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例!IKEA在台灣推出最完整的家具「以租代買」服務

台北101與IKEA合作,在台推出第一個家具「以租代買」服務,落實循環經濟的理念

台北101提供

IKEA家具租賃服務終於在台推出,第一個客戶就是台北101。這雖不是IKEA第一次提供以租代買,卻是首次以最完整的方式推出,從前端的空間設計到後端的回收整修一應俱全。IKEA,為什麼選擇台灣這個小市場?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聽起來浪漫的廣告金句,卻是台北101大樓的真實場景。

走進位在台北101第35層的Sky Park,兩間開放式餐廳佈置著原木色家具與綠意盎然的植栽,穿堂擺著舒服的沙發,落地窗前擁有無敵視野的高椅座位,還有亮著溫暖黃光的竹編落地燈,讓人有身處五星級飯店的感覺。

但是,浪漫的不是這個充滿北歐極簡設計風的空間,而是這些家具竟然是這棟台北地標跟宜家家居(IKEA)合作,在台灣推動的第一個家具「以租代買」服務,落實循環經濟的理念。

IKEA 循環經濟 以租代買 永續 台北101 RE100 塑膠 減廢台北101與IKEA合作,在台推出第一個家具「以租代買」服務,極簡設計的高椅沙發和地燈讓空間煥然一新。圖片來源/台北101提供

「2020年我們重新裝修給大樓所有租戶使用的35樓公共空間,希望所有的裝修都能夠減少廢棄物,用的家具與裝修材料都要考慮回收性與可再利用性,剛好IKEA也有這樣的概念,我們就跟他們合作,」台北101大樓事業處營運長劉家豪說。

打破線性消費,走向循環經濟

這是IKEA台灣分公司今年初針對B2B企業客戶,推出全新的家具租賃服務。IKEA提供企業所需的家具與擺飾,合約到期就由IKEA回收,將二手家具清理翻新後,再以折價方式賣出或重新出租,打破傳統家具「製造—購買–使用—丟棄」的模式,實現循環經濟的「產品服務化」(product as a service)概念。

「IKEA身為全球性的家具品牌,我們身負使命,希望能對人類與環境產生正向的影響。這是新的商業模式與新的思維,從以往『用完就丟』的線性經濟轉變成為循環經濟企業, 這也是IKEA最具野心的變革之一,」宜家家居北亞區企業永續經理汪慶怡說。

這不是IKEA首度推出類似的服務,他們曾在瑞士與日本推出,但都是規模較小、針對特定市場的方案,主要是為了試水溫。相較之下,IKEA在台灣則是「玩真的」,從前端租賃到後端回收整修一應俱全。

「IKEA在不同國家都推出永續方案,例如在波蘭建置太陽能光電或是社會參與的專案,但是以B2B的家具租賃方案來說,台灣可說是先鋒,」宜家家居北亞區企業業務經理Michal Ostaszewski說。

IKEA 循環經濟 以租代買 永續 台北101 RE100 塑膠 減廢左是宜家家居北亞區永續經營經理Linda Wang,右為宜家家居北亞區企業業務經理Michal Ostaszewski 。圖片來源/IKEA提供

客戶需求推動,台灣完成循環經濟拼圖

為何是在市場規模並不大的台灣推出?答案令人驚訝:客戶的需求!

一年多年前當Ostaszewski自波蘭來台負責推動B2B業務,針對IKEA的企業用戶進行調查,想要了解客戶需求。結果,前三大需求中,有一個竟然是家具租賃服務。

Ostaszewski表示,在跟客戶接觸的過程中,永續發展與循環經濟是經常被討論到的話題。他也發現台灣政府積極推動,許多政府文件中都會看到循環經濟這個關鍵字。此外,這也是跟客戶建立長期關係的一個很好的做法。相較於一次性交易的傳統購買行為,以租代買的服務能夠讓他們跟客戶有更多互動,打造更緊密的關係,並提供更好的客戶體驗。

「這就像是拼圖一樣,IKEA有永續策略、有B2B策略、也有循環經濟的策略,缺少的就是市場需求與成熟度。在台灣,這些元素都很完美地拼湊在一起,我也感到很驚訝,」Ostaszewski表示。

去年初成為台灣IKEA第一位永續經理的汪慶怡,對於這個「顧客洞見」有第一手的體驗。她上任後,常接到客戶來電詢問家具租賃的服務,因為他們讀到「CSR@天下」去年2月針對IKEA在瑞士推出家具租賃服務的獨家報導(延伸閱讀:家具也可以用租的?IKEA出租家具,喜歡不需要擁有),但當時這個服務在台灣尚未推出。

「你們那篇文章把我害慘了,」汪慶怡半開玩笑地對「CSR@天下」記者說,但也證明市場需求確實存在,催生了這項服務。

IKEA 循環經濟 以租代買 永續 台北101 RE100 塑膠 減廢圖片來源/台北101提供

從資產變費用,連後續回收處理費都省了

跟台北101的合作,為這個服務打響第一炮。

去年底,台北101開始改造第35層樓。第一步就是將北面的兩家餐廳收回、把隔間都打掉,創造更舒服的空間。身為全球第一棟拿到LEED v4 O+M白金級認證摩天大樓的台北101,本身就是重視循環經濟的綠建築。剛好承接空間改造的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也聽過IKEA以租代買的服務,於是將兩邊串連起來,簽訂了3年的合約,順利將循環經濟落實為行動。

對台北101來說,這個做法除了彰顯環保理念,也有實際上的利益。從財務角度來看,以前採購家具的模式,等於是公司的資產,在會計上要用資產折舊攤提的方式來計算,等到攤提完也差不多就是要汰舊換新的時候,還得再付錢請人回收舊家具。現在用租賃方式,這筆帳則歸類為費用支出,一旦家具出現問題或必須汰舊換新,他們也不必再另外花錢請人修理或回收,因為這些現在都是IKEA要全權負責。雖然在會計做法上需要調整,但整體來說利多於弊。

「從永續環保的角度,從財務角度,都有很好的效益。現在都強調輕資產,我們覺得這也是趨勢,我甚至聽說有些企業連燈源、空調也都是用租賃的。我們不想去擁有,買了用完後又要丟掉,這對環境很大傷害,尤其很多企業沒法處理時,對環境會有很大傷害,」劉家豪說。(延伸閱讀:七年級的人生勝利組 吐血、減薪3/4創辦Impact Hub 只為了做比賺錢有意義的事

台北101在接下來的整修計劃,也將擴大與IKEA的合作,甚至連植栽都要採用同樣模式。他們正跟一家園藝公司討論,之後35樓的植栽造景也要用租賃方式進行,由園藝公司定期負責更換維護。

「我們也會邀請這家園藝公司到35樓來開花店,除了就近照顧植栽之外,也可以提供租戶賣花的服務,畢竟101的租戶人數有1萬多人,也會有買花的需求,」劉家豪說。

IKEA 循環經濟 以租代買 永續 台北101 RE100 塑膠 減廢圖片來源/台北101提供

顛覆80年以來的一次性交易模式

這不是IKEA在永續上的第一個作為。2030年之前要轉型成為100%循環經濟的企業,是這家瑞典公司的雄偉目標,他們已加入RE100,朝百分百利用綠能的方向前進。在產品端,也開始採用很多環保材質與製程,藉由「再利用」(reuse)、「翻新」(refurbishment) 、「再製造」(remanufacturing) 與「回收」(recycle) 4個循環迴圈,除了延長產品與原物料的生命,也可以大幅降低產品碳足跡。 

例如,他們有個保鮮塑膠袋,就是由台灣廠商使用甘蔗這種可再生材來生產,不含雙酚 A(BPA) 塑膠材質,包含至少85%的可再生材料。

IKEA 循環經濟 以租代買 永續 台北101 RE100 塑膠 減廢圖片來源/IKEA提供

相較之下,以租代買這項永續計劃,則具備了「典範轉移」的意義,因為這顛覆了IKEA傳統做生意的方式。以財務模型來看,客戶端是從資產變成費用,相對單純;但對IKEA來說,卻複雜許多。以前客戶(不管是B2B或B2C)買了產品後,就變成客戶的資產,但是現在產品所有權仍在IKEA手上,卻不在他們的庫存清單中,費用也不是一次就進來,而是以分期方式入帳。加上後續還有維修與重整費用,需要另外建立一套財務模型。

「在IKEA近80年的歷史中,都是以一次性交易為主的商業模式,這個模式完全不同,要如何來計算獲利點呢?而且在市場上也沒有已經可證的類似商業模式可以參考,但我們還是願意大膽來嘗試,」Ostaszewski解釋。

打造維修供應鏈,連清洗都要經過驗證

另一個挑戰則是打造完整的維修供應鏈。

汪慶怡指出,IKEA在台灣有20多家獲得IKEA認證的零組件商,主要是塑膠件與金屬件,並沒有製造沙發桌椅的供應商,現在的挑戰是要找到能夠維修或重製回收家具的供應商。這些供應商也需要通過IKEA嚴格的認證,這任務並不容易。

「IKEA Way驗證標準從不能用童工、到對環境不能產生負面影響等,標準非常嚴格,不僅零組件供應商要通過驗證,連負責清洗或組裝的廠商也是,在台灣現在很難找到,因此成立維修中心是我們目前最主要的挑戰,」汪慶怡說。

儘管如此,這對IKEA來說還是有正面效益。除了與客戶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也讓他們的業務更多元化,不會僅依賴B2C而已。IKEA上個月在台灣推出完整的B2B服務,在台灣每家分店都有設計師,可以提供企業客戶免費的空間設計諮詢,以及付費的空間設計服務,這樣完整的服務在IKEA全球來說也是首見。

IKEA 循環經濟 以租代買 永續 台北101 RE100 塑膠 減廢 圖片來源/IKEA提供

單一收入來源危險,B2B讓業務多元化

「例如,設計師要替客戶想,如果這些家具只是用幾年就要替換,應該要用怎樣的方式來設計空間?雖然B2C現在還是IKEA的主要業務,但我相信在未來B2B會跟B2C一樣重要。事實上,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告訴我們,僅是依賴單一的收入來源是很危險的,」Ostaszewski說明B2B的業務雖然還在起步,但卻是多元化的重要趨勢。

目前,家具租賃服務還在初期發展階段,但是IKEA確定一定會持續擴大。「大約在今年年底,就可以確認到底何時可以全面對客戶推出,因為我們需要建立完整的維修中心,要確保維修中心有一定的生意量,但同時也要確保他們的維修能量足夠應付需求,在台灣,這個市場絕對有很大的潛力,」Ostaszewski說。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