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降碳排,以後就吃不到這種蟹!海洋酸化威脅食物鏈已是現在進行式

Shutterstock

全球暖化,2019年台灣的年均溫創73年以來新高,全球極端氣候狀況愈來愈頻繁。不只陸地生物飽受折磨,在海洋中,也出現了氣候變遷的受害者-黃金蟹。

溫室氣體增加除了會加速全球暖化,竟然還影響螃蟹的生長?最近美國科學家發現,由於大氣中的二氧化碳變多導致海水酸化,後果就是太平洋西北部的黃金蟹(首長黃道蟹),外殼慘遭溶解,而這種蟹每年帶來超過2億美元(約台幣60億)的商業價值。

自工業革命以來,海洋的平均pH值已經從8.2下降到8.1,相當於增加了約26%的酸度。科學家和環保人士早就對海洋酸性物質及其對海洋生物的危害發出了警告。(延伸閱讀:《牛津字典》公布「氣候緊急狀態」為2019代表字 標誌人類存活已到關鍵期

2020年1月22日發表在《整體環境科學(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中,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資助的海洋科學家們,研究了從美國和加拿大太平洋海岸附近的10個地點收集到的50隻黃金蟹幼兒。結果發現,在海洋酸性更強的海岸線附近採集的螃蟹,比在更遠的海域採集的螃蟹情況要糟糕得多。

「如果螃蟹已經受到影響,我們真的需要確保在一切還來得及之前,對食物鏈的各個環節給予更多的關注,」該研究的主要作者、南加州沿岸水研究專案的資深科學家貝德納賽克(Nina Bednarsek)說。

海洋酸化,破壞螃蟹構造、影響成長

研究指出,化石燃料燃燒釋放出的二氧化碳,大約有1/3被儲存海洋中,也因此降低了海水的pH值,導致海洋酸化。NOAA表示,海洋酸化會釋放出過量的營養物質,導致藻類大量繁殖、增加海水溫度和鹽度。(延伸閱讀:排碳還是吸碳多?南極是全球暖化的救星?

酸性較強的水域碳酸根離子含量較少,對於依賴碳酸根離子的甲殼類和珊瑚來說,將很難形成堅硬的外殼和珊瑚骨架。此外,牡蠣、蛤蜊和浮游生物也都依靠碳酸根離子來增強自己的力量,海洋酸化不只是威脅這些生物的生存,更會影響食物鏈的結構。

參與研究的科學家們解釋,酸化作用會腐蝕黃金蟹幼兒的外殼,這可能會削弱它們威懾捕食者的能力,並影響它們在水中的浮力。另外,也有跡象表明,殼正在溶解的螃蟹幼兒也長的比其他幼蟹小,代表這可能會導致發育遲緩,從而影響它們的長成速度。

加上螃蟹用來導航的微小毛髮狀結構也被低pH值破壞了,這是科學家們以前從未見過的。沒有這些結構,螃蟹會移動得更慢,而且很難游泳和尋找食物。「我們發現了溶蝕對蟹類幼兒的影響,這種影響原本應該要到本世紀晚些時候才會出現,」該研究的作者之一、NOAA資深科學家費利(Richard Feely)說。

減少碳排才是根本之道

目前還不清楚海洋酸化是否會對成年的黃金蟹產生影響,這有賴科學家們繼續追蹤。但由於螃蟹在幼年期發育過程中面臨障礙,可以確定的是,能存活到成年的黃金蟹將更少。

NOAA提出了兩種方法應對酸化中的海洋:減少總體碳足跡,以減少海洋吸收的二氧化碳;或教導野生動物和依賴海洋的人們適應海洋的變化。NOAA也與當地漁業管理機構和政策制定者合作進行保護工作,研究人員希望他們的發現足以說服他們立即採取行動。(延伸閱讀:COP25令人失望 台灣遲遲不推溫室氣體總量管制 政府們真想減碳?

人類自工業革命以來,已向大氣中排放了近2萬億噸的二氧化碳,過剩的溫室氣體不僅使全球暖化愈趨嚴重,甚至導致了極端氣候現象的產生,例如2019年台灣年均溫創73年來新高、前陣子的澳洲野火,現在甚至愈來愈多海洋生物被影響。當野生動物的生長出現問題,連帶著影響了食物鏈,最終受害的依舊是人類。

減碳,刻不容緩。(延伸閱讀:珊瑚白化、野火傷無尾熊 帛琉2020起禁有害防曬乳 地球人還該做什麼?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