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一起前行 #12】TFT為台灣而教劉安婷:不要等別人、不用等退休 現在就把幸運付諸對社會的長期承諾

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的創辦人劉安婷

TFT提供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人們的生活與經濟活動,對於仰賴企業和大眾捐款的非營利組織更是受到劇烈影響。致力於解決台灣的教育不平等問題的「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TFT)基金會創辦人劉安婷卻也從中看到NGO的機會與挑戰。

疫情中一起前行系列】新冠肺炎影響全球,也改變了你我的生活。面對疫情,我們不斷調適與學習,共同建構安全的社會與台灣。「CSR@天下」從企業負責人的視角出發,呈現他們在疫情中的學習、反思、成長與改變,為你我與社會加油打氣。我們將一同走過挑戰,迎來新的篇章。

NGO也該有儲備資金

這次疫情帶來挑戰,我反而看見很多機會。第一個挑戰是對所有的非營利組織(NGO)來說,募款會是接下來大家很擔心的部分。經濟受到衝擊,企業第一個收手的常常就是企業社會責任(CSR)的預算,因為企業也會擔心接下來的經營。

我們問過一些財務顧問,如果比較2008年經濟大海嘯對企業捐款所產生的衝擊,最壞可能影響20%~40%的捐款額。這不是只有對TFT,對所有NGO的收入、募款都會滿辛苦的。

但TFT在5、6年前,因為有財務管理前輩給了我們滿好的建議:「NGO應該有合理的儲備資金原則。」那時大家覺得有必要這樣做嗎?可是疫情發生後,真的很感謝還好有做這樣的提前部署。

這可能打破很多人對NGO財務管理的想像。很多人,包括我們自己過去都覺得,NGO就是當年收到多少捐款,當年就做多少事。

可是這樣的思維幾乎無法承受風險,比方說,如果碰到疫情,可能就要立刻裁員,或瞬間要做的事就不能做了。再來是沒辦法做中長程的規劃,只能一年過一年,這樣能夠發揮的影響力就會受限,因為都是短期的規劃。

所以,我們每年募款不只為當年募款,是往前2年募款,為什麼是2年?因為我們送老師去教學現場的計劃是2年。所以我們以孩子為核心,至少確保不管TFT碰到任何衝擊,已經在現場的老師不會因此被裁員或領不到薪水,這是我們對學生的承諾。

2年也只是給我們多一點時間,可以去做一些規劃跟反應。我們每年會動態地看收入狀況、組織規模等等需不需要調整。

讓更多人了解NGO價值的關鍵時刻

再來是坦誠跟價值呼籲的溝通。有些企業可能連存活下去都有困難,我們當然同舟共濟,不會在這時還硬要他擠出錢捐給我們。

但一些衝擊相對小,只是因此變得保守,不敢去做太多的企業,我們會去進行的溝通是:「現在反而是更需要你去做CSR的時機」,因為一些比較辛苦的家庭,此時他們受到的衝擊最多,我們更應該投入更多的資源在社會工作上。

對個人捐款者來說,我們很重視這樣的信任溝通,並不是非要大家在這時候給我們錢,而是說,我們存在的價值是什麼?NGO什麼時候最能發揮價值?在社會愈辛苦的時候,愈需要NGO在各個受衝擊的角落去緩衝、保護我們的孩子。

所以在跟個人捐款者溝通時,我們會很坦誠地談碰到的挑戰,邀請他們可以在這個時候,一起來為我們的孩子做更多的投資。有捐款人特別打給我們說,在這個急難的時刻,他很想多為孩子們或為老師們做些什麼,他可以這麼做?這讓我非常感動。

我認為,NGO之於這個社會並不只是一個拿大家錢的角色,特別是在此時,NGO更應該站出來做價值溝通,因為NGO的存在就是為了回應社會問題。在社會特別辛苦的時候,更希望大家可以理解NGO工作的重要性。

TFT的計劃會將老師送到偏鄉服務兩年。圖片來源/TFT提供TFT的計劃會將老師送到偏鄉服務兩年。圖片來源/TFT提供

教育要跟上社會的腳步

第二個機會與挑戰是,大家會開始反思整個教育形態。雖然TFT一直以來在做的是所謂的偏鄉教育,可是我們並不覺得偏鄉教育只要跟都市一樣就好。我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從偏鄉開始帶著台灣去想像未來的教育。

這次疫情會刺激不只是我們,還有我們的學生、學校、家長等等都會去思考,過去講了這麼久的未來教育,在疫情的催化下,會讓大家將原本的一些預設放下。例如,哪些東西不用去學校就可以完成?去學校的目的是什麼?我們在學校的時間怎麼運用才有最高的教育價值?哪些東西其實透過線上就可以了?又有哪些東西是不能取代的?

疫情只是一個催化劑,教育現場該用什麼樣的形式去回應未來的快速變動,而且是跟過去非常不一樣的社會狀況與問題,應該要快速的改變。

TFT希望能從偏鄉開始,帶著台灣去想像未來的教育。TFT希望能從偏鄉開始,帶著台灣去想像未來的教育。圖片來源/TFT提供

未來職涯的改變

最後一個機會與挑戰是在招募人才上。很多人可能因為疫情而失業,年輕人也會反思,原來他想像中比較常見的道路,可能不一定那麼行得通、沒有那麼穩,未來職涯的選擇長什麼樣子?

像TFT這樣非典型的,可是是愈來愈多年輕人會考慮的新創、對社會有價值意義的NGO工作,是不是會有更多人考慮?我們還在觀察。疫情確實讓大家處在焦慮感裡,對於未來職涯的選項,我們開始有很多的不確定性、當然也看見機會。

將疫情中的公民素養延續

除了機會與挑戰,這次疫情中,我也看到台灣自發性的公民素養。像是在任何地方都看到大家戴上口罩、勤洗手,這幾乎都不是公司或者老闆要求,是每一個人在這一次疫情裡,彼此提醒、關注。

TFT還沒有強制規定時,有出國史、或是經常出差的同事就會自主隔離、戴口罩。甚至當時買不到口罩、乾洗手、體溫計,還有同事為了TFT去排隊。

很多人自主地約束自己之外,也想可以為別人做些什麼。這個公民素養我覺得是一個很不簡單的成就,也是台灣教育長期耕耘的成果之一,我們都應該為自己感到驕傲。也希望大家不要得意忘形,有機會可以持續地往前。

劉安婷認為,未來像TFT這樣的組織,或許會有更多年輕人考慮加入。劉安婷認為,未來像TFT這樣的組織,或許會有更多年輕人考慮加入。圖片來源/TFT提供

將幸運化為行動力

2016年我在成大的畢業演講題目叫做「你拿幸運做什麼?」這句話同樣很想用在這個時候。

我們身在台灣,真的是一群非常幸運的人,有專業的團隊在疫情控管上付出,也有很多的幸運可以分享給國外或身旁的人。

也因為我們這麼幸運,在這次疫情裡面得到保護、好的照顧、很好的資源,我認為可以進一步思考,這些幸運除了疫情當下分口罩給別人,或捐錢給國外一些疫情比較嚴重的地方,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

這一次的疫情讓我們看到整個公民社會是需要團結起來,才能夠面對社會上最大的挑戰。

即使疫情過後,每個人都還是值得問自己:我可以拿這份幸運做些什麼?如果你有能力可以捐錢給不同的單位,是不是可以考慮不只是一次性捐款,是不是可以捐更多、更久?

或原本你覺得,雖然自己關心偏鄉教育,但一直覺得那是別人的事,跟我沒有關係,這次是不是可以進一步思考,換你付諸行動,不只是等別人來替你做?

又或是有些人一直在等退休,「等我退休之後再來為社會做點事」、「等我退休之後,我再來做慈善」。是不是這次疫情可以讓我們看見你這麼幸運,不要再等退休後,可以從現在開始就做些什麼?

所以我想用「你拿幸運做什麼」這句話,鼓勵大家既然我們是這麼幸運的一群,我們可以讓這個公民社會的團結不要只停在這一次疫情,更能把自己的幸運付諸於對社會的長期承諾。


疫情中一起前行系列】新冠肺炎影響全球,也改變了你我的生活。面對疫情,我們不斷調適與學習,共同建構安全的社會與台灣。

「CSR@天下」從企業負責人的視角出發,呈現他們在疫情中的學習、反思、成長與改變,為你我與社會加油打氣。我們將一同走過挑戰,迎來新的篇章。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