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陸生隔離政策,「同理心」比「分別心」更能彰顯台灣價值

天下雜誌,劉國泰攝

為防堵武漢肺炎疫情,教育部指示,陸生返台時間延後,並須隔離14日。由於隔離房有限,部分陸生恐暫時回不來,他們擔心自身的課業進度,也失望於官方公佈的隔離細節,但最在意的還是,台灣是否真心把陸生納入防疫的一環?這也將左右這座島嶼防疫的成敗。

「要死了,真的很擔憂能不能畢業!」人在廣東的陸生余澤霖,透過通訊軟體和《天下》記者這麼說。在台灣苦讀七年,只差一學期就能取得碩士學位學成歸國的他,怎麼都沒料到竟然出現比論文更棘手的大魔王:武漢肺炎。

根據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示,陸生開學日期延後兩週,2月9日後才能入境。台灣教育部則進一步規定,2/9從中國各省入境的陸生,無論有無症狀,都要集中監測管理14天。但陸生就學權益、學費、簽證問題,尚無明確的配套。

像余澤霖這樣焦躁地在海峽另一端不斷刷著新聞訊息的陸生,不在少數。廣東省的周俊逸(化名)告訴我們,「在這個年紀,不能畢業,真的會打亂我的人生規劃,」在台灣中部就讀大學的他,畢業條件是投上一份每年5月截止收件的期刊,若沒有按時完成,要延畢整整一年。

就學權益配套措施仍無著落,教育部一開始頒定的隔離方案,又令陸生們有些錯愕。根據教育部「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學校對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將陸生分為三類,其中第三類(2/9才入境的陸生),採集中監測管理。

《工作指引》中寫道,「監測者以一人一室為佳,若無足夠之個人房,無法單獨一間,同房知床距至少1公尺或設置屏風,」余澤霖說,「我們很願意配合防疫,但『屏風』怎麼隔離病毒?」他的語氣有些心灰意冷。

 

陸生社群整理了對教育部《工作指引》不解之處,分享圖文懶人包在臉書,卻引起台灣網友群起撻伐,當天發文的陸生Sally因不堪負荷而將臉書關閉。但懸而未解的問題與對立,卻不會隨著帳號消失而終止。

對陸生隔離政策的合理性?

目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一般社會人士從中國湖北省入境台灣,沒有症狀者,自主在家隔離。有症狀者則須至醫院專業隔離,隔離期間8至14天。

但教育部為有效阻絕疫情在校園擴大,針對學生群體採取更嚴格的規範,所有從中國入境的陸生都要隔離14天。

「我會覺得有點針對陸生,畢竟現在疫情全球都有,」在台灣北部大學就讀人文系所的陸生吳依瑄(化名)說。

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理事長,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整合醫學科主治醫師姜冠宇表示,「校園是小社會,基於大家的安全,會有這樣的做法可以理解,說是歧視太武斷,」他認為,教育部可能是把陸生視為一個群體,比照撤僑辦理,這在他國防疫政策中也不罕見。

那麼為什麼教育部對陸生的隔離政策會產生爭議?姜冠宇分析,「第三類的爭議點在於,按照流行病學的模型,全中國都應該採取認定,而非只有陸生,且從制定當時看,第三類有點超前,不管有沒有症狀都監測隔離14天,這個也似乎有爭議,」

 

「另外,原《工作指引》提到的屏風,只適用接觸隔離,如疥瘡、皮膚病、傷寒,對呼吸道傳染病沒有效果。」他呼籲教育部諮詢的專家能出面說明政策設計理念。

不只公衛專業認為有待商榷,一份由境外生權益小組TISM發起,名為「差別對待陸生陸配作防疫,但病毒無國籍身份差異」的連署信,也聚集了台灣民間團體如臺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等,與學者如成大醫學系教授王秀雲、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陳信行、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研究員陳宜中等人連署聲援。

信中寫道:「我們認為疫情當前,對於具感染風險的人群進行追蹤管理是必要的。但是,此項針對陸生的集中監測管理措施並非出自公共衛生專業考量,而是基於國籍、身分所做的差別待遇。陸生、陸配、台灣民眾或外籍人士自中港澳入境,其受疾病感染的風險是相似的,理應以同一標準進行管理監測,」

教育部最新發佈的澄清訊息,隔離針對國籍此點並無改變。但司長黃雯玲29日回應,會指示各大學確定能讓陸生一人一間隔離才能返台,「屏風」爭議似乎暫時落幕。然而,根據教育部統計,來自中國大陸的學位生8353位,研修生125位,要讓每個人都找到一間房獨自隔離是浩大工程,這又讓部分陸生對於畢業更感遙遙無期。

對此,黃雯玲在記者會中表示,「針對就學權益,教育部已提出愛心就學措施,未來在選課、修課、畢業年限,可以做彈性調整,已經通報給各校。」目前各大專院校正在研擬相關規範,待後續追蹤報導。

儘管有陸生、甚至台灣專家學者認為目前的隔離方法有差別待遇之嫌,也有部分陸生有不同聲音。

台大新聞所碩三陸生丁元元,並沒有參與陸生同學們抗議的連署,「首先,本來政策就有國民待遇和非國民待遇;其次,或許本身是台灣人的同學,他在台灣有家,自然不用集中監測;再來才是有沒有歧視的問題,所以我自己還沒有定論,但也不會反對陸生同學的連署,」

不過丁元元觀察身邊從湖北回來,正在自主隔離的同學,認為配合防疫固然重要,「但長期在密閉空間,情緒也會產生影響,」他呼籲政府也許能在監測隔離的心理支援、照顧支援給予更多協助。

心理師陳亭亘指出,公共衛生議題有許多細節前提,假設以「學生被列為傳染病人,而必須被迫隔離單獨居住」來思考,有以下幾點值得注意:

首先,得讓同學充分理解跟掌握疫情資訊的管道,能減少恐慌。同時,也需要維持好的人際連結跟溝通可能。最後,針對14天防疫以後的狀況,須考慮是否經同學同意後透明地對外界公佈。

她也提及,「為了幫助學生順利返回學校,其實更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利用一些講座等機會,帶領大家換位思考『並非所有中國學生都染疫』、『需要對彼此更多同理』,來消除汙名、歧視跟霸凌。」

陸生身份的無奈,不只疫病爆發時

陳亭亘此言,正好是陸生長期以來的痛楚。與其說本次疫情挑起了台人與陸生之間的矛盾,不如說兩岸特殊的政治關係之故,矛盾一直都潛伏著,只不過每每隨著重大社會事件,再度應證它的真切性。

2011年,台灣正式開放「大陸地區學生」來台取得高等教育學位,今年剛好是十週年。台灣社會氛圍在這十年間,也有了不少的變化。陸生,如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汪宏倫的研究

某種程度上被視為「中國因素」載體,碰上近年來益發蓬勃的台灣民族主義(天然獨)現象,彼此之間的互動更值得探討玩味。

「沒有社會議題時,基本上大家也不會看到陸生這個群體,當因為重大議題而看到時,就會有很多正反面聲音冒出來,」吳依瑄舉例,2014年陸生蔡博藝競選淡江學生會長事件、去年反送中運動,以及現在的武漢肺炎議題,台灣社會氛圍對陸生都比平時劍拔弩張,且發作頻率似乎越來越高。

針對公衛醫療議題,日前因中共政府阻擋,台灣仍進不了WHO,以及口罩捐贈爭議,讓這波武漢肺炎爆發之際,在台陸生的處境又更為嚴峻。

此外,少部分陸生以較為激進的方式表達訴求,如中山大學陸生孫宇凡在個人臉書發表的抗議信,要求台灣政府道歉,引起台灣網友砲火攻擊,加劇了雙邊的爭執對立。但其實,多數陸生對該生的作法持保留態度。

「身邊大部分陸生都是希望不要引起紛爭,也知道台灣政府是以我們的健康為出發點,但媒體卻會直接引用他的文章,說『陸生』都是那樣想,」周俊逸說。

陸生的就學與安置,左右台灣的防疫成效,也檢驗人們對待不同身分別民眾的智慧。

這樣同圈子卻不同立場的歧異性,長期研究陸生在台議題,也曾上街頭爭取陸生納保的余澤霖很熟稔,「台灣這裡因輿論壓力,對陸生政策並沒有太友善(如健保、工作權等),但我們回到大陸,被排擠也是常常發生的,」說明了陸生跨過海峽來讀書,變得「裡外不是人」的複雜心情。

當記者進一步詢問,是否願意多談一些陸生處境,好增進兩岸彼此相互理解,余澤霖只嘆口氣道,「如果你真心想這樣做,就不要從我們的角度來寫,那只會引來更多攻擊,兩邊(中方與台方)都不會幫我們,」他形容,過去七年在台灣爭取陸生權益,就像希臘神話裡的薛西弗斯不斷推著石頭上山,又落了下來。

夾在兩岸之間的陸生們雖然無奈,也試著找出光明面。來自上海的丁元元觀察,「換一個視角來看 ,陸生們的抗議,也可以說是台灣對陸生的正向影響,」他解釋,「陸生們知道可以透過連署或抗爭的方式去維護、聲張自己的權益,這其實是台灣給我們一個很正向的東西,在中國唸書可能不會學到的,」

最讓丁元元驚訝的是,這次武漢肺炎事件,一名以「反中」形象廣為人知的學者,竟然傳信祝福:「新年快樂,中國平安,世界平安。」「收到信還是蠻感動的,有點掉眼淚這樣子,」學者溫厚的同理,在丁元元心裡留下痕跡。

他們是防疫的一環,也是這片土地的學習者

經過一連串的爭議,教育部與各大學是否改變應對措施,例如究竟要以旅遊史還是國籍作為隔離判准?隔離期限與標準為何?陸生的學習權益和隔離的照顧支援為何?都是外界密切關注的焦點。

「歷史上有不少失敗的防疫政策,有些不但沒達到防疫的目的,甚至造成社會動亂,有問題的防疫措施容易造成人們的反抗,」參與境外生權益小組TISM連署的成大醫學系教授王秀雲提醒。

台灣人權促進會也點出,「相同的隔離標準,不同地區、公私立學校,可能因資源差距導致同樣標準無法徹底執行,反而無謂地侵害權利又無助於控制疫情,」表示政府往後制定對策時應該多方思考。

「教育部可能也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防疫事件,所以很挑戰,但希望台灣能把陸生當成防治疫情重要的一環,不要因我們出現了漏洞,」余澤霖說。

其實,本次訪談的陸生們,雖擔憂自身學業前途,但他們最在意的,還是如何配合防疫、如何有效防疫。而因為來自疫區,甚至是來自「敵國」的敏感身份,令很多人忘了,他們同樣是繳學費,享有學習權利的一群人。

這段時間,或者長期以來,因為陸生身份而受到的冷言冷語,吳依瑄說,「難過一定會,對立的聲音從來都長得很難看,但我能夠消化,」她分享,自己是因為獨立樂團、電影而來台灣念人文科系,深受此地的民主啟發,「我還是很喜歡台灣,每個地方多少都有點問題,但這裡是一直在進步的。」她說。

【延伸閱讀】

八萬陸生大軍,如何改變台灣?
同樣遭隔離 看看各國撤僑回國後的不同待遇
第一班台商包機旅客:我們感覺就像是一群在飛機上的「細菌人」
新冠疫情衝擊高教國際化!境外學生多兩倍,大學如何「抗疫」?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