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也有膚色歧視?賤民塑膠寄生上流歐洲餐廳

在執行長陳郁卉帶領下,金元福生產的塑膠盒行銷全球,客戶遍及歐美大通路商。

劉國泰攝

一個接一個國家訂出禁塑時程表,塑膠產業千夫所指的當下,替海內外代工生產塑膠盒超過40年的老廠金元福,為什麼偏偏卻要挑戰市場,用更多、更新的塑膠盒,說一個更環保的品牌故事?

「我就想跟客戶講,綠色也是很可愛的!」金元福執行長陳郁卉笑眼瞇瞇比劃著面前泛著淡綠色澤的透明塑膠盒。

這些貌不起眼的小盒子,是這家亞洲最大塑膠真空成型容器廠,即將開展的最新計畫:用回收PET(聚酯)做成的塑膠食品容器新品牌「aGain」。

金元福在台灣鶯歌、樹林及冬山生產的拋棄式塑膠包裝盒,95%都是外銷。從餅乾、蛋糕、草莓到烤雞,無所不能裝,在美國連鎖超市巨頭沃爾瑪(Walmart)、好市多(Costco)也看得到金元福的產品,台灣義美泡芙、桂冠火鍋料裡的塑膠盒,也出自金元福。

出了超市和餐廳,另一個你很有可能看到金元福產品的地方,是海裡。全球生產的塑膠有超過4成用於包裝,也是海洋塑膠垃圾的最大宗。

「又一個國家的禁塑時程提前了,我們該怎麼辦?」塑膠產業千夫所指,這兩年陳郁卉經常收到客戶崩潰的來信,要她幫忙想想辦法。

手頭上最省事的辦法就是替代材質,像是生物可分解的聚乳酸(PLA)。

在陳郁卉父親陳志堅的時代,金元福就已是台灣第一批使用PLA生產塑膠容器的公司,陳郁卉看著這個材料在15年內,從乏人問津到坐地起價,「2018年已經開始全球配額了,現在大家根本連問都不問直接現金掏出來,不管多少錢都買。」

PLA量少價高又不容於回收體系,只能掩埋。

在現行的塑膠使用習慣上,PLA其實不一定是最適合的解方;但在限塑令壓力下,金元福的不少客戶不得不轉向PLA,卻又因為PLA擴產成本高而面臨嚴重缺料的問題,碰到死胡同。

其他替代材質也各有弊病。像紙容器其實是複合材質,不管是紙外殼或是內裡的塑膠淋膜都難以分開回收;玻璃和金屬容器甚至根本不合用,生產過程排碳量高,運送及倉儲成本、碳足跡也更高。

「雖然大家都說要禁塑,但是塑膠製品使用量全球每年還是有7到8%的成長啊,」在陳郁卉眼中,減塑潮並沒有討論到這些更實際的問題。

「塑膠並不是一個惡的循環,它其實是一個好的循環,」陳郁卉不服氣,她想翻轉並激發市場思考:如果消費者使用的拋棄式塑膠容器都能回收再生,塑膠還是這麼萬惡嗎?

主打PET回收料的自創品牌,就是這家幫全球代工了40年的老廠,要踏出的第一步。

誰說塑膠盒不能是綠色?

陳郁卉想的事情不是前無古人。

美國包裝廠Direct Pack十幾年前就開始用寶特瓶回收料做再生容器品牌「The BOTTLEBOX」,代工廠正是金元福。

要做外銷美國的食品標準再生塑膠容器,並不是產能大就接得到單。金元福廠內機台必須符合美國食藥署標準,並且力求邊料不落地,在廠內產線直接重複使用。

只是,The BOTTLEBOX用的是透明以及藍色的回收瓶片。

目前,PET回收流程中只有兩種顏色分選後再製價值最高:透明與藍色。藍色可以混進透明瓶片,提高再生產品亮度,符合市場對塑膠容器透明的期待。

aGain塑膠盒。金元福再生盒使用雜色回收瓶片,用料更少、結構更堅固,價值也更高。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至於其他顏色如綠色、咖啡色等雜色,多半降級再製成為廉價的填充纖維。

瓶瓶都是資源,有的是貴族,有的卻是賤民。因此,金元福從代工跨入品牌的第一件事,就是採購綠色寶特瓶回收而來的瓶片,透過品牌打破顏色歧視,讓資源能有相應的價值。

不只顏色,光是結構和外觀,陳郁卉也要錙銖必較。

不只塑膠用量要減,還要好堆疊,要方便拆分減少回收空間,又不能失了強度,「特別是美國因為要長途運送,都喜歡很厚、很硬(的塑膠盒),」陳郁卉不只自己琢磨,還得和海外客戶溝通。

「以前一樣的產品可能需要35克(原料),可是我們加強結構設計,可以有10%、或是8%的減量,」即使做過數千種塑膠盒,追求完美的陳郁卉還是磨了好幾個月。

賦予回收料新生命之外,她還想解決更上游的問題。

2018年,金元福與客戶合資,在墨西哥投資一家清洗分選廠。這個廠的任務就是要提高PET食品容器的回收價值。

和顏色問題相似,一樣都是PET,在回收價值上食品容器硬是比寶特瓶低了好幾階。食品容器容易有油漬、形狀千奇百怪,標籤又可能比寶特瓶黏上許多、難以清除。因此即使PET塑膠盒使用量極大,但回收難度高,分選廠多半不願意處理。

墨西哥當地人工成本低,也能處理美國回收商的寶特瓶和PET食品盒,是金元福拓展塑膠循環經濟新品牌背後,試驗封閉循環的重要基地。陳郁卉秀出墨西哥廠區內的瓶磚照片,一眼就看到金元福外銷美國的塑膠盒。

「你看,這裡面有個Driscoll's(美國莓果生產巨頭)的盒子,還有這個是番茄盒......,」本來注定進焚化爐或掩埋的塑膠盒,未來都是「aGain」的原料。

經濟部石化產業高值化推動辦公室代理執行長黃國維觀察,台灣中小企業有循環經濟應用及創新能量,但也需要說一個好故事,才能提升回收料的價值。

「我們要推新的概念:不只瓶子可以做成盒子,我們的盒子也能再做成盒子,」陳郁卉一心一意,要把沒人要的PET重新搬上再利用的舞台,「消費者選擇了它、知道它可以被再利用,就是對環境盡了一份心力。」(責任編輯:陳郁雁)


金元福包裝企業小檔案
成立/1978年
執行長/陳郁卉
主要業務/塑膠包裝真空成型
經營成績/ 2018年營收1.6億美元(約49億台幣)
關鍵idea/成立循環經濟塑膠食品包裝盒新品牌、實驗PET塑膠盒回收流程

【延伸閱讀】

銘安科技虧十年不放棄 生物愛吃的塑膠,賣進美國星巴克、蘋果
愛喝飲料卻懶得洗杯子 七年級生推容器租賃,商機從台北吃到離島
塑膠垃圾變熱門時尚單品?這間企業用5倍價格收購寶特瓶做環保袋
不想吃到塑膠微粒!這群學生研發出各國搶問的過濾方法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