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版的《冰與火之歌》 格陵蘭大火兩天融冰量足以讓佛羅里達「泡湯」

Shutterstock

電視版《冰與火之歌》已完結,真實版卻在上演中。森林大火從西伯利亞、阿拉斯加、一路延燒到格陵蘭,融冰量足以讓佛羅里達泡在5吋深的水中。不是滅火就解決了,真正的問題還在後面。

一場真實版的《冰與火之歌》,正在上演中。

不是龍后丹妮莉絲(Daenerys Targaryen)騎著噴火飛龍,大戰來自神秘北方的異鬼(White Walkers),而是硝煙四起的森林大火,正在肆虐極地冰原,從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到格陵蘭,處處都是「野火燒不盡、冷風吹又生」。

根據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y Organization,WMO)的報告,過去極地森林大火多半發生在7、8月,但是今年6月就開始加劇。加拿大廣播公司報導,6月份在極地圈,每天都偵測到250~300個火場或「熱點」,是前幾年的4、5倍。

16年前開始追蹤森林野火的歐盟機構「哥白尼大氣監測服務」(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 CAMP)的統計也指出,今年的野火數目、規模、密集度,都是紀錄之最。7月中旬,光是阿拉斯加就有400多個地方輪番起火。

格陵蘭近6成冰層融化創紀錄

格陵蘭也不例外,7月也出現森林大火,因為高溫加上野火,該月融冰已經超過2000億公噸。7月31日的衛星圖片顯示,這個全境大部分都位處北極圈的全球第一大島,創下56.5%的冰層表面都在融化出水的最高紀錄。在衛星圖上,雪白的冰融出一個個藍色的小池塘,像是被燒燙的痕跡。一向在冰上奔馳的雪撬犬,也變成在融化的海上拖著雪橇,有如行舟。

丹麥氣候中心(Danish Climate Centre)的科學家史丹德(Martin Stendel)估計,光是格陵蘭7月底2天的融冰量,蒐集起來往南運,就足以讓佛羅里達州泡在5吋(約13公分)深的水澤中。

今年的森林大火,起因也不相同。過去的森林野火,主因多是閃電雷擊樹木而起火燃燒,但今年的熱浪與乾燥的空氣、高溫強風,都成了超級助燃劑,甚至讓人一開始忽視它們的殺傷力,尤其是西伯利亞地區。

史上最熱的7月

根據WMO的資料,今年7月是有記錄以來史上最熱的7月,比工業化以前高1.2度C。熱浪席捲歐洲,許多地方都出現破攝氏40度的高溫,連格陵蘭也難以避免熱浪。位在極圈南邊240公里遠的格陵蘭首府努克(Nuuk),7月平均最高溫約在攝氏10度上下,今年7月卻有一半時間最高溫都超過10度,甚至曾高達到20度,一點也不像極北之城。

這不是地球唯一「最火」的地方。事實上,自今年5、6月份起,從亞洲印尼、歐洲葡萄牙、法國、俄羅斯、到美洲墨西哥、加拿大、美國,都陸續傳出森林大火。為了滅火,有些國家甚至出動軍警人力與機隊。

在各地火場中,最嚴厲的挑戰,就是在人煙稀少、難以到達,原始卻對生態極為重要的極地圈附近。這些被視為「北大荒」的偏遠地帶,讓各界不得不通力合作,控制災情。在網路上,「#SaveSiberianForest」、拯救西伯利亞森林的標記,貫穿各種語言與社群平台。即使美國身處「通俄門」的調查風暴中,川普也主動告訴普丁,美國願意協助俄羅斯撲滅幾乎失控的西伯利亞森林大火。

在全球各大城市被熱浪襲擊、一般人很容易感受到氣候變遷的異常之際,這些發生在人煙罕至、也不見得會跳到媒體頭條的野火,卻更令人憂心,因為今夏極地的野火燎原,看似酷熱夏季一時的警報,實際上卻是深遠影響的警鐘,

森林大火變成氣候變遷的放大器

森林大火與融冰,可能帶來惡性循環,成為氣候變遷的放大器,演變成人類難以負荷的風暴。一方面,森林大火產生二氧化碳,加速地球暖化,等於「提油救火」,讓溫度更高、更助燃。彙整WMO與哥白尼大氣監測服務的資料,今年6月份森林野火產生的二氧化碳,已經超過2010~2018年6月份的總和,高達5000萬噸,相當於瑞典1年的排放量;6月份到7月中旬,森林大火製造的二氧化碳,則接近比利時2017年當年的碳排放量。

深入地土的火,還可能釋出在地底下幾百年、堆積更密集的碳。這些燒過的土地更荒瘠,不易生長新枝,而且被燒過的林木,也更容易再燃燒,在在都可能使星火更快燎原,產生更多二氧化碳,讓大氣溫度再往上揚。

另一方面,空氣污染沒有國界。加拿大自然資源部(Natural Resources Canada)的科學家湯普森(Don Thompson)指出,這些廢氣會環繞地球好幾圈才可能散去,讓人們陷在霾害中。

融冰讓極圈暖化速度比熱帶還高1倍

此外,融冰也讓地貌、山林少了白冰的反光,顏色變得更深暗。而愈深的顏色愈會吸熱,又將加劇融冰,重複惡性循環。因此,NASA報告指出,在人們較少親身體驗的整個極地圈,暖化的速度比熱帶地區還高1倍。

NASA的研究指出,如果再這樣下去,光是格陵蘭的冰,就會在未來200年讓海平面上升超過1.6公尺,足以淹沒邁阿密海灘、紐奧良、還有一部分的波士頓跟紐約。所以。,氣候變遷的受災戶,將不僅限於馬爾地夫、諾魯等小島國,連大城市也難以逃脫。

在鮮有工業設備與人煙的極地,不是人們想到如何節能減碳、永續發展的重點關注區,但卻默默出汗、流淚、爆火,用最原始的方式,提醒人們冰與火的矛盾,展現大自然面對氣候升溫的衝突。若是人類不能加速減碳,延緩全球暖化的速度,只怕這首《冰與火之歌》的結局,將不會像是電視劇以充滿希望的方式收場。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