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利鍾愛時尚品牌誓言停用塑膠 這要靠台灣幫忙

Everlane IG

繼兩年前推出用史上第一雙海洋塑膠做成的球鞋後,Adidas宣示將在6年內停用原生塑膠,改用回收塑膠。而位於美國的時尚界新興品牌Everlane,雖然名氣還不大,卻總是做一些撼動產業的事,比方說公開商品的成本和毛利。如今,Everlane的最新大業是停用塑膠,連包裝都是,而且要靠台灣幫忙。

在擁有150名員工的Everlane總部,無論你走到哪裡,都會看見嘗試處理塑膠問題的員工。白色牆面辦公室的一角,鞋類部門的主管梅維爾(Alison Melville),在熱銷的皮鞋款式Day Heel中找出一絲塑膠泡綿;她該如何說服義大利的工廠換成非塑膠泡棉材料?她將此事記入清單,清單中還包括讓Everlane的雨鞋和便鞋改用回收塑膠。

過去5年裡擔任服飾經理、負責監管Everlane供應鏈的史密斯(Kimberley Smith),最近投入了創立6個月的ReNew外套產品線,產品皆使用回收水瓶製成的聚酯纖維,但外套上的紐扣和拉鏈快把她逼瘋了:它們仍是以原生塑膠製成,她也一直在尋找提供替代方案的供應商。

員工會花費這麼多時間關注這類細節,是因為Everlane創辦人兼執行長普雷斯曼(Michael Preysman),將此列為最優先事項。2018年11月,他公開表示,決心在2021年讓公司供應鏈、店面和辦公室停止使用原生塑膠。Everlane的產品主要由棉、絲、喀什米爾羊毛、皮等天然材質製成,僅使用10%的合成材質,但塑膠已深植於外套、緊身褲、拉鏈、胸罩肩帶等一切事物之中。

再來就是包裝;普雷斯曼承認,「那非常難,所有的東西都是用塑膠做的。」

2019或許會是全球開始對抗塑膠的一年。環保團體努力傳佈海洋動物因為一次性塑膠吸管而窒息的照片和影像,使得奧克蘭、西雅圖、華盛頓特區等城市開始推動相關禁令,夏威夷、加州等州亦推出類似立法。另一方面,歐盟也開始逐步停用數種一次性塑膠製品。

研究塑膠污染的英國非營利組織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促使250個全球最大的品牌和民生用品企業,包括Danone、H&M、萊雅等,在去年10月簽署承諾,以消除不必要的塑膠包裝和使用回收材料。寶僑、百事、聯合利華等大企業組成的聯盟,亦與回收先鋒TerraCycle合作,開始銷售包裝可以送回製造商重新裝填的產品。

時尚產業也開始認真看待自身的塑膠癮。每一年,時尚產業會使用9,800萬噸的非再生資源和930億立方公尺的水,並排放12億噸的溫室氣體。不過,時尚產業最大的問題,可能就是倚賴合成材料;預估約60%用於服飾的布料源自塑膠,等同於每年近3兆個塑膠瓶;許多這類衣服最後也會進入掩埋場或大海。通常,服飾公司會燒掉未出售的存貨。

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的產業生態學教授蓋耶(Roland Geyer)表示,「大自然已經能夠處理有機廢棄物,但無法處理塑膠。」

根據美國私人市場財務資訊公司PrivCo的數據,Everlane的2017年營收為1.15億美元(再前一年為8,500萬美元)。而在總值達1.3兆美元的時尚產業中,Everlane的規模相對較小;即使如此,它在停用原生塑膠上的努力,仍然十分重大:單是ReNew產品線,就可望在接下來5年內,使1億個塑膠空瓶不致進入掩埋場。

但普雷斯曼並不是特別關心絕對數字,而是比較在乎向時尚產業證明,無塑膠不但經濟上可行,亦是競爭優勢;他表示,「Everlane的聲量遠大於我們的衝擊。」

現年33歲的普雷斯曼擅長搖撼和重設時尚產業的常規。他在創立公司、初次推出品質良好的基本款之時,提出前所未見的洞見,為每個服飾品項列出勞工和材料成本,以及公司的毛利。今日,販售行李箱的Away、線上食品雜貨商Brandless等新創企業,也都會使用類似圖表,來說明直接觸及顧客在節省成本上的利益。

幾年過後,普雷斯曼將類似的透明度,帶往位於中國、越南、義大利、西班牙、斯里蘭卡、秘魯和美國的35間Everlane工廠。2013年,孟加拉成衣廠倒塌造成1,134名勞工死亡,使得普雷斯曼大為震撼;他也開始將自家設施和勞工的照片和描述,張貼於公司的網站之上(史密斯表示,身為供應鏈的主管,那一年她有一大部份時間,是用來突襲檢查工廠的工作條件)。當時,這種供應鏈透明程度十分罕見,但在今日,就連服飾巨人也已經跟進。Gap於2016年開始發佈工廠的地點和名稱清單,成立2年的H&M旗下品牌Arket,也在網站上列出了與Everlane十分相似的供應商名單。

普雷斯曼揭開了服飾成份的神秘面紗,也相信顧客必定會有所回應。他表示,「消費者並不了解產品是怎麼來的,在你教育他們之前,他們也不會在乎。如果對此完全透明,每個人都會知道時尚產生的衝擊,也會做出更棒的決定。」換句話說,這是建基於信念之上的使命。

普雷斯曼25歲創立Everlane時,擁有的是財務而非時尚背景。一直等到開始造訪工廠,他才知道這門生意造成了多麼嚴重的污染。他回憶道,「你每天都會見到工廠生產出上千件產品,而且每個產品都使用塑膠包裝。你看見它們消耗的材料、水和能源。接著,你突然想通,這只是數十萬間工廠之一,那只是數十萬個產品之一。」

Everlane於去年秋天宣佈逐步停用原生塑膠,但此事其實醞釀了2年。2016年,普雷斯曼和史密斯著手尋找高品質回收聚酯纖維的供應商;擁有20年經驗的製造業專家、曾在Aritzia、Levi's工作的史密斯,透過人脈探詢了世界各地的工廠;目前,將回收塑膠變為纖維的設施非常少,更別提願意將纖維織成布料的紡織廠了。

普雷斯曼表示,「(找尋供應商)得花時間,因為這種材料目前還不常使用。需求實在不夠多,而且(回收材料的)製造成本會高出10-15%。」最終,史密斯找到了回收塑膠瓶供應者,位於中國和台灣、能將回收瓶製成布料的工廠,以及位於越南、能將這種布料製成衣物的裁縫設施。現在,她開始翻新Everlane所有的合成纖維產品;到了今年底,她就會處理好雨具、內衣,以及外套和大衣使用的羊毛尼龍混紡材質。(黃維德編譯)

資料來源:Fast Company、Business Insider

《延伸閱讀》
禁塑膠吸管 能拯救海洋嗎?
海洋塑膠垃圾,亞洲5國最糟糕
與其禁塑,不如做好塑膠回收
強制禁用吸管,是多此一舉?很慶幸,我們選擇了小題大做
用塑膠吸管喝飲料 對你的健康有哪些壞處?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