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比人好命 住五星級豪宅 雞屎變黃金

Shutterstock

嚐過「人蔘雞」生的蛋嗎?石安牧場的雞吃頂級食材,住耗資十億的五星級豪宅,雞糞拿來發電,產生的液態肥料拿來種飼料。一家小農場,如何成為食安與循環經濟的代表?

嚐過人蔘雞,但有吃過「吃人蔘的雞」生的蛋嗎?而且這些雞還住在「豪宅」裡,不僅有遊戲區、棲架休息區、產蛋巢等設施,放養數量也固定,跟傳統擁擠雜亂的雞舍相比,可說是「五星級」待遇。

進補又住豪宅,這群「快樂雞」來自於石安牧場,其生下的動福(動物福利)蛋,不僅售價是一般市價的好幾倍,更在近年來接連不斷的毒蛋危機中,堅而不摧。

圖片來源/王創緯攝

「雞也是我的利害關係人,是我們的工作夥伴,所以他們的福利也要被照顧到,」石安牧場總經理謝倩芬說,「就像懷孕媽媽要身心快樂,產下的寶寶才會健康。」

吃住五星級的快樂雞

「快樂雞」吃的不是一般的飼料,裡面添加了靈芝多糖體、人蔘等高級食材。此外,每週五還更換菜單,根據監控資料來判斷雞跟蛋的生理狀況,調整飼料配方。每年更花上幾百萬自己檢驗飼料,就是為了確保無農藥、動物用藥等殘留。

聽起來跟日本和牛喝啤酒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背後原因卻不太一樣。石安讓雞進補,不是以增加雞蛋養份為出發點,而是為了強化雞的免疫力。「我們不放動物用藥、抗生素、替雞打針,因此只能從飼料來增強免疫力。因為空氣是流通的,我們沒法完全隔絕禽流感,只能加強雞的抵抗力來抵抗病菌,」謝倩芬解釋。

吃得好,也要住得好。石安早在1994年就從砸下大錢從歐洲引進封閉式雞舍與全密閉式的洗選設備,取代傳統開放式雞舍。2011年再度更新設備,花了近十億台幣從歐洲引進全亞洲第一套的「福利籠」。

四四方方的金屬籠子,外觀看似簡單,但其實學問不小。例如,材質要具備多高的彈性,才能讓蛋滾動卻不會破掉?此外,因為是密閉式雞舍,但雞糞又含有阿摩尼亞,因此必須維持良好通風,風速、二氧化碳濃度等指標,隨時都用電腦監控管理,跟一般擁擠、暴露在外易受日曬風吹影響的傳統雞舍相比,可說天壤之別。

與食安同名的預言

「這套設備這麼貴,我們董事長睡不著,想說『甘唔這厲害?』直到雞放下去後,看到雞毛很漂亮,雞很快樂,他才半開玩笑說『我怎麼這麼聰明,知道要去買這個設備,』因為產能表現確實比較好,」謝倩芬說。

跟「食安」劃上等號的石安,跨入這行其實是個意外,甚至連命名都不是這個考量,而是剛好位在高雄市阿蓮區石安里。「以前電視說食安有問題,我想說我們有什麼問題?而且我們名字有點日本味,還曾有人說我們是個虛擬牧場,」謝倩芬笑著說。

「同名」的巧合,彷彿預言了石安的發展。石安最早是當地一間傳統養雞場,42年前老雞農退休想賣地,謝倩芬的父親、石安董事長謝石泉買下這塊地,老農「買地附贈地上物」,將兩千隻雞一併留下。

從事營建業的謝石泉,當初是為了投資,並未花心力在農場上,一切照舊經營。直到1994年重新檢視事業版圖,覺得如果要繼續經營,就必須重新整頓。「我的蛋賣給消費者,有問題要找誰負責?」在企業社會責任(CSR)尚未普及的年代,這個觀念已經在石安萌芽。

要對消費者負責

為了對消費者負責,石安創下許多台灣第一:第一個用品牌賣蛋、第一個雞蛋產銷履歷、第一個用生物可分解材質(PLA)做蛋盒包裝、第一家用冷藏方式賣蛋。

「衛福部公佈的營養成份,包括牛奶、豆漿、豆腐都要冷藏,因為蛋白質怕高溫,而這些食物一百克的蛋白質,都沒有一顆蛋一百克的蛋白質多,所以我們率先倡議蛋要冷藏。當時很多人覺得很怪,現在大家都這樣做了,」謝倩芬說。

在動物福利上,石安更是領先業界。除了「五星級」待遇之外,他們也揚棄業界常見的強制換羽做法。這是指雞老了之後,產蛋品質跟數量會下降,因此停水停料7~14天,藉此「淘弱留強」,雞一生中要經歷數次強制換羽,直到死亡為止。

石安則是根據過去20多年的數據,找出最佳的養產週期,所有雞隻都固定飼養85週才被統一淘汰。因此,石安的雞是「統進統出」,一方面避免近乎「餓死」的強制換羽,一方面雞齡一致,他們可以針對同齡雞隻,調配最適合的飼料配方。

「就像善存有分小孩、壯年、銀髮族的概念,給特定年紀的吃最適合的食物,這就會反映到給消費者的產品,」一切的做法,核心都是從消費者需求出發。

進口雞籠被誤為洗錢

不過,石安一路走來,並非一路順風。一方面國內沒有學習對象,只能自己找資料、到國外參訪。例如,要做產銷履歷,當時政府還沒有相關規範,於是他們去找日本的版本翻成中文,做出台灣第一個蛋的產銷履歷。從歐洲買雞籠一開始經驗不足,忽略氣候潮濕因素,導致雞籠鏽蝕,後來才知道要用防止腐蝕的材料來加強。

「這便是我們因應在地的方式,多少有繳過一些學費,」謝倩芬說。

創新做法也曾面對外界質疑。第一次進口封閉式雞舍時,跟政府申請進口許可,竟被退件。「他們認為我們要洗錢,因為當時沒有這種概念,就這樣幾片,有需要進口嗎?」謝倩芬笑著回憶,「後來他們知道了,我們第二次進口時,就沒問題了。」

業務更是一步一腳印。初期沒人用品牌賣蛋,還要求通路有冷藏設備,因此供過於求,有些最後變下腳料做肥料,或是便宜賣給後端加工者。不過,隨著消費者愈加重視食安,石安蛋打出口碑,連統一超、上引水產、好市多主動找上門來合作。

「好市多可以退貨,所以想找品質穩定的產品,說要開30粒的蛋盒。我們還以為是開玩笑,因為市場上都是賣10粒,30粒怎麼賣得動。幾個月後,對方又再來問,才知道他們是認真的,」謝倩芬回憶。

雞糞也是有用的

近年來,石安又有另一個創舉:蓋沼氣發電廠。他們投資了3.5億台幣,收集廠內70萬隻雞的糞便跟洗蛋廢水,用厭氧發酵方式產綠電。自2014年啟動起來,已經供應廠內61%的用電。發電後的沼氣變成液態肥料,因為富含蛋麟甲,還免費提供給附近的農民。

圖片來源/鍾士為攝

「研究發現動物排泄物是溫室效應最大元兇,所以我們原先只是想處理廠內廢棄物,沒想到用雞糞發電,液態肥料來種植植物,植物又變成飼料,這個模式做起來很順很好,後來才知道這就是循環經濟,」謝倩芬說。

「台語罵人說『生雞蛋沒放雞屎而已』,說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我們說放雞屎也是很有用的,」雞糞變黃金,在石安並不是笑話。

從重視動物福利、提供令人安心的蛋、到用廢棄物發電,石安一步步建構對員工、消費者、環境都友善的環境,甚至日本大廠都前來取經。不過,謝倩芬卻只是笑笑地說:「我們只是小農,就是傻傻地做,不把雞農當成傳統產業來經營,而是用新的思維來經營普通的國民食材。」

平凡的一顆蛋,原來也可以產出不平凡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