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朱竹元:台股喜迎勞退基金420億元,但為何選上這幾檔?

劉國泰

今年二月,勞退基金宣布釋出420億台幣的大筆資金,將依據證交所最新推出的「台灣永續指數」,投資在「做好事」的公司,台灣的社會責任投資SRI也升級到2.0,跟上國際腳步。

今年年初美股暴跌短暫衝擊了台灣股市,然而有一些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的上市公司似乎不怎麼受到影響。因為勞退基金已經在今年2月正式宣布將釋出420億台幣的資金,指定以「台灣永續指數」作為委外代操的指標。

CSR做得好,資金自然來

其實社會責任型投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SRI)或稱永續投資在歐美國家已經發展超過20年,較知名的永續指數包括:道瓊永續指數(DJSI)、MSCI永續指數等。台灣過去也編製過幾檔相關的指數,像是:台灣就業99指數、台灣高薪100指數、公司治理100指數等,但真正以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與財務指標共同篩選編製出的「台灣永續指數」,卻是一直到去年12月底才正式出爐,這是台灣進入永續投資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我從資本市場推動公司治理到CSR,一路走來,很清楚前期必須依靠法規的強制力,才能推動企業意識、進而落實企業社會責任。但是如果資本市場投資人也開始具備永續投資的觀念和明確的篩選指標,那麼資本市場的這股「拉力」將會是快速驅動企業更加關注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動力。一個好的永續企業,除了獲得獎項、輿論的肯定,更應落實到受投資方的青睞與支持行動上,這樣才能創造多贏,這就是SRI的意義。

全球永續投資熱,亞洲卻相對落後

事實上,全球永續投資發展越來越興盛。根據全球永續投資聯盟(GSIA)統計,截至2016年全球SRI總資產規模已超過22.89兆美元(886兆臺幣),已經超過全球總投資資產規模的25%,而複合年成長率更達到11.9%。光就美國而言,SRI基金的總管理資產已增至8.7兆美元,從2014年以來增加了33%。

然而亞洲在永續投資的發展上卻相對落後。在上述同一份調查統計中,亞洲僅占全球SRI規模的2.3%,若扣除日本2.1%,亞洲SRI 總管理資產僅占全球0.2%。

不過台灣也無須太悲觀,我們在一些國際調查中看到相當正面的訊息。根據 「2017年施羅德全球投資人大調查」發現,單是台灣投資人,對永續投資的重視程度更甚於五年前、並且有近六成投資人提高永續投資的金額。雖然台灣有高達16%的投資人不了解何謂SRI,全球則為11%;但台灣有7%的投資人有意願嘗試SRI,而全球僅為4%。顯見台灣有意朝向永續投資的發展。

SRI四階段,台灣晉級到2.0

探究亞洲在永續投資上發展落後的原因,其實跟CSR的發展脈絡息息相關。國內長期研究永續投資的學者指出,全球SRI發展大致可分為四大階段:

SRI 4.0:以歐美國家為主,亦是目前發展最好的典範,如DJSI、MSCI……等權威永續指數。他們的發展歷程已超過20年,永續指數的相關研究和投資模型也已發展成熟,很快能找出各種ESG投資組合。這個階段的機構投資人不只是接受SRI觀念,而是「擁抱」SRI。

SRI 3.0:如日本。他們自2000年開始發展,由學界開始發展編製相關指數,近兩、三年有重大突破,指數編製開始成熟,民間、學界、投資機構百花齊放,且全球最大的退休基金又在日本,很快就帶動日本在SRI的進展。隨著永續投資的生態體系進入成熟期,未來將是70~80%的成長率。目前韓國也積極追隨日本的腳步。

SRI 2.0:如台灣。交易所開始有永續發展指數,但許多指標和篩選機制仍在調整發展中。總計台灣SRI的發展時間不過短短10年,因此表現並不落後。當然我們更期待有跳躍式的進步。

SRI 1.0:剛開始倡議永續投資,但還沒有設計出任何永續指數、指標,目前在亞洲許多新興市場還是如此。

總結來說,目前台灣四大基金都已帶頭進行永續投資,隨著首檔「台灣永續指數」發布,未來其他機構投資人甚至是一般民眾都可以更積極在投資上,支持CSR做得好的企業。未來,期盼我們早日落實上市櫃公司全面強制出版CSR報告書,且系統性風險高的產業更要有第三方確信的要求,俾利重視CSR的機構投資人,甚至一般自然人投資者更加掌握企業ESG執行情形。如此,才能擴大永續指數篩選的範圍,引領台灣企業新價值!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朱竹元

現任優樂地永續服務(股)公司董事長、中華公司治理協會副理事長兼企業永續發展委員會主委。在資本市場證交所與證券櫃檯買賣中心主管服務達二十餘年,率先倡導企業社會責任(CSR)議題。積極從資本市場投資與政策導引等面向,帶動企業落實CSR,更是成就金管會進行「公司治理全面評鑑」的幕後推手。曾任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董事長,積極引入國際CSR觀念與永續的企業創新發展策略。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