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媒電廠不僅釀空汙更會排放污水 川普政府擬放寬排放標準 這回惹怒了美國的釀酒廠

Obamawhitehouse

地球有70%是水,人體有60%左右是水,對釀酒商來說,水也絕對是重要的原料。但日前美國環保署一項關於「水」的提議,卻讓釀酒商們怒了,發生什麼事情呢?

剛進入2020年,美國48間釀酒廠就對美國環境保護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提出抗議,目的是反對EPA提議放寬燃煤電廠水污染的標準。啤酒產業每年為美國貢獻了791億美元(約2兆3,730億台幣)產值,對他們來說,水是不可或缺的資源,水的好壞更是影響產品風味。

在釀酒商們寫的公開信中提到:「水中的化合物會影響酸鹼度、香氣和味道。微量的金屬也會影響酵母的新陳代謝和啤酒的物理性質,如顏色和穩定性。即使很少量的化學干擾出現在水中,也會影響我們釀造的啤酒的品質。」

燃煤發電廠一直是美國最大的有毒水污染來源,包含砷、汞、硒和鉛等對人體有害的重金屬,至今已導致美國約4000英里長河流的水不能喝,還曾經有發電廠排放的砷和溴污染社區飲用水的案例。

但EPA卻想要放寬排放標準,這讓釀酒商十分不能接受,他們說:「我們需要保持水源清潔,以保護公眾健康,並確保我們這類工業的可持續用水供應。」因此要求EPA不該放寬發電廠有毒污水的排放限制,而且應該要更嚴格控管。

一波三折的《清潔水法規》

2013年,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 NRDC)便發起「釀酒人要乾淨的水(Brewers for Clean Water, BFCW)」的倡議,7年來共有100多家釀酒商加入,共同提倡採取措施保護水源不受上游污染,並為他們的下游鄰居保持水道乾淨,目標是要促使政府拯救《清潔水法規(Clean Water Rule)》。

圖片來源/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官網

會有這樣的倡議,是有天NRDC的資深政策分析師霍布斯(Karen Hobbs)突然靈光一閃:「你手裡那瓶味道絕佳的啤酒和水之間存在某種聯繫,這讓一切成為可能。」精釀啤酒的愛好者可以說是爭取乾淨水源的天然盟友。當時他們也曾寫信給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因為他也很喜歡精釀啤酒。

後來《清潔水法規》在2015年正式通過,由EPA和美國陸軍工兵部隊(USACE)所發布,是根據1972年旨在恢復和維護美國水域的化學、物理和生物完整性的《清潔水法案(Clean Water Act)》所制定。通過後恢復了《清潔水法案》對全國各地許多重要河流、濕地和飲用水水源的保護。

可是,卻有100多人認為《清潔水法規》保護了太多水域,因此提起了訴訟。在滴酒不沾的川普上任總統後,於2017年承擔了這些訴訟的辯護工作,更讓NRDC感受到川普政府對於《清潔水法規》的敵意。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到了2017年7月,EPA和USACE正式提議廢除《清潔水法規》;2018年2月,他們試圖在廢止《清潔水法規》的過程中暫停實施該法。NRDC因而提起訴訟,並對暫停令提出質疑。2018年8月,在南方環境法中心(SELC)提起的一項訴訟中,一名聯邦法官發現川普政府違反了《行政程序法(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Act)》,並擱置了暫停令,允許《清潔水法規》在26個州生效。但在2019年9月,《清潔水法規》還是被廢除了。

SELC立即在聯邦地區法院提起訴訟。川普政府卻在同時提出了另一項根據《清潔水法案》的規則來重新定義「美國水域」。NRDC認為這取消了聯邦政府對無數重要的溪流和濕地的保護,將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EPA在2020年甚至進一步想要放寬燃煤電廠水污染的標準,牽涉到不只是生態保育,還加上產業,因此再次引起釀酒商們集體抗議,要求政府三思。

釀酒廠也有責任

除了政府制定政策時應該要將環境考量進去,企業也不能置身事外。2019年11月,美國佛蒙特州自然資源協會(Vermont Natural Resources Council, VNRC)將釀酒廠聚在一起,發起了佛蒙特釀酒聯盟(Vermont Brewshed Alliance)。

圖片來源/VNRC官網

VNR的執行董事舒佩(Brian Shupe)解釋,設立釀酒聯盟的主要目的是提高釀酒商和啤酒飲用者的意識,讓他們知道生產商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減少對環境的影響。「聯盟的所有啤酒廠都承諾使用清潔水,他們知道不管他們的水源是什麼,這對他們來說都很重要。他們希望協助我們為佛蒙特州服務,保持水的潔淨。」

佛蒙特州的人均啤酒廠數量比其他任何一個州都多,所以舒佩希望人們更深刻地認識到,企業可以在不犧牲經濟前景的前提下,培養良好的環保習慣,因為釀酒廠就需要乾淨的水來釀造好啤酒。「這是一種強調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並不相互排斥的方式,他們實際上是相互依賴的,」他說。

EPA廢水處理專案的協調員詹內蒂(Nick Giannetti)表示,啤酒廠負責任地管理廢水,便是降低對環境一大部分的影響,因為啤酒廠排放的高強度廢水中含有的有機物質比普通家庭的要多。這也代表釀酒廠的廢水處理設施應該要升級。

釀酒商Alchemist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金米其(Jen Kimmich)也說:「無論你是做優酪乳、杜松子酒、油炸圈餅還是啤酒,你都應該在污水流入下水道之前盡可能多地收集高強度的污水,並負責任地加以利用。」例如:Alchemist將廢水中提取的有機物質送到生化消化池轉化成能量。

金米其期待藉由加入釀酒聯盟接觸到其他廠商,並協助他們改進廢水管理,「我們希望與其他人分享我們所學到的一切,這樣他們的學習曲線就不會像我們這樣陡峭,也可以參與一些真正淨化我們水源的活動。」
金米其也希望未來能推動立法,要求生產商測量和報告他們的廢水產量,以便更瞭解問題,「在我們取得真正的進展之前,我們確實需要每個人都報告,這樣我們才能清楚地瞭解我們正在浪費的資源。然後我們就可以制定一些規則和政策,讓我們所有人都真的向前邁進,」他說。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