代,其實早就有人身體力行。

「我們現在是友善環境,以後希望擴大時可以友善人、友善動物。不過因為這樣,原先有人想跟我們談加盟,因為這樣就嚇跑了,」林建鴻笑著說。

中午時分,生意開始淡下來,林建鴻提起一個大鐵罐,走出門口,對訪客笑著說,「這個喔,我要去買飲料啦,掰。」

這是台南的日常,也是無塑的日常。多麼輕鬆,多麼美好。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