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德國阿嬤的零消費思想

史威默女士,已20年不用錢過日子!

史威默官網

家裡一直養著數目不一的貓和狗,電費帳單也是不知不覺中增加的,2個月數千,然後上萬,然後超過2萬.....想起有人在反核電,說是我們可以「省下一個核電廠」,終於在幾年某初冬,我做了一點調整......

生活很難不一成不變。

我聽說,人去除習性是最難的,這是佛家的講法,一而再、再而三的講,去除習性比去除貪嗔癡更難。

由於20幾年前跟動物保護團體有點關係,不知不覺的,家裡一直養著數目不一的貓和狗。起先是貓,3隻、4隻、5隻、6隻…內內外外養著,後來貓逐漸凋零,又剛好有個院子,狗便越來越多,6隻、7隻、8隻、9隻…最多時有17隻。食指浩繁是一回事,到了寒冬,幫貓狗禦寒成為絕對必須,如果牠們生病了,看醫生還得另外花錢,更何況有些老貓、老狗,身體狀況走下坡,最容易在這時出事,所以,入冬的11月到隔年2、3月,家裡的片葉型暖爐,總是24小時開著,有時高達10個暖爐。

想來,電費帳單也是不知不覺中增加的,2個月數千,然後上萬,然後超過2萬......因為忙,從沒空去檢討這事,直到有一次,電費超過2萬5千元,才恍然承認「好像過頭了。」接著就是有人在反核電,說是我們可以「省下一個核電廠」,終於在幾年某初冬,我做了一點調整。調整說來非常容易,就是關掉狗的所有暖爐,雖然原來我也只是開最小的暖度。

多年來貓過冬,我一定每隻貓都做個硬紙盒,材料是超市撿來的,有時兩個互疊,高寬容牠們轉身就行了,開扇門,挖三兩個窗戶並貼上透光膠紙,裡面加裝一盞四燭光的夾燈,盒底墊上一兩層紡紗棉材質的小毯,就算完成。除非是太特殊的貓,一旦選定貓屋,除了吃飯、如廁,偶爾出來曬曬太陽,整個冬天會乖乖的在裡面渡過。仿造貓的保暖措施,我訂了一批夾燈,在屋內、屋外狗的座椅邊固定,屋簷下也保留兩個燈,一旁有睡墊,給那些被排擠在玻璃屋之外,或是喜歡在露天睡覺的狗。幾天實驗下來,我發現只留小出口的玻璃屋內,好像比開著暖爐時還更暖和一些,尤其是下雨的日子,牠們出去散步回來,我給牠們擦擦後,牠們都曉得馬上窩在燈下「烤火」烘乾。兩週過後,我決定也關掉屋內給貓的暖爐,除非是半夜太冷或早晨初起,開那麼一兩鐘頭,讓貓們站在暖爐邊「烤火」等吃飯。

節能實驗兩個月,電費降到3000多元,也就是幾乎省了十分之九。這經驗讓我驚悟,「省下一個核電廠」絕不是口號。我一不做二不休,本來在臥室留唯一暖爐開放,因為穿得暖暖的上床,再也不必用了。節能後的這幾個冬天,貓狗仍極少感冒;冬天其實沒有那麼冷,是我對寒冬危害貓狗安全的想像,才使我覺得它那麼冷。總而言之,別的不說,光計算一下可能省下的龐大電費,就知道是我自己太笨了,沒去真正想問題,只因還負擔得了,就花錢去幫貓狗取暖,不曉得凡事必有替代之道。而且,與其花時間去工作賺取電費,還不如多陪貓狗聊天玩耍呢。

我不但笨,而且因為我不節制用電,導致國民黨政府決定蓋核四,然後反核四運動引起高度的朝野對立,停蓋之舉又使老百姓荷包流血......等等。雖然這樣講有點自我膨脹,不過也離實情不遠啦;不要說我,你們每個讀者也都需要自我檢討:是不是電腦待機的時間太長了?是不是浴室燈沒關等等。說穿了,核四是我們的共業,不能全怪國民黨。

有時候,減法反而便是加法,less is more,這句現代主義建築理論的名言,似乎對生活同樣適用。

史威默:減法中的加法

發現史威默(Heidemarie Schwermer)女士,是在多年前的一個報導,說她從1996年以後,就沒有花錢過日子了。不花錢過日子?我原來以為這是什麼嬉皮蛋頭搞的烏托邦運動,後來,也就是知道自己太笨以後,才開始注意這位女士過這種日子的真正動機。大致可以說,這是全球「少消費運動」的一個範例,她意在提醒我們,生活究竟是什麼?日子到底可以怎麼過?人類能夠打破數百年多來資本主義價值體系濡染我們的思維,稍稍做點反省,改變一點「習性」,試著去掌握一些人生快樂的本質嗎?

史威默寫過兩本書,這是其中一本的中譯。作者提供。

網路上剛好有一篇簡短的文章,很適合忙碌的讀者看看,不但介紹了史威默,對於萌生的少消費運動也略有著墨。假使讀者想深入史威默的言行,台灣一家出版社,終於在2015年翻譯出版了她寫的《無窮奶奶的富足人生:不用錢買,只需交換!》(Living Without Money,我們出版社),網路上買得到《不花錢過日子》的DVD,這是挪威女導演Line Halvorsen在2009年為史威默女士拍的記錄片。如果想不花錢看到記錄片,也可以上youtube,某位好心人士已把中文字幕版放在上面了。

從記錄片中史威默女士幼年的照片,大致可看出她是個生來樂觀的人。生於1942年的德國,當時希特勒領導下的德國,在此之前已拿下荷、比、盧三小國,才剛派了4、5百萬軍隊去打蘇俄等等,再來就是二戰後德國很多地方被炸平,想必她不是在物資充裕的環境度過童年,但無論如何,她保住了自己一生的笑顏。自從她辭掉工作、送掉房子、停止健保、給掉所有的東西,拖著小行李箱、揹著背包四處遊走,至今已近20年了,她除了身上帶著200元英鎊以供緊急時使用,全是以各式各樣的工作交換食宿,以演講、座談等交換旅行費及免費食宿。雖不是那種辯才無礙型的人,更毫無社會運動者的凜然之氣,她依然謙謙和和的,孜孜矻矻,簡要的把切身經驗點滴傳出去,例如她告訴聽眾:「我這樣做,是要讓大家多想想,錢如何影響我們的一生。不過你現在不會懂啦,因為你喜歡買東西。」

記錄片中有一段,聽完史威默女士演講,一個義大利少年毫不猶豫地說:「她不是不用錢過日子,她是在靠別人的錢過日子。」讓我有點難過。是啦,話是沒錯,我們從任何角度來說,只要仍在人群裡過日子,當然就是必須靠別人的:我們腳底的路,別人鋪的;我們吃的菜,別人種的;我們讀的書,別人寫的......我突然想起曾經問我過去的老闆,一位資深的出版人:「你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最主要是靠什麼在維持?」他想也不想就答:「是金錢。請問,我不付你薪水,你會來為我工作嗎?」幸好同一批聽眾中有另外一位男孩,帶頭稱贊史威默為大家樹立了典範,聽眾都為她鼓掌。

史威默經常在鄰近本國的歐洲國家走動,記錄片中,我們見到一些草根團體,或是羨慕簡樸生活的人,學著她、跟著她,走進當地的店商,艾艾的請求以工作交換食物,或是以東西交換東西,或是到果菜市場撿拾人家不要的食材,回到家裡烹食,大夥兒圍在一起分享不用錢過日子的心得。這使我想到,文明的存在,本來不就是一種分享嗎?文明越先進,不是應該以「能夠與世人分享」做為更高的理想,少點競爭、少點剝削嗎?不但人與人之間應避免如此,人對自己不也一樣嗎?人可以更善待自己的。

現在,史威默已高齡70好幾了,想必她的手腳比在拍記錄片時更不俐落了,我很好奇她如何以工作換生活,或是趴趴走傳教。只聽說她仍勇往直前,不用錢過日子,也切切提醒大家:「世間有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希望你們去尋找這樣的東西。」

最好沒有

每逢過農曆年,我會想起聖嚴法師回憶他小時候家窮,過年吵著要穿新衣,他母親便說:「這衣服是新拆的,我新縫的,所以就是新的,給你的就是新衣。」及長,聖嚴法師有一回稱贊了某位信徒送來的食物好吃,那信徒便常常送來,法師苦惱了,說:「我認為好吃,卻也不是要天天吃。」他去世前那兩三年,不時寫毛筆字,說是自知寫得不好,卻喜歡寫,有一年還挑了12則自己最得意的字,做成月曆,我最喜歡的那則是:「最好沒有。」

法鼓山桌曆上的聖嚴墨寶。作者提供。

聖嚴法師講的沒有錯:「人的問題就是出在: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

那群聽史威默演講的義大利中學生,有一位最發人深省的老祖宗聖方濟(1181~1226),天主教修士,也是最早的生態主義者。他堅持游走四方時,方濟會的教士身上只准有手上的缽、粗棉的袍子、內衣,以及腰上的繫帶。他禮讚一切生命,認為人對宇宙應該少取用、少佔有,才能夠見識到天主的愛。教宗允許他在亞西西建築偌大的教堂及僧院,收留慕名而來、日益增多的信眾,他卻持續住在教堂邊山上的小洞穴裡苦修,說宗教只是他和基督之間的私密關係,無須添加任何世俗的輝煌。換句話說,他不要「消費宗教」。

那個批評史威默「是在靠別人的金錢過日子」的義大利男孩面容,至今留存我腦海裡。他長大後,可能會成為很優秀的經理人,賺大錢或創大業......但或許,當他志得意滿、趾高氣揚的年歲過去了,某天午夜夢迴,會想起史威默講過的一些平凡的話,例如:「很多幸福,本來就是免費的」。

聖方濟與狼。作者提供。

(本文原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吐露台客】大地震與斷捨離
【投書】Freegan,做一個因免費得到自由的人
大人的購物慾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

「獨立評論@天下」成立於2013年1月1日,期望打造一個多元思考與理性論辯的公共空間。我們相信,多元與平等是民主社會與自由媒體最重要的底蘊。在這資訊爆炸卻人云亦云的年代,我們邀請您一同擁抱多元的世界觀,與認真思考的心靈碰觸,以理性真誠的態度,面對眼前的紛雜變動,看見這座島嶼獨特的價值與人文關懷。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