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淡水河做一件事】許多生物在我們還來不及認識牠就已經消失了...

圖為小琉球古式新魟

蘇淮攝影

台灣下鱵、特有種香魚...等水下生物,在我們的經濟與文明發展下,已經一一滅絕。我們可以怎麼辦? 海納百川,地表上多數河流的家就是大海。台灣大大小小的河川溪流超過1600條,多數都流向大海。四面環海的台灣,我們對她的了解並不深刻,要保護環境,可以先從認識環境開始,認識水域、海域,愛上水,愛上水裡的生物,別讓台灣特有種生物不斷滅絕。 「CSR@天下」頻道獲《經典雜誌》授權,摘錄《海洋台灣》裡串連河流與海洋的魚類篇章,帶領讀者更了解我們的水域,一起來認識這些珍貴的水下生物。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系列報導:復育一條河,是為了拯救一片城市。2020,CSR@天下號召全民參與06.19淨河活動,共同簽署《淡水河公約》,天下雜誌承諾持續追蹤報導淡水河水質與生態變化、要求改變。這次,我們一起為淡水河做一件事。一起來參加淨河活動,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立即報名

過去台灣軟骨魚資料多以漁獲為主,但隨著近年潛水活動盛行、水下攝影器材普及,台灣也有機會看見更多活的鯊魚。海洋科普教育推廣組織Congratulafins發起「鯊魚魟魚目擊回報」公民科學家活動,從2016年至2019年間,在台灣海域共搜集了100多筆活體鯊魚、魟魚的回報記錄,每一筆資料都十分珍貴。

鯊魚魟魚目擊回報推廣

目擊記錄有黑邊鰭真鯊、雪花鴨嘴燕魟、鱟鮫(白鰭礁鯊)、費氏窄尾魟、槌頭鯊、鯨鯊、檸檬鯊、鬼蝠魟、蝠魟、無斑龍紋、黃土魟、藍斑條尾魟、古氏新魟、黑斑條尾魟、灰鰭礁鯊、星貂鮫、斑貓鯊、梅花鯊、梭氏蜥鮫、班竹狗鮫。其中五分之一來自東沙,顯見海洋保護區對海洋生物的重要。

小琉球沿岸3海里禁網,也不時傳出潛水客目擊黑邊鰭真鯊、雪花鴨嘴燕魟等消息,我也曾在小琉球看過黑邊鰭真鯊、古氏新魟與梭氏蜥鮫。蘭嶼、墾丁合界和大咾咕則不時有鬼蝠魟出沒。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甚至有黑邊鰭真鯊游進梭魚群中,讓潛客大呼過癮!綠島也曾出現白鰭礁鯊、鯨鯊、蝠魟等,但滾水鼻的槌頭鯊近年則愈來愈難見到。

台灣海域有愈來愈多機會水下目擊鯊魚、魟魚令人振奮,也顯見時代轉變,人們從害怕海洋、恐懼鯊魚,轉而希望看見鯊魚、魟魚,想與牠們共游。但許多民眾認為鯊魚魟魚仍是敏感物種,為保護牠們不宜公開詳細目擊地點資訊,也企盼台灣的海洋保育策略能更完善。

大型軟骨魚引人關注,但在全球環境快速變遷下,很多生物可能在我們還來不及認識牠時,就已經滅絕。研究台灣魚類超過40年的邵廣昭,及他的團隊與兩位學生:海洋科技博物館副館長陳義雄和海洋生物博物館副研究員何宣慶,積極發表許多新種,陳義雄專攻淡水魚,何宣慶擅長海水魚。許多新種也以台灣(Taiwan)、福爾摩沙(Formosa)或台灣地名為物種的拉丁學名,讓人從魚名就能認識台灣。

陽明山吻蝦虎。圖片來源/顏松柏攝

許多新種以台灣命名

以「福爾摩沙」為名的台灣魚類新種有30多個,用「台灣」命名的也有30多個,例如台灣櫻花鉤吻鮭、台灣鬍鯙、台灣扁鯊、台灣梅氏鯿、台灣盲鰻、台灣喉鬚鯊、台灣腔吻鱈等。以地名命名也不少,如:陽明山吻蝦虎、墾丁擬鱸、台東間爬岩鰍、明潭吻蝦虎、高屏鱲等。其中,台灣喉鬚鯊是台灣已知一百多種軟骨魚中唯一的台灣特有種,僅出現在西南海域。

但也有部分物種推測在台灣本島可能已滅絕,包括:台灣下鱵、銳頭銀魚、楊氏羽衣鯊、本土亞種的香魚和小林氏華棘鰍等,「諷刺的是,台灣下鱵在1986年才被魚類分類學家證實它是新種,但其實可能已經消失在地球上了。」邵廣昭也提醒,滅絕的認定是指在台灣水域至少30年以上未再發現,但海水魚與淡水魚受地理區隔特性不同,大海相連,有些海水魚可能在台灣「消失」,不代表已從地球滅絕。

台灣下鱵可能已經在台灣滅絕。圖片來源/NOAA Photo Library

為了讓人更了解魚類,1990年代邵廣昭團隊建立台灣魚類資料庫(fishdb.sinica.edu.tw),20多年來,已成為全球最完整的中文魚類資料庫,每個月有超過50萬人次點閱,為全球魚庫(FishBase)最有貢獻的資料庫之一。若想認識什麼魚,只要上網一查,即一目了然,有助台灣魚類研究與推廣。

但不只魚類有生存危機,有活化石之稱的「鱟」已存在地球4億年,因為公鱟會緊抱母鱟交配產卵,所以鱟雖是節肢動物,但人們稱之為「夫妻魚」,過去是台灣沙灘常見生物,近年卻因為數量急遽減少,被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列為瀕危(Endangered, EN)等級,在台灣本島快要絕跡,僅金門和澎湖潮間帶偶爾可見。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鱟專家群、台灣研究鱟的專家楊明哲呼籲,鱟是海岸生態的指標物種,棲地健康才會有牠,保育鱟也是保護其他生物。

成對的鱟俗稱「夫妻魚」,在台灣本島快要絕跡,僅金門和澎湖潮間帶偶爾可見。圖片來源/楊明哲攝

劃設保護區更能保護生物多樣性

海洋環境亦然。要改變台灣「寂靜的珊瑚礁」生態,民眾對於海洋保育的認知,也要從明星物種轉向更重視棲地保護,簡言之就是劃設保護區、落實執法與滾動式管理,邵廣昭說:「劃設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MPA)並落實管理,是讓海洋生物不再被趕盡殺絕,生態系得以逐漸恢復往日榮景最簡單、經濟而有效的方式,卻往往知易行難!」國外上千篇研究證實,有效管理海洋保護區劃設數年,可增加區內魚的體型大小、密度、生物量和物種豐度,但環境需要時間,等待生態逐步復甦。

我曾在台灣各地潛水希望巧遇鯊魚,但卻幾乎連大魚都難見到。直到我到東沙島採訪,才發現若是健康的棲息地,這些生物自然會住在那裡,像是檸檬鯊、雪花鴨嘴燕魟、費氏窄尾魟、黑邊鰭真鯊等,都是東沙島邊常見的食物鏈頂端物種,從大魚到小生物,形成健康的食物鏈循環。

海保署署長黃向文指出,對大眾來說,以物種為標的,是比較容易引起關注,例如:鯨豚、海龜。但台灣寶貴在擁有高海洋生物多樣性,物種非常多,許多環境都是多物種共存,要評估或保護單一物種的難度比較高,所以用生物多樣性高劃設保護區的概念,相對能保護更多物種與維持棲地健康。

海保署也將積極推動《海洋保育法》,並推廣海洋環境保護教育,讓大眾體悟要保育哪些物種或棲地,「以及持續蒐集科學資訊與證據,這非常基本,但很重要卻常被忽略。」並推動公民科學家,一方面蒐集資料,另一方面推廣認識海洋跟保育海洋的觀念,讓海洋保育不只是口號,而是能逐漸深入民眾的日常生活中,也許這樣,永續,才有可能。 

台灣梅氏鯿。圖片來源/顏松柏

(本文摘自黃佳琳著作之《海洋台灣》—大藍國土紀實;由《經典雜誌》授權刊登)

【延伸閱讀】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系列:復育一條河,是為了拯救一片城市。我們為了經濟把淡水河系污染成「黑」河,CSR@天下號召全民共同簽署《淡水河公約》,天下雜誌承諾持續追蹤報導淡水河水質與生態變化、要求改變,一起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1. 觀看《為淡水河做一件事》2020 專題報導:立即觀看
  2. 參與《為淡水河做一件事》06.19 淨河活動:立即參加
  3. 簽署《淡水河公約》:立即響應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