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衝擊高教國際化!境外學生多兩倍,大學如何「抗疫」?

要讓國際交流利大於弊,大學針對突發狀況的SOP須萬全準備。在平時教學上,也須讓學生具備跨越國際的社會道德。

黃明堂攝

台灣大專院校的境外學生數,已超過12萬人,學校彷彿小型聯合國,也讓全球突發風險的影響愈來愈高。新冠肺炎衝擊,不僅陸生進不來,台生也回不去國外校園。學校、學生該怎麼辦?

全球化浪潮下,高教領域也催生更緊密的交流。

根據教育部統計,108學年度,有7萬多名台灣學子赴世界主要留學國家學習。107年在台灣的大專院校,境外學生數更超過12萬人,比十年前多兩倍,其中有學位生、交換生、或來學華語的外籍生。走進校園,小型聯合國就在眼前。

當來自各國的學生們愈頻繁地互動,遇上全球性突發狀況的風險也愈高。

「原本想說回台灣過年,待個十天就要回香港了,行李都沒認真打包,結果現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得去,」建中畢業後,前往香港城市大學求學的台生戴相宇無奈表示。

一國染病,全球牽連:「延畢打亂我的人生規劃」

據了解,香港的主要大學都暫緩本學期入校上課,一律採行線上教學。一位香港科技大學的助教越洋告訴《天下》記者,「連教職員也不到校,都用數位平台Zoom溝通。」

不只台生回不去國外的校園,疫情讓大部份出國讀書的中國學生都受到影響。目前,台灣已禁止陸生返台,而世界主要國家如美國、澳洲等,也早在2月初就全面拒絕中國學生入境。

在台灣中部讀大學的周俊逸(化名)來自廣東,他的畢業條件是投上一份每年5月截止收件的期刊。眼看將要延畢整整一年,「不能畢業,會打亂我的人生規劃,」他嘆氣。

來自斯里蘭卡,在台灣康寧大學就讀的拉辛(Raashid)則和記者分享,「爸媽每天在電話裡都會問我『要不要回來了?』,」拉辛與家人都沒想過疫情突然就這樣爆發,在距離疫區中國十分靠近的台灣就學,他們人心惶惶。

突如其來的疫病讓許多產業不知所措,教育擔負眾多青年學子的安危,考驗更為艱鉅。

清華大學全球事務長嚴大任表示,在全球化局勢下,許多議題往往牽一髮動全身,「除了像新冠肺炎這樣的公衛議題,政治事件影響也很大,」他提到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許多學生的受教權也受影響,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到香港求學的戴相宇很有感觸,「上學期因為反送中,停了幾個月沒上課,現在下學期又遇到肺炎,我的整個大二都不知道在幹嘛了,」他苦笑。

儘管密集交流會讓教育場域從單純的人才培育,進一步受到國際政治、經濟、環安議題牽連更深,挑戰似乎增加了,但這個時代,已沒有任何國家能夠閉關自守。

「我們還是鼓勵大家出去和進來,現在一年800多位同學出去(交換),未來台大希望擴增到1400位,」台大教務長丁詩同觀察,出國交換過的學生視野很不一樣。

成大教育所教授湯堯的一份研究亦指出,海外學習經驗促進了個體的世界公民力、國際溝通力、職涯能力、人群合作力、跨文化能力、環境適應力等多重能力。「所以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限制就故步自封,我相信全球連結還是利大於弊的,」嚴大任附和。

疫情衝擊,大學怎麼做?「學生一落地就專車接送」

要讓利大於弊,各校對突發事件的機敏性是關鍵,從1月底至今,台灣的大學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應戰。成立專門的防疫小組是基本,每天照三餐開會更是家常便飯。

境外生隔離,是迎面而來最大的挑戰。

「一開始接獲教育部指令針對陸生要隔離,相信各校都手忙腳亂,」政大校長郭明政回憶。防疫作戰資訊瞬息萬變,從1月認知的陸生居家檢疫,到後來政策調整成港澳生,且須「獨棟隔離」,「短時間生出空間非常困難,但這次經驗可以給未來做參考,政府應該掌握各校的緊急空間數量。」

不只隔離本身挑戰多,其實從學生一入境就在風險狀態,「我們國際處掌握了學生的航班,一落地就專車接送。桃園、小港機場都有人待命,」成大主秘李俊璋表示。

此外,隔離並不是區隔潛在病患與外界就沒事,如何對待隔離中的學生,也彰顯一所學校的人道精神。

「我們建立了Line群組,居家檢疫的學生可以隨時互動、提出需求,」清大學務長王俊程說。本次受訪的大學都規劃心理輔導資源介入,天天打電話、寫卡片、甚至校長拍鼓勵影片等。

種種措施,小至人員出入紀錄、量體溫,大至安排隔離檢疫,也反映大學平時橫向、縱向連結各單位的團隊合作力。

在教學方面,各校轉向發展線上教育來因應疫情,「學生可以去教學平台MOOCs、Coursera修課,老師的教學、要討論的文本、要交的作業全都在網路上,」台大教務長丁詩同說,這次疫病也促進老師們研發混成教學(結合線上線下),遠距教育一躍成為顯學。他也指出,若往後疫情更嚴重,全校的課程都能在數位平台NTU-COOL進行。

專長全球化與風險社會研究的台大國發所教授周桂田指出,未來如新冠肺炎的全球跨界風險(Global Transboundary Risk)只會愈來愈多。在人類的全球移動趨勢下,不只高教領域會受到衝擊,國際間應該要從更高的架構思考對策,其實就是看經驗、制度,和人民的公民意識。

培養學生全球公民意識:「享受好處,也要有全球化道德」

湯堯也呼應,「全球公民意識很重要,你享受全球交流帶來的好處,也應該同時具備全球化的道德。」

以這一次新冠肺炎為例,「全球爆發疫情,如果有人還是認為生病只是自己一人的事,沒有公共衛生的觀念,隔離的時候偷跑,疫情就會逐步擴大到世界。」

身為研究高教全球化的教育學者,他語重心長提醒,國際交流除了讓學子拓展視野、體驗文化,更重要是讓學生學會跨越國際的個人道德與社會責任,「否則沒有自律的全球化,就只是暴動。」(責任編輯:洪家寧)

【延伸閱讀】

開學拉警報!設「防疫股長」、不開冷氣,中小學啟動病毒抗戰
新冠病毒篩檢從1天變4小時,背後功臣是位於昆陽站的神祕實驗室
韓國、日本疫情失控中 台灣有機會成為「防疫大國」嗎?
太焦慮更容易生病!12個居家療癒指南,教你減壓放鬆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