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1萬5千公里 一支寶特瓶遠渡太平洋,到台灣變名牌衣!

旭寬執行董事黃冠華指出,回收、環保、再生是現在成衣品牌的關鍵字。

劉國泰攝

隨著洋流漂向海地的塑膠垃圾,現在已是全球瘋搶的原料!愛迪達、可口可樂等品牌都宣示將使用回收料,台灣成衣代工龍頭旭寬也直言,現在若不是回收布料,根本不必多談。他們與英國回收公司合作,將海地寶特瓶製成機能布料,不僅幫助當地婦女,絕佳技術更吸引運動名牌上門。

中美洲加勒比海邊,海地、宏都拉斯一片無邊無際的海岸、珊瑚礁,曾是潛水者的天堂,但洋流帶來周遭國家隨意丟棄的塑膠垃圾,讓美麗海岸成了一望無際的塑膠垃圾海。

現在,一支支寶特瓶被當地婦女撿拾起來回收,做成衣服賣出去,還能捐出固定金額,幫助當地弱勢、受虐者。海洋垃圾成了海地、宏都拉斯婦女的新希望。

未來,回收寶特瓶製成的PET回收料,會是從成衣到飲料商都爭搶的戰略物資。圖片來源/美聯社

塑膠海,展現台灣技術力

越過太平洋1萬5千公里外, 2019年台北國際紡織展,那一支支由海地、宏都拉斯婦女撿起來的寶特瓶竟然成了眼前的布料。

「這是旭寬跟英國回收公司First Mile合作的布料,原料來自海地、宏都拉斯回收寶特瓶,」旭寬企業國際行銷副理邵燕鈴介紹手中這塊布料。

把海洋垃圾回收創造新生命,是全球正在「瘋」的新流行。(看更多:回收率不到一成、垃圾恐比魚還重!5張圖速懂海廢多嚴重

跟單純回收不同,這是商業與公益並存。邵燕鈴說,First Mile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幫助當地的婦女,譬如受虐、早婚、無法受教育的婦女取得到貸款,從事回收寶特瓶的工作,接著把布料做成衣服賣出去,同時撰寫人權報告,賣多少布就是幫助多少人。

這些婦女把寶特瓶集中,最後壓成寶特瓶磚後裝船,大約一個月左右會漂洋過海到台灣。

接著,寶特瓶經過破碎、清洗與篩選,重新造粒,又變回瓶料或紡紗的原料,看似簡單,卻有深厚的技術含量。同為台灣回收寶特瓶客戶,太古可口可樂公共事務及傳訊總監簡秀君說,「回收的寶特瓶必須純化、沒有毒素,才能符合食品容器的規範。」

可口可樂、運動名牌都買單

台灣能把海洋垃圾變成不輸原生料的再生料,不只可以做成衣服,也能製成食品容器,例如香港、澳洲的可口可樂瓶子,就是使用來自台灣的回收料。

但這只是第一道工,接下來還有好幾道科技與製程。國際品牌買單的原因不單單是同情弱勢,奧祕更在研發與技術。(看更多:捨億元營收,轉行用5倍價收寶特瓶 前紡織老闆在想什麼?

例如,要做到色彩多樣、鮮豔又相對環保的布料,回收造粒時須先融入顏色,後續抽出來的紗線本身就能帶有顏色,省下染布的製程,減少用水,比傳統方法更環保。

然後是抽紗織布。拿出一塊布料,上面有大孔跟小孔,邵燕鈴說,穿著衣服跑步的時候,風會穿過大孔再穿到小孔,便會有加速的感覺,讓人體的涼感增加、愈跑愈涼爽。

這不是亂鑽亂挖的洞,而是根據空氣動力學的原理,模擬空氣流動的獨特織布技術,是經歷不斷失敗與嘗試做出來的。

年營收10億美元的台灣布料龍頭旭寬企業執行董事黃冠華說,他們每年實驗超過千種布料,例如拿口香糖(木醣醇)跟回收寶特瓶混在一起做布料,希望衣服穿起來像嚼口香糖一樣涼爽等,各種天馬行空的創意都嘗試,但真正能商業化的不到3%。

也因為這一次又一次的研發,讓海地婦女回收的寶特瓶不僅能重生,也賦予更多樣的機能。

你的衣服將是寶特瓶製|全球寶特瓶再生回收布料的最新技術,都得靠台灣紡織供應鏈。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這樣的創舉,也吸引世界各國買家跑來台灣找回收布料。台北國際紡織展1000多個攤位,都在賣回收寶特瓶、漁網做成的布料。

黃冠華說,「如果你現在拿出來展示的不是回收布料,而是其他品項的話,那就不用來談了,浪費彼此時間。」彷彿整個世界都只想買用回收寶特瓶、漁網做成的布料與衣服。

以前,只有入圍世界盃足球賽32強球隊的球衣,才會使用回收寶特瓶製作,宣傳多過於實質意義,但現在不一樣了。

搶瓶子大戰開打,誰會亂丟

最快在2024年,愛迪達、Puma等品牌,將全面使用回收寶特瓶或漁網製成的再生料。可口可樂也承諾,在2030年以前平均50%的產品包裝使用再生料。這些企業都需要台灣。(看更多:愛迪達用海洋塑膠垃圾做運動鞋 一雙6千元消費者買單嗎?

商機來了。台灣一年消費50億支寶特瓶,全部回收拿來做成布料,也滿足不了愛迪達一家公司的需求。如果再加上因愛護海洋而做相同政策的全球品牌,要回收的寶特瓶數量恐怕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搶瓶子大戰將因此開打,黃冠華指出,「一個龐大的產業鏈正在興起,從收集、再製到加工,因為大家都希望有好的回收寶特瓶料源與供應者,甚至連識別布料是否是用回收寶特瓶製作,也成為一門生意。」例如,透過特殊光源一照,回收布料會馬上出現反光,沒有就代表是假回收。

這才是解決海洋垃圾的方法。當用過的寶特瓶都變成「物以稀為貴」,誰還會亂丟?

對台灣來說,海洋垃圾顛覆了過去的商業模式,以前跟客戶談判的重點往往是價格、品質與交期,講量大、便宜、交期短;現在變成先談永續願景與技術,問台灣能提供什麼解決當前環境問題的方案與產品。例如,當紅的海地寶特瓶製布料,或者正如火如荼研發的「會分解」的衣服

黃冠華說,要過了環境永續與社會責任這關,才能進行實際的訂單談判,環境永續能力已成了競爭門檻,沒有就會面臨洗牌而被淘汰。

海地寶特瓶飄洋過海到台灣,透過跨國合作,對抗海洋垃圾,給台灣企業的啟示是:未來的生存戰,是讓地球永續,才有獲利。


旭寬企業小檔案
成立/1975
董事長/黃信峯
主要業務/布料、成衣代工
經營成績/年營收超越300億台幣,台灣成衣代工龍頭
關鍵idea/把海地、宏都拉斯寶特瓶,變成知名品牌成衣

【延伸閱讀】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