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圈降「塑膠雪」、洛磯山下「塑膠雨」 異象結論:人連呼吸都能吸進微塑膠

Shutterstock

海塑垃圾嚴重,魚吃塑膠人吃魚,人把塑膠吃下肚。世界自然基金會指出,全球每人每週平均攝入5克微塑膠,相當於每週吃下1張信用卡。但最新研究指出,人除了吃之外,連呼吸都能吸入微塑膠!

進入北緯80度以北,科學家在潔白無暇,遺世獨立的北極浮冰上,找到了大量的微塑膠。其中以車輛、建築和船舶上的塑膠塗層最多,其次是橡膠,製作寶特瓶、塑膠袋和塑膠薄膜的聚乙烯,以及尼龍。

這裡是格陵蘭島和挪威國境最北的北極群島之間,無人居住的廣闊海洋。微塑膠,如何旅行至世界的盡頭?

「我認為主要的暴露途徑,可能是我們呼吸的空氣,」Alfred Wegener研究所海洋生態學家博格曼博士(Melanie Bergmann)在8 月14日於《科學進展》發表的最新研究中指出。

塑膠微粒乘風而來,呼吸都能吸進塑膠

博格曼以前就曾針對北極海冰進行研究,在1公升的海冰裡發現1.2萬個塑膠微粒,當時推測可能是海水從遠方的人類聚落帶來的。但雪裡的塑膠微粒,表明了它們從天而降,降雪將漂浮在空氣中的塑膠微粒「刷」下來。「基本上,塑膠微粒乘著風,無所不在,」博格曼說。

這並非空穴來風。過去研究曾指出,撒哈拉沙漠的塵埃,能隨風遠颺千里,進到北極。而微塑膠,體積可能不到沙塵的1/80,沒人知道它能飛多遠。

這項研究中的22個樣點,從北極浮冰到阿爾卑斯山上的皚皚白雪,皆難逃微塑膠污染。弗拉姆海峽上的北極浮冰,平均每公升含有1760個塑膠微粒。海峽的中心,每公升達1.4萬個塑膠微粒。歐洲地區更高達每公升2.46萬個。

這樣的數字還不夠驚人?「我確信還有很多超出我們檢測極限的塑膠微粒!」博格曼說。

人類肉眼所能看到最小顆粒約是40微米,博格曼使用的傅立葉轉換紅外線光譜儀,能偵測到最小11微米的塑膠微粒,約是一根髮絲的1/7。結果顯示,雪中 11微米的微粒超過6成,數量最多。目前已知小於25微米的微塑膠能從口鼻進入人體,只要小於10微米,就能輕易在人體內旅行,穿過肺泡,進入血管,遊走於各個器官間,引發慢性發炎,進而產生病變。

塑膠無所不在,重點是會產生什麼影響?

博格曼和眾多當代研究者正試圖解開一個謎:看不見的微塑膠,究竟去了哪裡。「塑膠去了哪裡? 因為估計每年有800萬噸塑料被丟進海裡,但我們只發現了約1%。」博格曼說。

除了自來水、食鹽、啤酒、海鮮裡吃下肚的塑料,研究證實:地球最遠的極圈飄著微塑膠雪,落磯山脈下著微塑膠雨,巴黎和東莞的空氣都可吸到塑膠微粒。南法的庇里牛斯山區,即便方圓百里幾乎無人居住,亦無任何工、商、大型農業活動,每平方公尺就有著從天而降的365個微塑膠。彷彿攤開一張世界地圖,科學家一點一滴拼出微塑膠的毒物之旅。

「這並不只是單一發現。太平洋覆蓋了地表的一半,我們的研究地點分布日本、祕魯和智利外海,彼此相隔數千公里。現在我們可以很有自信地說,塑膠無處不在,所以別再浪費時間確認這一點了,而是把所有心力專注在這些塑膠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英國新堡大學海洋生物學家賈米森(Alan Jamieson)接受《國家地理雜誌》採訪時沈痛呼籲。

他今年初在期刊《皇家學會開放科學》(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發表的研究,在地球最深的海溝裡,發現生物正在啃食塑膠碎片。

塑膠可能導致肺癌

實話是,我們並不知道塑膠對健康有何威脅。科學家仍在摸索,而且以消化系統的影響占絕大多數,吸入的研究少之又少。

博格曼的論文僅引用《美國癌症研究協會》1998年的肺癌研究,在肺癌患者的肺細胞樣本找到吸入的塑膠纖維,因此認定「這些生物抗性和生物持久性塑料纖維,是導致肺癌風險的候選人。」其他觀察合纖廠紡織工人的研究,發現吸入合成纖維和呼吸道病變的關連性,較高的肺癌、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哮喘和塵肺病死亡率,更高的呼吸困難,鼻竇炎,鼻粘膜炎、鼻咽癌和肺功能下降發生率,不只是呼吸器官,消化系統的癌症風險也增加了。PVC工廠的工人也出現塵肺病、支氣管段狹窄、異物肉芽腫和肺泡壁纖維化改變等跡象。

科學家仍在尋找那99%遺落的微塑膠,評估健康風險和擬出安全標準。只希望,不會太遲。「我們正在瘋狂地試著找出什麼是安全的標準和環境的承載力……但實際上,早在我們找到之前,我們可能就會先到達臨界。」英國斯傑克萊大學環境污染科學家艾倫(Steve Allen)說。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