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倡議 學生換來台大校務基金承諾向高污染產業Say No 有可能成為亞洲第一 

臺大學生會永續部 NTUSA Department of Sustainability FB粉專

三年來,台大學生不間斷地倡議校務基金從高污染、高碳排產業撤資,2019年冬天,終於獲得校方同意,成為亞洲第一間響應國際撤資行動的大學。這場校園的氣候行動,代表了什麼樣的新意義?

秋冬季節,台灣西半部常是灰濛濛一片,台灣的空氣品質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而變差。

2019年初,非營利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和Air Visual空氣品質監測App公布台灣空氣最差的城市是高雄。來自高雄,現在就讀台灣大學機械系大三、同時也是台大氣候行動社社長的張榮廷,加入該社,就是因為台灣的空氣品質很差,他希望可以做點什麼、改變現況。

圖片來源/Air Visual官網

撤資,影響企業、社會

氣候行動社和台大學生會永續部經過近3年的努力,讓台大校方在2019年11月28日承諾:校務基金將從高碳排、高污染產業中撤資。台大永續部臉書也於12月中公布,台大校方未來也將以企業社會責任(CSR)、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等原則建立校務基金的投資準則。

張榮廷指出,台大校務基金決定自高碳排、高污染產業撤資的意義,在於這是台灣、甚至是亞洲第一次有學術單位開始意識到責任投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PRI)。他說,大學的精神是要培養未來世代的人才、創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台大身為全國最高學府卻把校務基金投資在會傷害社會、環境、未來世代權益的產業,很明顯是不符合大學的精神。

圖片來源/unpri官網

台大永續部部長黃毓庭補充:「台大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學校,透過台大可以影響社會上更多的討論,例如:如果大學的校務基金撤資,能不能推動政府相關基金也撤資?」

雖然實質上是亞洲第一間響應國際撤資行動的大學,但由於台大校方仍未公開宣布,因此國際上還不能承認台大是亞洲第一間拒絕高碳排污染產業的學校。校方的被動態度,令學生十分無奈。

清華永續基金考慮建立責任投資原則

台大校務基金做出改變以後,推動倡議的學生也希望讓國內外其他學校開始檢視校務基金的運用。

國內也有其他學校開始響應,像是這5年來為清華大學「清華永續基金」操盤的清大計量財務金融學系教授/財務規劃室副主任林哲群就表示,目前選擇的投資標的以殖利率等獲利指標為主,但未來會考慮將環境永續等其他CSR面向加進投資原則中。

圖片來源/清華大學財務規劃室

但林哲群也指出,若企業的溫室氣體排放管控得當,像是零碳排或符合國際標準,是否需要這麼嚴厲地用撤資來看待相關產業還有待討論。

張榮廷則認為,環保法規的規範不見得足夠,產業就算符合現實的法令,但相對其他產業還是屬於高碳排、高污染,若想讓企業往低碳、綠色產業轉型,需要從資金上給壓力。他說,這或許可以讓企業思考如何用更積極的方式,讓自身產業更低碳、永續。

翻預算書,發現高污染投資標的

3年前,完全沒有人注意到大學的校務基金投資了哪些企業。直到某天,台大永續部的學生心血來潮看了主計室的預算書才發現,校務基金的投資標的竟然有幾家是常被報導為高污染、高碳排的公司,這讓他們十分驚訝。

過往,台大校務基金投資小組的投資原則和清大一樣是以穩健獲利為主,並不特別區隔產業的污染狀況。據台大財務處統計,台大校務基金有4.3億資金(占22%)投資在高碳排、高污染產業。

圖片來源/臺大學生會永續部 NTUSA Department of Sustainability  FB粉專

黃毓庭指出,「校務基金大部分是來自政府預算,其中一部分則是來自學生的學雜費,這樣的資金來源與組成,投資高碳排、高污染公司適當嗎?經過思考,我們開始倡議責任投資。」

永續部和氣候行動社的學生們多數並非財經相關科系,加上校方公開的資訊十分有限,他們連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具體成員有誰都不清楚,只能找財務處詢問,但能得到的資料也不多。

黃毓庭表示,他們花了不少時間和功夫在研究預算書的內容;進行倡議時,也和推動金融單位向化石燃料撤資的國際氣候變遷組織350台灣合作,了解國外校園、金融機構撤資的情況,以及重點企業所造成的環境問題等等。

圖片來源/臺大學生會永續部 NTUSA Department of Sustainability  FB粉專

剛柔並濟,說服校方

相較於歐美學生上百人遊行或是佔領校長室等激烈的抗議方式,台大學生採取較溫和,但威脅利誘兼具的模式,例如2019年初,用公開信向剛上任的校長管中閔及其行政團隊喊話,表達3點訴求,分別是:
(一)在校務基金投資小組中,納入社會責任與永續投資專家,並要求投資小組依據責任投資原則設定本校校務基金投資原則。
(二)自「化石燃料產業」與「高碳排產業」等高污染產業百分之百撤資,即臺塑石化、亞洲水泥、中國鋼鐵、臺灣水泥、福懋科技、南亞塑膠共六家公司,並且承諾未來不再投資任何高污染產業。(經台大校方證實,台大並未投資化石燃料產業,未來也不會有任何投資。)
(三)持續以股東身份要求所投資企業善盡企業社會責任、透明與揭露資訊、追求永續經營,並對外公開臺大對於企業所監督之面向。

2018年在台大校園內舉辦空污小遊行時,學生戴著口罩、手舉寫著「台塑污染不可忍,沒有人是局外人」、「拒絕空污投資,台大必須正視」等牌子,抗議台大投資台灣前十大的pm2.5排放源,質疑校務基金是否間接造成了空污排放,導致氣候變遷、扼殺下一代。

圖片來源/臺大學生會永續部 NTUSA Department of Sustainability  FB粉專

黃毓庭表示,他們也注意到這屆校長的行政團隊十分重視國際排名、形象,因此在校務會議,或是私下找校長面談時,他們會用強調撤資有助提升國際排名、身為亞洲第一間還能提升國際形象等角度和校方溝通。

事實上,台大學生會在2017年12月校長遴選時舉辦「校長,給問嗎?」活動,當時身為候選人的管中閔就曾給出正面回覆,如果選上,會認真回應、當成重要的項目處理。管中閔2018年上任後,經過學生多管齊下表達訴求要求實現競選承諾,終於讓台大在2019年底決定撤資。

先建立投資原則,再談投資

曾任350台灣研究員的李建歡過去也曾協助台大學生推動倡議,他表示,從高碳排、高污染產業中撤資是國際趨勢,訴求也多是希望學校資訊能公開、以及對資金使用上有多少碳排做出評論。

過去,台大歷屆校長對相關議題幾乎不太理會,管中閔願意承諾撤資,讓李建歡十分驚訝,「無論管中閔是否是為了響應國際趨勢,他算是滿認真在看待學生或國際上的訴求。整體來說,他像是想要樹立典範,就是大學社會責任(USR)具體可以做什麼事,以及亞洲的學校還能再做什麼來回應氣候變遷,或是碳排放等國際趨勢的問題。」

很多人問,校務基金對資本市場影響不大,撤資也解決不了問題?李建歡則解釋,過去史丹佛、劍橋等歐美名校在推撤資運動時,其實是希望能顛覆大眾對於化石燃料跟生活密不可分的概念,「他們覺得這並不是這麼必然,他們希望能夠從學校這樣教育下個世代的場域,重新塑造起對於化石燃料在社會上正當性的調整。」

面對有人質疑,台大若要對高污染、高碳排產業撤資,難道就不使用鋼筋、水泥嗎?黃毓庭認為,大學不是營利機構,賺錢獲利並非唯一的考量,他反問,若按照這樣的想法,沒有投資再生能源產業,是否代表不能使用再生能源?沒有投資啤酒產業,就不能喝啤酒?「當大學必須去追求更多社會責任時,校務基金的投資原則在哪?要怎麼透過這個投資原則選擇能夠有獲益卻不會危害台灣環境的企業?」

黃毓庭表示,這些高污染、高碳排的產業現在能獲利,很大的原因是政府每年補助1兆多元,「他們長期使用台灣低廉的水、電、土地,這些獲利很大部分是踐踏在非常多人的健康、或是對環境危害上,這些外部成本應該考慮進去。所以必須建立投資原則,明確要求企業必須要符合哪些規定才投資。」

圖片來源/臺大學生會永續部 NTUSA Department of Sustainability  FB粉專

金融機構用投資來改變企業

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同時也是現任亞洲投資人氣候變遷聯盟(AIGCC)主席觀察,隨著氣候變遷的問題日益嚴重,國際法人也更重視企業是否朝永續治理努力。不僅一般企業,公司治理品質、有沒有節能減碳貢獻社會,是否善盡社會責任等,也是機構法人對金融機構的要求。

程淑芬說,「金融機構拿的是社會大眾的錢,保戶、存款戶、基金受益人等,會希望金融機構把錢拿去投資或放貸這些對象嗎?」她們也會被問到,是否實施永續保險、責任銀行、責任投資等原則。(延伸閱讀:足以買下37個蘋果公司的投資同盟:不減碳,企業將拿不到他們一毛錢

程淑芬認為應該尊重不同機構各自的投資原則,但投資人是真的有力量,可以督促企業,進而造成改變。他舉國泰投資的台塑石化為例,台塑化前十大股東持股就超過90%,「老實說,一般投資人產生不了作用,但這些大企業是關心國際趨勢的,也會自我期許要受國際肯定」。程淑芬指出,「當我們誠懇提供資訊跟企業交流時,發現企業並不排斥,還會積極思考如何因應未來趨勢。」

程淑芬表示,對於目前屬於高污染、高碳排的產業,投資人除了離開(撤資),也可以選擇與投資對象積極議合,幫助企業進步,變成有意義的股東行動。

程淑芬認為,機構投資人可以釋出善意,將國際趨勢等資訊讓被投資企業知道、跟上,除了批評也帶來解方,若企業遲遲不改善,到時候再來撤資也不遲。她說,「積極對話才能了解對方的困境,幫他想可行改善方案,這才是良性的互動。如果台灣所有的公司都了解這些國際趨勢,會用自己最好的心力去改善」。

撤資下一步:持續監督

倡議獲得校方承諾後,台大學生的下一步便是等校方建立投資原則後,再來檢視這些原則是否符合ESG、CSR等標準,特別是在環境面向有沒有納入氣候風險的考量,例如:TCFD氣候風險財務揭露等。「企業社會責任評比有很多面向,如果企業CSR整體表現很好,但環境方面表現差,我們還是覺得不該繼續投資,」張榮廷說。

李建歡認為,台大做了一個困難的決定,應該將背後的價值放大看待,沒必要遮遮掩掩。他建議,校方除了該主動告知大眾撤資行動,未來資金運用的揭露要更友善,讓不只是永續部、氣候行動社,而是所有的學生都能看懂、知道校方正在做的事情。

黃毓庭無奈地表示,一般在校務會議討論時,都至少會有一名學生代表,而台大目前正在寫第一本USR報告書,開過很多次委員會,卻沒有任何學生可以參與討論,只有被邀請填問卷回答哪些議題重要,以及重要程度。他說,「會計師事務所希望學生會提供資料、美化USR報告書,但學生卻沒有辦法參與、決定什麼應該寫在USR報告書上,什麼不用。」

就像目前的校務基金投資委員會組織沒有任何學生代表一樣,黃毓庭擔心,之後的USR報告書可能會報喜不報憂,因此希望未來學生也能參與其中,得到更多資訊,並監督校方、要求校方回應更細節,特別是責任投資的部分。

或許台大撤資沒辦法讓被霧霾壟罩的城市瞬間換上藍天,但台大學生持續用行動告訴大眾,透過努力,我們有機會換到一個低碳、無污染的未來。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