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黃之揚:珍奶之亂!救海龜就不能用吸管 是誰畫錯重點?

Shutterstock

不用吸管怎麼喝珍奶?沸沸揚揚的「珍奶之亂」,凸顯出減塑與生活便利間的衝突。有人說應是改善回收系統,有人說用再生材質即可,到底誰畫錯重點?救海龜就不能用吸管嗎?

環保署幾日前公告明年開始限制使用免洗塑膠吸管,「用湯匙喝珍奶」一說更造成不少網友討論及反彈。其實,明年七月禁止一次性塑膠吸管是指內用,多數人喝珍奶是外帶,影響並不大。若吸管材質屬於使用「生物可分解塑膠」 ,或以紙類等植物纖維為主體、塑膠成分低於10%且可用物理方式分離,則不在此限。外帶塑膠吸管要到2025年才禁止,還有時間開發其他材質的吸管。只是政府溝通不夠清楚,立意良好的環保政策,竟然演變成「珍奶之亂」(表一)。

表一:限塑時間表。資料來源/環保署

為何要甘冒引發民眾反彈的風險,制定這樣的政策?實際到海灘走走,你就會理解了,幾乎每十步就能看見一支塑膠吸管垃圾。我們在帶領企業員工淨灘時,多半會執行海洋廢棄物的統計盤點(ICC),而全台海灘海洋廢棄物數量之冠,總是我們生活中使用最多的一次性產品,塑膠袋、寶特瓶、瓶蓋,吸管更是蟬聯歷年的前五名。

吸管經常穩坐全台海灘海洋廢棄物數量前五名。圖片來源/黃之揚。

數個NGO跟環保署成立「海廢治理平台」,已經規劃了至2030年、針對一次性使用塑膠產品的減用和限用的草案。包括已經在執行的塑膠袋、火熱討論中的吸管、還有外帶飲料杯跟免洗餐具。

改善垃圾系統,還是要犧牲消費者便利?

的確,從淨灘現場來看,我們生活中消耗最多的東西,進入到環境也最多。源頭減量,是每場淨灘都一定會跟參與者傳遞的價值。然而,這同時也讓不少人提出疑問:「垃圾會進入海洋,那該改善的應該是垃圾處理系統,怎麼是犧牲消費者的便利性?」

背後的原因,首先,垃圾處理系統不完美。並非每件被製造的垃圾,即便大多數垃圾能夠被妥善處理,但在基數如此龐大的前提下(例如,台灣人年用30億支吸管),任何1%、2%失控進入環境,都會造成海量污染。源頭減量對於末段環境垃圾的問題,絕對有助益。

再者,「塑膠不可分解、傷害海洋」這點只是現下比較在風頭上、也較容易溝通的論述,如海龜鼻孔卡了塑膠吸管,讓多數人都心生憐憫。但除此之外,所有短時間即丟的一次性使用產品,背後造成的浪費和碳排放量等,都是資源的錯置和浪費。

另外,塑膠吸管因不可回收,需要作為一般垃圾處理。但即便經焚化廠妥善處理,燒完後依然有更加棘手的底渣需另外掩埋。全台掩埋場的剩餘容量在去年統計時已剩12%。持續產出更多的垃圾,該埋向何方呢?沒有人希望家住在掩埋場旁。

替代材質是否為解方?

為了不折損便利,許多人開始討論一次性吸管的替代材質,如國外有不少案例的可生物分解材質、紙、植物纖維、甚至義大利麵麵條等。在禁用吸管的過渡期,我也同意需要有替代材質的輔助。然而,還是需確保替代材質的碳排放量跟後續的垃圾處理或回收措施。例如,使用可生物分解材質,有可能被誤認為可回收的塑膠,而增加回收處理的成本和難度,另外,配套也需要有堆肥廠能,夠妥善配合機制、將可生物分解材質堆肥分解,而非焚化。

長遠的目標,其實是不使用一次性產品。畢竟要生產任何材質的產品,背後都需要花費一定的資源。但當這個產品交付到消費者手上,使用壽命卻只有半小時,隨即被丟棄、燒毀,都浪費了有限的資源。正如同環團們總是在說的:「沒有一次性使用的東西是環保的。」

無痛減塑,習慣就好

「聽完這麼多,我還是很不爽啊!」怎麼辦?

環保署之前推出「無痛減塑」,鼓勵民眾其實減塑很簡單,我同意也不同意。誰都希望可以不痛不癢地對環境更友善。但說到底,要改變便利過頭的生活習慣,一定會造成一點點不方便。

便利的背後,都有我們看不見的外部成本。開始以公權力減塑,長遠來看確實有其必要性。要如何在過程中,減少消費者的不便和反彈,除了公部門的溝通技巧以及提出的配套措施外,企業和店家也應開始響應。例如,不少店家,已經內用提供不鏽鋼吸管、提高自備容器的折扣金額等。都是在環保政策造成消費者反彈時,提供即時且有效的緩頰和助益。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黃之揚

半路出家的半個環保人,以前學英文,出來做行銷,共同創辦RE-THINK環保行動後,從0到1跟夥伴讓它成為非營利組織,持續透過社群網路力量改造台灣。不斷嘗試用網路和行銷去改變公共議題,希望結合跨界技能,讓原本已經溝通困難的議題,重新被大眾消化。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