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是一支超標動輒達百倍的焚化爐

全台第二老的台中文山焚化廠,就聳立在人口密集的社區裡。

邱劍英

全台第二老的文山焚化廠,是當地居民最熟悉的「鄰居」。但根據CEMS資料,排放標準寬鬆的文山焚化廠,卻曾是全台焚化爐氮氧化物排放量第一名,甚至有高達六千多筆超標值「下落不明」。

一月上旬,《天下》來到台中市文山里,年產值破千億的精密機械園區就在這裡,因為股王大立光、上銀等知名業者進駐,帶來了錢潮與人潮,文山里也因此成為台中南屯區人口最多的里,將近1萬2500人,是台中人口成長最快的地區之一。

但住在這裡的,還有全台第二老的焚化爐。

一連串解釋不清的監測數據,一份長達十年的風險評估報告,不斷提醒當地居民,如果孩子尿液中的重金屬含量偏高,請到醫院做檢查……。

其中一個家長是陳文忠。「我都嘛開玩笑說,他們是看著焚化爐長大的!」在當地經營雜貨店的陳文忠,家族六代超過百年都居住於此,店面與住家距離焚化爐不過兩公里。

文山焚化廠難以解釋的超標數據,讓陳文忠問:「焚化爐又搬不走,我們又該怎麼辦?」圖片來源/邱劍英

24年前,焚化爐啟用時,他的小女兒還沒出生,煙囪上漆著彩色山川、花朵,成為他們從小到大最熟悉的風景。

但每到空污嚴重的冬季,煙囪吐出的塵埃,卻讓孩子們只能待在教室,不能外出運動,彷彿一種無聲的提醒,這座「無色、無味」的烏賊,其實一直都在家旁邊。

為何理應替城市解決垃圾問題的焚化爐,卻讓藍天蓋上一層看不見的灰?

和其他焚化廠相比,文山焚化廠的排放標準最為寬鬆,氮氧化物排放標準甚至是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兩倍以上。圖片來源/邱劍英

1995年啟用的文山焚化廠,年紀僅次於台北市內湖焚化廠。根據CEMS大數據分析,文山焚化廠共有3170筆氮氧化物監測值大於標準值,整整是同期間內湖焚化廠的11倍之多。另外,二氧化硫監測值也有3055筆大於標準值。

甚至,和台中另外兩座焚化廠相比,文山焚化廠的氮氧化物、硫氧化物排放標準分別是180和80ppm,卻最為寬鬆。例如,其氮氧化物排放標準,幾乎是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兩倍以上。

標準鬆、超標又多,文山焚化廠監測委員會委員江義雄就直言,「人家(運作)效率高、污染少,我們是效率低、污染又多。」

江義雄遠眺文山焚化廠,憂心它標準鬆、超標又多。圖片來源/邱劍英

逐筆看18萬筆資料卻發現,文山焚化廠經常在上午7點45分出現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監測值高達1000ppm的情況,高過標準值數十倍、百倍。

說不清的數據,學童重金屬濃度卻偏高

而這些超標值幾乎全被註記為「00」,意思是焚化爐暫停運作。但令人不解的是,既然焚化爐暫停運作,為何又會出現排放濃度動輒破千ppm的監測值?比照其他污染源,如果註記為「00」,大多數監測值則都是零,或接近零的數值,並未出現文山焚化廠如此異常狀況。對此,《天下》同時向環保署、主管文山焚化廠的台中市環保局,以及長期研究CEMS的簡聰文求證,卻得不到一致的明確答案。

簡聰文推測,文山焚化廠之所以會出現異常超標,可能是當時在進行校正,才導致監測數據失準。但至於為何將超標註記成「00」,他則表示,還需要到現場勘查,才能找出原因,若真的發現有問題,「將來如果亂註記,會有罰單。」

令人霧裡看花的數據,連主管機關也不確定成因。但對文山焚化廠附近的居民而言,與髒空氣共存,卻是最真實的處境。

文山里的居民都在問:怎麼連數據都說不清楚?圖片來源/邱劍英

從2007年起,為了解文山焚化廠對當地居民健康造成的影響,台中市環保局委託專家學者進行環境監測與風險評估計劃。

去年6月的調查報告,顯示位於文山焚化廠附近的文山國小、春安國小高年級學生,指甲、尿液中的重金屬濃度,都比其他地區對照組的國小來得高。

此外,學生罹患呼吸道疾病和過敏性鼻炎的比例也有上升趨勢。

對此,郭憲文說,雖然難以證明重金屬濃度偏高就一定和焚化爐有關,如飲食、水質等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但,「我對當地小朋友的健康狀況還是比較擔心。」

尤其,這幾年每當有居民死於肺癌,或罹患呼吸道相關疾病,雖然沒有醫學證明直接相關,「很難說不干焚化爐的事啦,」一位不願具名的文山里居民表示。

但只要提起焚化爐,陳文忠就會想起曾有一年的農曆年晚上,他抱著氣喘發作的女兒直奔醫院,「那時候真的喘到怎麼壓都壓不下來。」

他拿出一張A4紙,那是五年前女兒還在就讀文山國小時做的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上頭寫著,「如您或其子女尿中重金屬濃度檢測值高於參考值時,建議到鄰近醫院做詳細之健康檢查。」而檢驗結果顯示,女兒尿液中的「砷」濃度高於參考值。

陳文忠女兒尿液中的「砷」濃度高於參考值。圖片來源/邱劍英

面對擔憂,郭憲文曾到現場,看文山焚化廠現場人員在工作壓力下,還得注意各種操作狀況,有時即便監測儀器出現短暫超標,只要不是機器故障,就認為數字還是會降下來,而不是去找出超標的原因。

「其實不該把偶發性的超標都當作正常,」他認為,焚化爐應該要找出超標根源,盡可能改善操作狀況,而不是因為沒有違規、不會被開罰,就忽視造成超標的原因。

所幸,面對各方質疑,台中市環保局終於計劃編列10億預算,整修文山焚化廠,最快兩年後完工。「聽學者說,瑞士的焚化爐可以做到零排放,」陳文忠嘆了口氣。住在煙囪旁20多年,早已習慣與空污共存,他很難想像,台灣也會有這一天。(責任編輯:吳廷勻)


【台中文山焚化廠】

位址:台中市南屯區文山里
氮氧化物超標率:1.8%(第13名)
二氧化硫超標率:1.7%(第8名)


【延伸閱讀】

全台首次空污大數據分析:每三筆超標,就有兩筆「被消失」
25通抗議電話,揭開「民雄三炷香」的黃煙大作戰
抓空污像拍電影!達新繞管偷排,如何在3分鐘內人贓俱獲?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7期《【調查報導】假數據,真空污!誰替台灣換上假藍天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