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汪浩:被封城的水都 但威尼斯其實發明了世界第一款防疫口罩

Pixabay

新冠病毒全球肆虐,義大利成為目前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2019年,歐盟28個國家中,對中國出口獲利前五名,除了受到海峽保護的英國外,德國、法國、義大利與西班牙,恰巧是新冠病毒西出亞洲最慘烈的地方,金錢的代價是不是人命?歷史是必然還是偶然?

13世紀某個下午,馬可波羅登上威尼斯碼頭邊的一艘商船,沿著亞得里亞內海,在以色列上岸。兩河流域的豐饒,沒有懸念,但他決定滯留伊朗,整裝補貨,打探沿途驛站的消息,因為接下來,就要一路黃沙向東,與未知的絲路搏命。蒙古人才剛替他確保了「跑單幫」的權益,修復成吉思汗沿途踩壞的農場,打穿第一個「全球化」自由貿易通路,讓他大展身手。

然而,阿富汗一處驛站,害馬可波羅高燒不退的「馬桶」裡,東西方各別製造的病菌,悄悄遭遇、切磋、更加頑強…。

早在14世紀 疫菌就是威尼斯商人獲利的代價

14世紀氣候劇變,大漠天氣濕暖的剛好,一撮鼠疫杆菌順道攀上馬尾,黑死病一路歸西,從內蒙古回到義大利,伴隨金銀財寶,屍體絡繹不絕,那是威尼斯商人獲利的代價,與種族無關!

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認為,遠古以來,歐亞大陸文明間的橫向往返,是人與病菌相互「加持」的途徑。病菌是歷史轉折的核心,新舊世界的衝突根本微不足道!的確,病毒流行多半跟中國有關,因為歷史上,那裡常是最「文明」的地方。

所幸,馬科波羅的遠祖—一群被「蠻族」逼到威尼托海角的威尼斯人,把處理危機所需的開明專制,揉進了羅馬共和的倡議文化裡,成為當時最進步的公民社會:貴族組成「民選」政府,推舉參議員與政務官,對總督行使同意權,市民權雖受限制,但資訊暢通,保障私財,政軍分離,相互節制,誕生史上第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透過伊朗的國際貿易通路,威尼斯成為世界最富裕的城市。當然,在桅杆交錯、穿流不息的商船上,病毒也隨著開枝散葉。

公民社會具有自癒的力量

還好,因為公民社會的自癒力量,威尼斯倖存下來。社會史學家艾略斯(Norbert Elias)說,在社會壓力下,威尼斯人會為了公共衛生,逐漸改變個人—吐痰,舔手—的惡習。配合領導者有條不紊,紀律嚴明的必要命令與行動,節制個人行為:沿海駐軍檢查入境者,發現感染者立即隔離。早在1432年,就建立史上第一座隔離醫院:裡面的病患「晚上…四處遊走、碰撞,突然就倒地不起。看起來像地獄,呻吟哀號此起彼落,屍臭和燃燒屍體的煙雲,四處飄散…。」

此外,相對其他歐洲地區,威尼斯公民社會長期養成寬容理性的文化,拒絕意識形態與宗教狂熱,吹哨者有發聲管道,暢通的資訊,足以說服市民跟隨彈性決策,石板巷弄間,一舉一動都攤在地中海的陽光下。因此,問題一出現,市民便能合作,發展即時創新的實驗方案,還因此發明了第一款(鳶嘴型)防疫口罩。

往後數百年,「威尼斯經驗」是抑制傳染病的全球典範。也讓歐洲人能好整以暇,備好抗體,與病毒一起入住遠洋船艙,航向美洲新世界…。

圖片來源/Public Domain Pictures

古文明的僵化迷思,才是種族滅絕主因

歐洲「種族」當然不會比較「乾淨」!再一次的氣候巨變後,歐亞大陸的天花病毒「獨家進化」,毀了美洲文明。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的電影「阿波卡獵逃」(Apocalypto)即使錯置歷史,卻拍出真相:古文明社會的僵化迷思,才是種族滅絕的主因。

面對陌生的病毒,昧於獨裁神秘主義,追隨人命祭天的馬雅文明,一夕覆滅;在狡獪無恥的西班牙人面前,執著待客誠信與階級排場的印加文明,瞬間崩蹋。雨林深處,存活的是那些能閃避教條的後裔,但也只能用骯髒的歐洲印象,模糊祖先的記憶!

百年前,美洲崛起,這次輪到美國遠征艦,把超級進化版送還歐洲,弔詭的成為有史以來死傷最慘烈的「西班牙」流感。「歐式」免疫細胞,被全然陌生的敵軍嚇傻:失去自我節制,開始無差別自殺攻擊。

當制度潰散,人性就暴露出來

對比如今無計可施以致理盲脫序的各國公民社會,這與無差別焚燒屍體,無差別互貼標籤,無差別種族主義,甚至發展生化武器,無差別相互毀滅,有何不同?涂爾幹(E. Durkheim)說:當制度潰散,人性就暴露出來。看起來,歐洲人不會特別「高尚」!

E. Durkheim。圖片來源/Wikipedia

因著全球化,威尼斯觀光產業蓬勃發展,但也因此海水氾濫,病毒猖狂。被金錢弱化的行為能力,只剩群起嘶吼,在馬可波羅忐忑駐足的港邊,或還原黑死病的古代現場,築起人牆,或湧進「馬可波羅國際機場」,羞辱東方。威尼斯大學裡還殘存的歷史良知是:要救威尼斯,只能恢復傳統公民精神!溝通無礙,取信對方,付諸有節有制的即時行動,停止無止無盡的惡意中傷。源自拉丁文的公民社會(Citizenship)揉合的兩個字源便是:市政建設與公民倫理。

病毒不曾也不會消失

全球最大的醫療、健康與衛生集團—嬌生公司(Johnson&Johnson)很清楚這一點,既然病毒不曾也不會消失,公民的社區責任與行動,才是關鍵。果不其然,當伊波拉病毒爆發,剛果人瘋狂逃離隔離區之前,嬌生便決定重新詮釋「企業社會責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為「公民社會永續」(Citizenship Sustainability Report),在當地推動社區方案,從居民行為模式中,發展有效的預防醫療系統,創新產品與服務模式,重建社會信任。

圖片來源/Johnson & Johnson 2018年健康與可持續發展報告

2019年,歐盟28個國家中,對中國出口獲利前五名,除了受到海峽保護的英國外,德國、法國、義大利與西班牙,不就是武漢病毒西出亞洲最慘烈的地方,金錢的代價是不是人命?歷史是必然還是偶然?

古老威尼斯的公民社會,在台灣得到證實

回頭看看海峽這邊的自己,被共產主義逼到海角,國際組織長期孤離,卻調適出柔韌堅毅的公民文化,甚至容忍一大把吹哨的酸民。危難當前,古老威尼斯偉大的公民社會,在台灣得到證實。

圍牆裡的效率、節制與寬容難道沒有比較幸福? 貝克(Ulrich Beck)在「風險社會」中預言,病毒是高牆封不住的,機關算盡的國家也無能為力,因為全球化的結果,就是風險的個人化。錢在前面拉,命在後面推,防疫遲早要變成你自己的事。

如果馬可波羅是東西方全球化的濫觴,那麼,提醒曾經賺進大把東方鈔票的威尼托區區長,氣候變遷與病毒又再次聯手了,曾是偉大的威尼斯,如今淪為紐約時報筆下的「鬼城」,多關心巷弄裡的焦慮,管理衛生習慣,即時溝通行動,嚴懲違法亂紀,至於歷史共業的種族主義,就留給馬可波羅期待的東方智慧——「放下」吧!

南極冰帽下,病毒已整裝出發,而這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真的,沒有人認識「牠」…!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汪浩

德國科隆大學社會學博士,目前擔任逢甲大學社會事業中心主任。921地震後投書德國明鏡周刊,開啟往後20年參與社會創新與企業責任倡議。作過EMBA小主管,儲蓄互助協會與家扶基金會顧問,B型企業董事,青年署國際組織與社會企業訪問團德國團領隊,參與主持亞太經合會再生能源創新企畫競賽,認為勇敢跨界學習是社會創新的關鍵。為了教育部摩課師社會企業系列課程,爬上祕魯高原採訪印加牧民,是人生至今最快樂的經驗。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