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場】芝加哥文青的公益日常 打造無障礙藝術天堂

Shutterstock

視障者看舞台劇?自閉兒參加藝術營隊?芝加哥藝文團體聯合起來,除了基本的無障礙空間外,連表演內容都會為身障人士而做調整。芝加哥文青打造無障礙藝術天堂,台灣呢?

在芝加哥的史黛本吳爾芙(Steppenwolf)劇院,一群視障的孩子正在「參觀」劇院,在舞台上進行「觸摸導覽」(touch tour),了解要開演的新劇。劇院的工作人員用口述帶他們「認識」舞台上是怎麼布置、主角分別穿什麼樣的服裝、事先熟悉每個演員的聲音。因為史上第一個在聖誕節銷量打敗《哈利波特》的小說——《深夜小狗神祕習題》舞台劇,要在這裡上演,而且有不少學校帶著學生一起來看,是齣熱門劇碼。

視障人士「看」舞台劇並不容易,有了這個表演前的導覽,他們在欣賞這部戲時,就能更快進入劇情與舞台上的情境,不像新來乍到一個沒去過的地方,忙著熟悉新事物,怎麼感受戲劇的張力。

圖為史黛本吳爾芙(Steppenwolf)劇院。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替身障量身打造無障礙環境,比藝術更高的使命

建築、音樂、劇院、美術、自然……各種大小博物館、室內外展示與表演空間林立的芝加哥,堪稱藝術之都,參觀展覽、看表演,更已是一般人與孩子們的日常。但這些藝文團體,無論是新生代、還是資深文青,都有一個比藝術更崇高的使命,要讓不只是一般人、而是讓所有人、包括各種身障人士,都可以接觸、享受藝文活動。

在芝加哥,包括擁有百年歷史的費爾德自然歷史博物館、館藏僅次於大都會博物館的芝加哥藝術館等多數展館、表演場地,都為有特殊需要的身障人士量身打造,提供專門的導覽與教育活動。

光是劇院,也有40來個大小劇院提供特殊表演輔具協助,或在事前為他們進行導覽參觀、看預演。這麼一來,他們就不用擔心因為行動不便、進出動作較為遲緩、或是在擁擠的環境不舒服、怕打擾人、影響觀眾或演出,而與這些藝文活動絕緣。

54歲、患有色素沉澱性視網膜炎的柏曼,就趁著特殊時段去欣賞舞台劇,她帶著導盲犬隨行,很高興不用特地找人陪她去,覺得麻煩親友。(延伸閱讀:AI是我的眼!微軟盲工程師開發軟體,「說世界」給盲人聽

無障礙空間是基本盤,連表演內容都要調整

提供輪椅、坡道等常見的無障礙設施,只是基本款。對於聽障人士,助聽器、舞台前的大字幕機,手語翻譯服務在側。對於視障人士,有大字體印刷、點字或語音的節目說明。對於有感覺統合失調問題、自閉症的參觀者,可以為他們打造降低視聽聲光刺激的環境。「這點是芝加哥最棒的地方,」史黛本吳爾芙劇院的觀眾體驗總監哈特菲爾德(Evan Hatfield)告訴《芝加哥論壇報》。

這些藝文團體在大約25年前,由勝利花園劇院(Victory Garden Theater)的無障礙計劃(Access Project)開始,號召同業,自願發起這些活動,還共同成立了非營利組織「芝加哥文化無障礙聯盟」(Chicago Cultural Accessibility Consortium),打造一個生態系,在這個領域成為世界領袖,也曾到台灣分享經驗。

在這個聯盟中,所有的藝文團體或展場互相分享經驗、聯繫、協調,也邀請各種身障人士參與,逐漸熟透各種身障人士可能需要的軟、硬體輔助,而且提供輔具借給所有芝加哥的文化團體,也幫助不同的單位可以相互支借挪用特殊配備。(延伸閱讀:「9453」 众社企 解決家中長輩出門困境

他們也分享經驗,不只提供舞台下的協助,還在表演時提供舞台上的調整。例如,專精於提供聽障人士表演的C2公司,除了有字幕讓聽障人士了解台詞,還會依照劇情與台詞、請演員暫時停止動作,以便讓聽障觀眾慢慢消化,在交雜的對話中,是誰說了什麼、背景又有什麼樣的聲音、透露哪些訊息。這些服務,都常見在芝加哥表演的特殊場次中。

C2的創辦人朱大衛(David Chu音譯)表示,因為各種無障礙服務愈來愈普遍,有時觀眾還可以在同一個時段,有不同的活動可以選擇,真是說來很令人開心的一件事!

導演多元倡議,讓身障者幕前幕後都能參與

在表演、展覽活動之外,芝加哥的文青們也特別為身障孩子提供更多接觸藝術的機會。芝加哥兒童劇院(Chicago Children's Theater)常在新劇表演前,帶著視障兒童和家長舉行觸摸導覽。另外,他們發起「紅風箏」(Red Kite)計劃,專門為自閉症的孩子舉行藝術營隊、課程、規劃特別的觀賞活動,也提供老師跟家長各種諮詢。

兒子患有自閉症的艾陳葛林(Jerry Eichengreen),一年帶兒子看5場戲,兒子喜歡什麼活動,都盡量參與,因為藝術是靈魂的一部份,有了對感覺統合、自閉症友善的環境,他們就可以不要缺席。

長期的累積,甚至還為芝加哥的身障人士,打開了藝文與表演的職涯。勝利花園劇院領軍的「導演多元倡議」(Directors Inclusive Initiatives),鼓勵、幫助各種弱勢展開藝文界的總監、導演、表演生涯,讓幕前、幕後都有更多身障人士,無論是表演、或是欣賞,都包容更多可能性,讓芝加哥不只是一般人、也是所有人的藝術之都。(延伸閱讀:用科技翻轉工作 他們讓身障者變台灣建築幕後英雄

值得開心的是,在台灣,也有愈來愈多演出提供多元的無障礙輔助。提倡無障礙藝文的「障礙藝術文化」,創辦人易君珊就是在芝加哥念書,然後回到台灣推廣這樣的概念。國家兩廳院也在某些表演中,提供聽力輔助字幕服務、導聆或座談聽打。易君珊就曾與國家劇院合作,在2017年一位英國身障藝術家的舞蹈表演中,透過口述影像方式,讓視障觀眾也能感受到舞蹈的美感。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在華人世界中以人文取勝的台灣,也能成為無障礙藝術天堂。

《延伸閱讀》
「一杯星冰樂」手語怎麼比?這間星巴克告訴你!
與黑暗對話 看見發自內心的光
余虹儀:友善高齡環境,不能只靠博愛座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