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黃之揚:失控的塑膠危機 可分解材質是救星嗎?

里仁官網

塑膠氾濫,可分解材質如PLA曾被視為是解方,但PLA有其侷限性,但在「假環保」的爭議下,里仁還願意嘗試採用,讓環保人士覺得很神奇。PLA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里仁又是怎麼做?

台灣最大的有機通路里仁,自2016年開始在門市試用PLA(聚乳酸)生質包材。執行至今,里仁有50%蔬果的包材使用PLA、蔬果包裝的托盤亦使用,另外正在測試使用於麵包包裝。

PLA是以玉米等植物澱粉混合製作、不含塑膠的生質材料,可100%生物分解。因為具有塑膠的特性,PLA曾被視為塑膠氾濫的問題解方,但背後也存在尚未克服的爭議,被認為只是「假環保」。

無法回收,可生物分解的夢想和困境

比起難以分解的塑膠,PLA的優點在於質地如塑膠,卻可分解。最理想的做法是,藉由封閉系統回收,讓PLA進入堆肥循環,逐步降低其被當作一般垃圾焚燒的比例,才不枉其生物可分解的特性。

然而,問題在於,不像塑膠一樣,台灣目前並沒有完整的PLA回收機制,一般消費者也不清楚PLA 跟一般塑膠的差別,以致PLA容易被誤認為塑膠丟棄或回收,影響既有回收塑膠的品質。

PLA到底會造成多少回收問題?可能是依回收品項而定。大豐環保研發中心副理享哥表示,在進入回收廠前,垃圾都先進入分選廠,以「設備為主、人力為輔」的方式進行分類。部分情況下,能以物理特性區分出PLA,例如放入水中,PP會漂浮,PLA會下沉。但若像是養樂多罐的PS碰上PLA,兩者皆下沈,就難靠設備區分。膜袋類就更複雜,各種材質的袋子過於輕薄,因此很難區分。

在爭議中創新,為了減塑

里仁不是不了解這種疑慮,但仍願意在爭議中創新,就是為了減塑。為了妥善處理PLA,里仁在蔬果袋子上標示說明:「使用後可以歸還里仁門市、或者以一般垃圾丟棄,而非回收」。之外,里仁也持續透過海報、門市人員溝通、刊物、影片等,跟消費者溝通要怎樣處理PLA。

圖片來源/里仁官網

就目前現況,里仁行銷經理陳美慈坦言,門市PLA包材回收率為3.2%,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此外,因法規限制,一般堆肥業者無法收取PLA做堆肥,因此里仁委託慈心基金會的農場進行堆肥,測試這個實驗性質的新材料,同時串連外界資源一同改變。

「任何創新的東西,一定會擾亂舊有系統,」她認為這還是有發展契機,「外在的法規、回收體系、消費者的行為都還剛起步,我們也希望在實驗的過程中,帶動大家一起思考,PLA若是條件好,便可發展;若有更好的材質,我們也願意採用。」

什麼方法最好?

「核心目標是減塑,並沒有特別選定PLA,」美慈說,PLA不一定是最好的解方,其他可能的材質如木薯,只要能達到減塑目標,未來都可能嘗試。「有沒有更好的材質?也許以後有,我們對此都很開放。」

老是走訪海灘、看遍塑膠垃圾的我,完全認同減塑的必要。減量是終極解決辦法,不使用一次性產品最環保,如自備或租賃環保用品、裸賣等,但考量到使用者消費行為,無法一步登天直接不使用,替代材質在現階段還是有其必要性。

本質上,PLA跟塑膠都不是壞東西,端看如何被使用。只要有良好的回收系統,PLA有辦法減緩塑膠氾濫的問題,也可生物分解。不過,只要妥善製造及回收,塑膠回收再製的比率和門檻都優於其他材質(如PLA目前無人回收再製,主要為焚燒或堆肥)。你說,這孰優孰劣?

訪問了這些專家,我想環保很難找到絕對的答案。共通點在於,不同觀點背後的目標,都是要解決失控的塑膠問題。從生產端尋找替代材質、從回收端提高塑膠回收率、從教育、從政策⋯⋯都是改變的開始。

>>立即訂閱「CSR@天下」電子報,響應美好生活提案,和我們一起放大良善影響力!

《延伸閱讀》
年省523萬個塑膠包材 有機商店的「裸裝」環保風
全球每秒賣出2萬個寶特瓶 生物分解來得及吃光塑膠海?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黃之揚

半路出家的半個環保人,以前學英文,出來做行銷,共同創辦RE-THINK環保行動後,從0到1跟夥伴讓它成為非營利組織,持續透過社群網路力量改造台灣。不斷嘗試用網路和行銷去改變公共議題,希望結合跨界技能,讓原本已經溝通困難的議題,重新被大眾消化。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