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邱銘源:熊出沒注意:從「南安小熊」看物種到棲地保育的漫漫長路

出現在知床國家公園廢棄飯店門口的棕熊母子,人離開之後,這裡就成為野生動物的天堂。

邱銘源提供

南安小熊野放事件,因媒體跟拍差點讓美事變調,但總是瑕不掩瑜,在台灣黑熊的保育史上,寫下了重要的篇章,媒體讚譽「南安小熊」是來自森林的使者,讓社會更關注台灣黑熊的生存困境。

這幾天台灣的新聞,難得聚焦於「熊出沒注意」的議題。2018年7月16日在花蓮縣卓溪鄉的南安瀑布,發現一隻與母熊不幸分開的小熊,困在公路旁的橋下,苦等母熊兩星期未果,反而被遊客發現,招來更多打卡的人潮,逼得主管機關不得不封路,保護小熊的安全。

「野來野去,也要野著上天堂」是保育主管機關面對野生動物的最高指導原則,但在社會與民間保育團體的壓力下,要不要出手救援這隻小熊,成為林務局的燙手山芋。在保育經費有限與救傷成果未卜的變數下,有些不同意見的雜音:救了這隻小熊形成案例,以後有更多的熊出沒該怎麼辦?如果小熊不幸救援失敗,勢必招致社會的責難。這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端出保育最小干擾的大旗,總是最聰明的選項。但在屏科大黃美秀教授的熱血奔走下,終於讓事件有了圓滿的結局;林務局的支持與特有生物中心的協助,更是成事的關鍵。雖然最後野放階段,因為媒體喬裝空勤總隊上機的獨家報導事件,讓美事一樁差點變調。但整體而言總是瑕不掩瑜,值得鼓勵,在台灣黑熊的保育史上,寫下了重要的篇章,媒體讚譽「南安小熊」是來自森林的使者,也因為媒體的報導,讓社會更關注台灣黑熊的生存困境。

小香腸的故事

但要照顧這隻3個月大的小熊,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要為牠準備近200多種的食物,還要訓練牠能夠在野外生存,避開敵人與陷阱,還要懂得別再靠近人類,黃美秀教授的團隊可是費盡了苦心。但可愛小熊趴在樹上熊窩仰望星空的可愛模樣,總是讓人為之融化,台灣這個善良的社會,馬上為「南安小熊」募集了足夠的食物與返鄉旅費,讓牠可以安全地回家。但回家之路,並非想像中的樂觀,關鍵在於已經和人類接觸的小熊,很難忘記這段美好的經驗。

在日本北海道的知床國家公園,就曾經出現一個令人難過的案例。一隻與母熊走散的小熊,沿著公路遊蕩,遊客發現可愛的小熊,餵牠吃了香腸之後,讓牠真的以為沿著公路走,就會有更多的食物,愈來愈多的遊客餵食這隻小熊,還幫牠取了一個可愛的名字叫「小香腸」。但習慣與人類接觸的小熊,有一天竟然在上學時刻,走進了一間小學,附近的居民擔心,熊會傷害準備上課的小學生,最終忍痛擊斃了這隻可愛的小熊。一隻小熊被擊斃在小學溜滑梯前的照片,成為遊客血淋淋的教案,在知床國家公園到處都看得到這張照片,令人怵目驚心。

從物種到棲地保育的漫漫長路

生態保育的關鍵,在於棲地的保護;如何避免人與動物的接觸與衝突,更是先進國家在保育政策上的重點。1964年成立的北海道知床國家公園,老百姓因不滿政府與財團的掛鉤,大幅入侵國家公園的私有地,於是由民間推動了「100平方米運動」,大聲疾呼為野生動物留下最後一片森林,並邀集日本國民每一個人以8000日圓(約2300台幣)買下100平方米的森林,期待以小地主對抗大財團的模式,阻止財團的入侵。於是「知床100平方米運動」高舉著保育的大旗,最終熱血地買下了861公頃的森林,成為日本土地信託的濫觴。公部門感動反省之餘,甚至決定開始撤出人的聚落,把土地還給野生動物。

對於明星物種抑或可愛動物的情懷,已經昇華成棲地的保育,把森林還給動物。尤其2019年4月發生在西伯利亞新地群島的50隻北極熊入侵事件,更是因為全球暖化的議題,造成野生動物與人類爭地與衝突的事件。關於「南安小熊」,我們固然肯定公私部門的合作,但對於未來,更期待台灣走出物種的迷思,放眼於棲地的保護才是長遠之計。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邱銘源

春雷環境學社共同創辦人。國立台灣大學碩士畢業,學過建築、景觀與生態,出版許多專業與文學作品。在交通部任職15年道路工程司,40歲跟隨素蘭媽媽的腳步,離開公職擔任生態工法基金會執行長,推動八煙聚落的復興,在高速公路幫蝴蝶過馬路,保護西伯利亞白鶴,提出金山倡議的願景,2018年主導的紀錄片獲得兩座金鐘獎的肯定。喜歡思考、旅行與文學,更熱愛攝影與紀錄片創作,離開公職之後,人生海闊天空,享受自由的斜槓人生。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