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黃之揚:假外帶真內用?7月開始的吸管禁令,會出現什麼問題?

Shutterstock

吸管禁止內用政策7月才將開始,現在就出現「假外帶真內用」的可能爭議。除此之外,這個立意良善的限塑措施,還可能出現什麼問題呢?

禁用吸管草案公聽會日前剛結束,我快速整理整個新法案的脈絡,並提出之後施行時,可能會碰到的疑惑和所需的磨合。

塑膠吸管,是,就是我們都看過卡在海龜鼻孔影片裡的塑膠吸管,7月起開始在4大場所(公部門、公私立學校、百貨公司及購物中心等)開始禁止內用,本意當然是減少塑膠濫用的問題。禁止對象沒有針對吸管,在環保署與環保團體成立的海廢治理平台所推動的塑膠製品減量及限用中,塑膠袋、免洗餐具、一次性外帶杯、吸管都有份。

好好丟垃圾不就好,為何要如此擾民?

「為什麼要怪到好好丟垃圾的消費者上。應該是垃圾要處理好,禁用不是擾民嗎?」這是很常見的反方論述。但資源的浪費(製造出來只使用1次、1次可能只有20分鐘即扔),和垃圾處理系統永遠不完美,其實是小小吸管背後不被人看到的外部成本。而面對環境惡化的速度,我們一般大眾所要擔負的責任,或許已經不僅是「好好丟垃圾」了。

「規範真的有用嗎?海裡還不是一堆吸管」偏消極觀點亦存在。然而,比起末端處理,從源頭將水龍頭關小當然有其效益。根據荒野保護協會於2018年12月ICC海洋廢棄物統計,由於去年開始擴大限制塑膠袋,海邊淨灘整年下來所撿到的塑膠袋是14年來最少的一年,僅佔整體垃圾的5.7%,遠低歷年平均值14.7%。

針對失控的廢棄物議題,源頭控管、提升使用後的回收率、確保垃圾被妥善處理、移除現有海洋中的垃圾,多方角度都需並進,無法完全依賴某環節而卸責。

假外帶真內用的混亂

法案若開始實施,會碰到的模糊地帶和困惑從草案階段就能預見。最大疑問,同時被多家媒體嘴過一輪的,就是內用外帶的分野不明。情況是,我內用不能用吸管,但我先跟店員外帶,後改內用,這樣就能規避。要稽查落實狀況和執行方式,會是下一階段造成紛爭的問題點。

為了便民,法案也不敢躁進,畢竟如果便利是種進步,那我們正在尋求退步。但這樣便民措施是否會讓施行的單位反倒更困惑?例如學校,福利社不可以提供塑膠吸管,但是老師叫外送飲料進來就不在控管範圍。同樣地,利樂包、本來就黏附在包裝的吸管,亦不在管控。

有些事,想要討好所有人,就可能什麼也做不了。當然,循序漸進一步步引導民眾,所遭受的反彈自然也相對小,只是這每一步走得都會艱辛。

可生物分解材質無法回收,也不是最佳解方

至少還有替代材質可以用吧?在改變的過渡時期中,是否可以用替代材質作為配套?可以的,符合環保標章規範的可生物分解、及塑膠成分含量重量低於10%者,現階段都還是配套措施。

然而,站在環保的出發點,可生物分解材質可能不是問題解方。可生物分解材質在台灣沒有回收機制,且生物分解或堆肥需都一定的條件,目前多數都以焚化處理,後續所產生的問題就一如常年的垃圾大戰:垃圾越來越多,該去哪燒?該埋往哪裡?

很多時候,我們解決的一個問題,卻創造出另一個。把塑膠貼上大魔王的標籤並斬首示眾,不代表可以解決系統性的問題,說不定只是創造出下一個世紀大魔王。

該改變的不是材質,而是使用習慣

既然可生物分解材質不夠好,那到底還有沒有其他建議使用的材質?我認為可以有,但說到底,我們真正該改變的,或許不是哪個材質,而是過度便利的使用習慣。不是用哪一種材質的吸管,而是我們到底有沒有什麼都要用吸管的必要?新法上路,方向是好的,就看我們怎麼走。途中不解、不便,共勉我們不著眼於眼下,而是把眼光放得更遠的未來環境。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黃之揚

半路出家的半個環保人,以前學英文,出來做行銷,共同創辦RE-THINK環保行動後,從0到1跟夥伴讓它成為非營利組織,持續透過社群網路力量改造台灣。不斷嘗試用網路和行銷去改變公共議題,希望結合跨界技能,讓原本已經溝通困難的議題,重新被大眾消化。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