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別讓社工薪水默默「被回捐」

社會大眾常常誤以為「社工=志工」,但社工本身也需要養家活口,如同一般的上班族,是個領薪水的勞工。 圖片來源:劉國泰

作者:張正

假如你每月薪水,都被扣幾千塊「捐給」公司,你願意嗎?社福界長久以來的陋習,讓工時高、薪水低的基層社工還得「做功德」。

聽過「回捐」嗎?如果不是社福界的人,可能沒聽說過此一存在已久的「功德」。

所謂「回捐」,就是社工每月的薪水裡,會有幾千元的薪水直接被扣下來,回頭「捐給」發薪水的社福機構。

簡直是真金白銀的迴向功德呀!我去年第一次聽聞「回捐」,訝異得下巴快掉下來。一是驚訝於慈眉善目的社福界,竟然普遍存在此種剝削,二是驚訝自己竟然不知道?只能怪同溫層的牆太厚。

於是我逢人便問。非社福界的人幾乎都不知此種「回捐功德」,但是圈內人,包括在社工科系任教的老師,則是人人皆有相關的見聞甚至親身經歷。談起此事直搖頭,卻也只能默許或忍受。

既然不甘願,為什麼仍乖乖「回捐」?

有的社工的確佛心,知道自己的機構經費拮据,若不「回捐」,遲早關門。

有的社工則是不得不捐,因為如果大家都捐、只有你不捐,你恐怕也無法繼續工作了。感覺好像被摸了一下屁股,但是不敢大聲喊:「Me too!」

回捐,不樂之捐

「回捐」究竟是何時「發明」的?

有人說,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是個轉折點。因為大地震之後,捐款集中到災區,使得其他與災區無關的社福團體募款不易、嚴重缺錢,只好請同仁共體時艱。

也有人說,近年來社福團體愈來愈依賴政府的委託案,但是委託案並不補助雇主應該負擔的社工勞健保費用(亦即接到愈多案子,雇主必須負擔愈多勞健保費)。所以為了維持營運,只好從政府撥給社工的薪水裡,拿一些回來補貼。

不過,就算許多社福機構確實經營困難,但是這樣的困難,怎麼也輪不到由基層社工以「回捐」的形式來承擔吧!

雖然基層社工的下輩子必有福報,但也求這輩子的溫飽,一整個月辛苦工作後,領到比薪資單少的薪水,沒人會開心。心裡犯嘀咕:如果只能給我扣掉回捐之後的「這個金額」,為什麼薪資單上寫的是「那個金額」?

社工非志工,是勞工

社會工作(Social Work)是以科學的知識為基礎、運用科學方法來助人的一門專業。從事社會工作的人簡稱「社工」,他們支撐著社會安全網、每天面對鰥寡孤獨老弱殘疾、消化處理他人的窮困潦倒悲傷憤怒。

選擇擔任社工的人,多半懷抱著改變社會、扶助弱勢的理想,期待能夠透過自己的力量,改善社會的不平等。不過,他們本身也需要養家活口,如同一般的上班族,是個領薪水的勞工。

基層社工為何不開心

然而,社會大眾不僅常常沒把社工當作勞工,更誤以為「社工=志工」,以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自願的、無償的,而且三不五時還會自掏腰包救苦救難(實在是慈濟師兄師姐給人的印象太鮮明啦!)。

加上「回捐」這個檯面下的陋習,以及高工時、高風險、高案量、低薪、低認同的工作日常,使得在基層的社工族群,始終悶燒著一股忿忿不平的怨念,也使得社工的流動率居高不下。

我們都同意,社會上的弱勢族群需要幫助,但是,當扶助弱勢的社工本身也是弱勢時,誰來替社工發聲呢?

難道社工平時做的功德還不夠,每個月還得再多做一次「回捐功德」嗎?

社福團體是為了做善事而設立,但若為了做善事,得先違法做壞事(逼迫旗下社工回捐),這樣的邏輯怎麼也說不通。

更何況,必須依賴旗下社工回捐才能維持的營運機制,不僅是顯而易見的惡性循環,更是一種敗壞風氣侵蝕人心的嚴重欺瞞。

在這種制度下討生活的社工,如何能安心幫助需要他們幫助的人?難道是逼著社工也要受助者作假或回捐嗎?

知名律師呂秋遠去年公開批評回捐,迫使衛福部出面回應,明言回捐「違反勞動基準法所保障之全額給付規定」,絕對禁止。

不過根據2018年全國各地社工工會的不記名問卷調查,全台仍有至少一成的社工默默回捐。

拒絕不合理的壓榨

怎麼根除回捐惡習?除了希望政府公權力積極介入、或者希望被回捐的社工主動檢舉投訴之外,我這個圈外人一時也想不到好辦法。

不過從今年4月到10月,我所任職的一起夢想公益協會,將與各地社工工會合作舉辦一連串的論壇,至少把問題攤到檯面上講清楚。如果這個社會有什麼歪斜與不公,那是我們共同的義務與責任。

【推薦閱讀】
芬蘭社福實驗,惡夢一場?
財長:我已是社福國家 但財政撐不起
建構社福網絡 未來不用靠外勞
社福黑洞 政府沒錢救經濟
灑錢辦社福 政府沒錢救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