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薪酬新趨勢,減碳才能領獎金

Shutterstock

37%的S&P 500企業高管薪酬與CSR績效掛鉤,找不到再生塑膠原料做包裝瓶會失去20%紅利,愈來愈多企業讓薪酬制度與永續發展目標結合,成為引領責任治理的新風潮。


 

【2020 SDGs數位專輯】

十年倒數!直奔 2030 新世界的 17 項行動,觀看完整專輯

誰已開始行動?我們如何跟上? 「未來放映機」2020.03.25(三)將上映各國與全台的SDGs實行案例:線上論壇頁面

 


投資人吹起責任投資風,也在企業掀起高階主管的責任治理風潮,用薪資、獎金當手段,或威脅、或利誘,讓企業落實社會責任(CSR)。

過去高階經理人要加薪升官,最直接的指標就是企業賺了多少錢,或是股價漲了多少。但現在,要看他們有沒有幫助公司在營運中,也照顧員工、客戶、股東和社會、環境。

企管新趨勢 高階主管薪酬與CSR績效掛鉤

《策略管理期刊》(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19年刊登一篇由美國西北大學、紐約大學、波士頓大學的教授的共同研究,從2003年到2014年,標準普爾(S&P500)指數的企業中,高階主管的薪酬與企業社會責任績效掛鉤(CSR contracting)的比例,從12%上升到37%。(延伸閱讀:【專欄】蘇威傑:公司治理新趨勢:「CSR合約制」將主管薪酬跟永續掛鉤

這個數字還不算什麼。彭博資訊(Bloomberg)在各地蒐集的資訊更發現,全世界已經有500家公司根據企業有沒有落實環境、社會、治理、安全、多元等目標,來決定執行長可以領多少錢。

例如,法國的食品公司達能(Danone)執行長收入的一成,決定於是否達成對氣候友善的承諾,以及創造可以永續運作的供應鏈。

達能的創投部門已投資在致力減少廢棄物的B型企業。圖片來源/Danone

有些企業更列出細項,而且公諸於世。通用汽車就在公告的財報等資料中,寫明7項跟企業社會責任、永續相關的條件,像是要在美國銷售20萬輛電動車,連同營收等傳統的財務目標,一起作為執行長的KPI,一一勾稽完成多少。每完成一項,就在那一項旁邊用一片綠葉圖案標記。

為了具體落實這些目標,愈來愈多企業也讓每一個員工的獎金,都跟這些目標相關。例如,丹麥的生技公司諾維信(Novozymes)每個員工就都有達成財務、社會、環境等目標的獎勵計畫。

CSR績效跟薪酬掛鉤 牽動企業基本營運

把薪酬跟責任綁在一起的現象,也有行業差異。會這麼做的企業,以高污染的礦業、能源相關等行業較多。主要原因是,他們如果沒有好好照顧所處的社區,很容易就會引起當地人士、甚至全球的反彈,連基本營運都會出問題。

所以,全世界最大的鈾交易上市公司卡梅科(Cameco)的執行長就有高達40%的紅利,取決於公司在安全、環境、社區等領域的表現。

把CSR績效跟薪酬掛鉤的第三大產業,是人人都會用到的消費品。這攸關於實際的環境發展,也跟品牌形象息息相關,所以不只落實在包裝、商品,更要在製程中實踐,而且要全民皆兵動起來。

聯合利華旗下、以環境友善定位知名的淨七代(Seventh Generation),就曾經因為找不到足夠的再生塑膠原料做包裝瓶,而考慮是否延後產品上市。不然的話,同仁就會失去20%的紅利。在這樣的壓力下,他們群策群力,找到了貨源,顧到了新商品與銷量,也保住了紅利,創造雙贏局面。

淨七代產品包裝使用的消費後再生原料在2018年已達到100%。圖片來源/Seventh Generation

永續發展不能見樹不見林,所以有時企業還會訂下超越每個人工作責任範疇、用大家的創意完成更大的共同目標。淨七代淨就因此發想出一款超濃縮洗衣劑,因為濃縮而大幅降低重量與體積,在運送過程降低了七成的碳排放。這個創意超越了同仁平日的商品、包裝領域,延伸到如何抵達消費者的供應鏈。

商業社會中最難得也最美的風景

投資人和企業這麼做,無論是源於好心或識時務,因應外界的期待;他們在執行後,都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績效。

西北大學、紐約大學、波士頓大學共同的研究發現,當企業將執行長企業社會責任目標與薪酬連結時,第二年的股票市值除以企業資產的倍數,就提高了3%,證明了這些做法的價值。

此外,這些企業還降低了9%的碳排放,也因為必須達成這些目標,而投資更多在綠色科技的研究與發展,促進相關創新。

這樣的結果,是商業社會中最難得也最美的風景,股東、企業、員工、客戶與社會、環境全都贏!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