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邱銘源:石虎、黑熊、與秋行軍蟲 「國家生態綠網」如何接地氣救動保?

看到人會自動打包的穿山甲也常常是獸鋏的受害者。

邱銘源

又有黑熊「迷路」,跟石虎路殺一樣,保育動物從山上「下移」到人類聚落的新聞將愈來愈多。政府風行雷厲防堵秋行軍蟲,還要砸25億推「國土生態綠網」,但如何要讓「綠網」不變「濾網」,應該怎麼做?

秋行軍蟲與石虎的對話

夏日炎炎,我躺在宮崎駿先生的龍貓森林大樹下假寐,暑氣難耐渾身是汗,半夢半醒之間,我彷彿聽到了秋行軍蟲與石虎的對話。大中午的白天,應該是動物最少的時刻,我瞇著眼睛看著遠方的山徑,似乎有道黑影閃過,是貓?不!額頭有白色的條紋,是石虎!我的天哪,我一定是在作夢!

一隻石虎,踽踽獨行地走在國家綠網的龍貓森林,竟然只有三條腿,可憐的牠一定是中了獸鋏。我縮起了身子躲在草叢裡,突然聽見「里山」的玉米田裡傳來秋行軍蟲的奚落:「石虎兄呀!你真的是三腳貓,如果政府取締獸鋏的力道跟取締我秋行軍蟲一樣,鼓勵吹哨者,大發1萬元檢舉獎金的話,我想里山的動物們一定會額手稱慶。」

石虎嘆氣地搖了搖頭,突然聽見遠方草叢裡有龐然大物的動靜,牠機警地走近一看,原來台灣黑熊也下山了。一隻黑熊中了獵人的鋼索陷阱,高舉著手露出胸前白色的V字,痛苦地在烈日下掙扎;看到同病相憐的黑熊,石虎不禁悲從中來說道:「唉~熊老大,怎麼你也中了這鋼索圈套呀」。黑熊無力地嘆了口氣,眼角往山徑上一瞥,只道「你看,更慘的在那裡!」

石虎三步併兩步飛奔過去,嚇了一跳,原來這裡躺了一個巡山員,痛苦地在地上掙扎哀號,他的雨鞋已經扭曲穿孔鮮血直流,半响說不出話來…「怎麼…怎麼連保護我們的巡山員也中了獸鋏。」

不斷走出「里山」的動物

這也許不是夢,而是台灣山林每天上演的悲歌。繼南安小熊之後,2019年6月21日,台東霧鹿國小也出現黑熊逛校園的驚險畫面;無獨有偶地,7月24日向陽山屋也拍到黑熊接近登山小屋的畫面。我之前就曾在臉書預言,南安小熊事件一定會再重演,果然7月27日台東縣海端鄉廣原部落的農民,也發現一隻小黑熊遭到黑狗圍攻,幸賴農民救援留下小命,林務局同仁也費心緊急安置,希望黑熊媽媽能盡快帶回小熊,讓事件趕快落幕。

老實說,這幾年有一些值得關心與重視的警訊,正在我們的身邊悄悄的發生。在新店中正路市區的公寓圍牆上,晚上可以發現白鼻心,就像日本卡通影片《歡喜碰碰貍》一樣,夜間出沒蹲在牆頭吃貓食;原本應該是中海拔的物種,黃喉貂竟然也出現在宜蘭的五十二甲溼地過馬路;應該住在中海拔的大赤啄木鳥,竟然也出現在台北的榮星花園,白耳畫眉也自己跑到新店調查局投案。更驚人的是,7月8日石虎竟然走進了苗栗後龍鎮市區,最後不幸遭到路殺,今年第10隻石虎遇難,早就超過了年平均值。

國家綠網 vs 國家濾網

2018年底行政院核定了農委會「國土生態綠網」的願景,並打算在4年內大筆編列25億元的預算,「重新盤點」生態資源,配合國土計劃打造出人類與生態環境和諧共處的願景。

對於公部門願意有夢有願,按部就班勇於任事,當然應該給予熱烈的掌聲鼓勵。但是,該提醒的是願景的行銷與實踐力道的比例原則。如果大部分的經費是花在不斷炒冷飯的「生態盤點」研究與媒體行銷,而輕忽了第一線實際面臨的資源困境與解決問題的關鍵作為,4年後審視這個計劃的成果時,就會發現動物所承受的災難仍然沒有改變。美其名的國家綠網,會不會只剩下生態的濾網?

舉例來說,這幾年的趨勢,動物已經愈來愈接近人類的活動範圍,如果沒有配套的政策,我們卻繼續鼓勵年輕人上山返鄉,打造更多「里山」亮點,會不會造成環境的負擔與生物更多的衝突?今年7月執法機關「大力掃蕩」獸鋏的成果,據說成效卓著,獸鋏的數量與10年前相比只剩下1/10,但弔詭的是後端動物救傷的數量卻逐年攀升,且獸鋏仍是主要原因之一,更何況還有許多獵物是直接被獵人回收,沒後送救傷的。

少辦研討會,鼓勵吹哨者檢舉獸鋏

當有限的經費與資源,被投注在大尺度且虛擬的學術研究與研討會,還有文青可愛的里山列車與媒體行銷時,我們期待可以再多分一些關愛眼神給地方政府,讓他們有足夠的經費與人力,做出可以改變現況的實踐。

我們應該怎麼做?

法律的尊嚴貴在執行,動保團體努力多年的獸鋏法案,好不容易讓獸鋏全面禁用。但老實說,地方政府苦於動保人力不足,難以兼顧該項業務。大願景的國家生態綠網政策,如果也可以接地氣地落實,讓改變與成果被看見,讓老百姓有感,讓後端的動物救傷團體,不用控訴人類的殘忍與動物的無辜,我想政府投入25億的政策與決心,會讓老百姓更為感動。

國家綠網政策推動的初始,我們可不可以謙卑地請求,少辦一日活動與燒錢的研討會,多撥點經費讓全民參與,鼓勵吹哨者發獎金給檢舉獸鋏的民眾吧!如果消滅獸鋏的行動,也可以像消滅來自中國的秋行軍蟲般雷厲風行,或許有機會讓獸鋏在台灣永遠消失!否則里山列車下車的可愛動物,都是斷手斷腳的三腳貓,將會是最大的諷刺。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邱銘源

春雷環境學社共同創辦人。國立台灣大學碩士畢業,學過建築、景觀與生態,出版許多專業與文學作品。在交通部任職15年道路工程司,40歲跟隨素蘭媽媽的腳步,離開公職擔任生態工法基金會執行長,推動八煙聚落的復興,在高速公路幫蝴蝶過馬路,保護西伯利亞白鶴,提出金山倡議的願景,2018年主導的紀錄片獲得兩座金鐘獎的肯定。喜歡思考、旅行與文學,更熱愛攝影與紀錄片創作,離開公職之後,人生海闊天空,享受自由的斜槓人生。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