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金】吳一揆專訪・董事會問我會不會夜不成眠? 要能夠堅強站著再去幫助別人

天下雜誌資料圖片,劉國泰攝

中信志工接受衛福部「徵召」,去藥局幫忙裝口罩、到中心接紓困電話,成為防疫國家隊的幕後支持。中信金控總經理吳一揆從疫情中體認到每一天都是新的學習,也體悟到病毒與疫情不會消失,企業要更注重CSR與ESG。

疫情中一起前行系列】新冠肺炎影響全球,也改變了你我的生活。面對疫情,我們不斷調適與學習,共同建構安全的社會與台灣。「CSR@天下」從企業負責人的視角出發,呈現他們在疫情中的學習、反思、成長與改變,為你我與社會加油打氣。我們將一同走過挑戰,迎來新的篇章。

台灣多數企業因為經歷過SARS,不只配合政府超前部署,我們在2月初新冠病毒爆發初期,因為金控旗下的租賃子公司有武漢辦公室,第一時間就要處理海外的狀況。

面對疫情,我們的第一個原則是避免接觸。

總部在第一時間選擇視訊平台,準備全集團遠距會議與遠距上班。當時還沒辦法想像國外的狀況,我自己3月初還去了一趟美國。開會前,我有問與會人士,亞洲有疫情你們會不會介意?他們說台灣來的不會,我就去了。會場沒有人戴口罩,我自己還很怕跟他們接觸,但他們完全不放在心上。我找了一個會場最角落坐下、戴上口罩,當時有些許異樣眼光看著我。

兩大原則:避免接觸、從寬辦理

我們第一時間從武漢辦公室開始,順著疫情發展成立應變小組,小組日夜回報進度。這其中,員工安全最重要,我們四處調度口罩,希望分行員工每個人都可以一天有一個,等到口罩存量只剩下100個的時候,真的很緊張。

接下來,就要確保業務不間斷。哪些業務不能間斷?第一個是資金調度,金融機構每天都有人存放款,我們把交易室一切為二、分組營運,包括旗下的銀行、保險、證券,3月初就全部異地辦公;再接下來就是備援、分流,員工分成三班工作,所有的視訊系統都準備好。

我認為,疫情下真正的學習是,下一個危機若再發生,銀行的資安系統要特別謹慎。例如,以前在手機上不能進公司內部系統,批公文一定要進系統,我們才發現VPN頻寬不夠,如果之後一整個月都不能進公司,我們要如何準備,經過這次學習,我們有信心一定可以照常運作。

異地備援也需要學習,過程中有主管要去不同辦公區探視,就被罵一頓,因為會提高風險,這也是一個學習;原先還規劃每兩個月、三個月地點輪流搬遷一次,發現這也不行,要在異地待到疫情結束。

另一個原則是從寬。

從寬給假,一開始的疫情假,包括員工有家人、小孩回國也都給14天假。所有的突發狀況都是一種學習,所幸員工非常自律,公司直接就給14天,從寬認定;清明節防疫指揮中心發出的20多萬筆細胞簡訊,中信包含個金執行長因為去過東大門,也直接休假14天,只有從寬,才能做到最嚴謹的防疫。

同仁端、業務端,都非常有秩序地執行。後來,日本分行有同事確診、LA子行也有,只要有懷疑就請員工先回家休息,員工在家上班也給予醫療協助,用最高規格的防疫,大樓的公共空間也都先關閉。我相信,萬一再來一次,中信的應變一定沒有問題。

善盡CSR 用線上流程1.5分鐘審核一件紓困案

經過新冠疫情,我更確定是線上的業務。所有的航空、旅遊、餐廳業績都掉50%以上,我們第一時間幫同仁,接下來再幫我們的客人。

到5月中旬,我們的貸款客戶申請紓困有3,308件、金額65億元,是民營銀行的第一名,因為是線上申請。我們在第一時間看到申請紓困者因為資料不足拖慢速度,就開發線上申請工具,結果勞工紓困貸款辦理了18萬件!

聽到這個數字,我一開始反應跟你一樣、以為是整個市場的量,後來發現是光中信就處理了18萬件,其中線上辦理佔了95%,因為可以快速徵審,最快1.5分鐘就可以處理一件,申請人大部分是要延緩付款,我們辦理後再跟信保基金對接處理,不斷改善、精進流程。我們認為,如果中信可以更快處理客戶的紓困申請,也是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的一部分。

在疫情中,我們學會要先把自己部署好,能夠堅強站著,再去幫助別人。一個企業的好壞都是在危機當中看到,這次疫情是最大的壓力測試,過去的演習都是假的,這次是真的,只要那裡沒做好就要迅速精進,快速因應。

百年難得一見的挑戰 所有決策都可能是日後的參考

新冠肺炎這樣全球性的事件大家都沒看過,沒辦法以古鑑今。股市兩個星期從跌再漲,道瓊每天波動幾百點,對中信這樣的跨國企業來說,挑戰很大。金融市場與相關業務,台灣比較沒受影響,但東京分行原本因為要舉辦的2020東京奧運放款給一堆旅館,新加坡業務也受到疫情影響。

經濟、疫情、油價、央行,是2020年四大變數與驚奇。

各國央行一次又一次的快速作為,這是全人類百年難得一見的變化。董事會問我會不會夜不成眠?說真的,我每天都睡得很好。對我來說,每種狀況都是一個學習,過去沒有看過,前方的能見度又看不清楚,我現在做的決策可能就是日後管理團隊、企業參考的目標。

從中信的角度來說,每一次的危機處理都是考驗,我們管理團隊沒有人驚慌,非常有秩序、有警覺、謹慎地面對每一個沒有遇過的情境。做得還不夠好的部分,我想是數位化還不夠。我們是一家全球企業,但很多公司內部文件還是紙本的,特別像簽呈,幾乎沒有辦法不用紙本,這跟法令規定要留底也有關;但另一個挑戰是細菌可能會留在紙本上,但就是沒法廢除紙本。

我們原本想說簽呈用mail當附件,但主管機關還沒有標準出來;有一段時間我們是一半的高階主管參與實體會議、一半透過視訊,全部要異地辦公的方案已經準備好但還沒有實施,這些都沒有辦法紙本化,還是有曝險的可能。國外都可以完全電子化,台灣也應該要可以,我們也希望設計出流程來讓主管機管認可。

疫情中沒有看過的變化都要在過去的經驗上做最好決定,但真的是很難,每一天都是學習。

像是業務端,遇到市場快速變動的時候,銀行、保險、證券持有的部位要不要砍?每個公司都設有停損機制,依規定你就是要做呀!但我們評估這是一個特殊事件,不是正常停損的狀況,第一時間要有個小組來面對這樣的問題,還要跟董事會報告我們的決策是什麼,但是董事會成員也沒看過,真的每一天都是學習。

裝口罩、接紓困電話 中信志工獲徵召為防疫國家隊

有一個中信志工的小故事我一定要講一下,這也是我們CSR與ESG的一部分。

這一次衛福部透過藥局配送口罩,過去中信慈善基金會跟衛福部配合很多公益活動,包括「台灣夢計畫」,都是由衛福部選擇偏鄉需要幫助的對象,我們志工就去偏鄉做課後照顧。這一次衛福部主動問我們,能不能幫忙去藥局裝口罩、發口罩,我們的志工就去了,那個過程真的很辛苦。

志工也去衛福部幫忙接紓困的詢問電話,從2月開始一直到現在,幫忙建檔。衛福部主動問我們能不能幫忙,這從來沒有在報章雜誌上出現,但我一定要說,志工們實在太偉大了,CSR嚴格講起來就在每個同仁的DNA裡。

中信慈善基金會 中信金 CSR ESG 志工 企業 陳時中 防疫 衛福部中信慈善基金會支援衛福部防疫資料建檔工作,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到現場慰問中信愛心志工的辛勞。圖片來源/中信提供

病毒與疫情是不會消失的

這次疫情更凸顯了環境永續的概念,在疫情之下,所有人都不能飛,事實上飛機也是碳排放的污染源,我相信經過疫情很多企業就會減少飛行,企業也發現透過視訊並不影響業務運作,不一定要人飛去紐約才能溝通。

這次疫情會喚起大家對大自然環境有更多的尊重與尊敬,會更謙虛地面對環境,因為病毒與疫情是不會消失的,一定還會有下一次,只能希望來的時間不要愈來愈短,要用更多的愛與包容學會與大自然共處,這當然包含了企業與個人。

我覺得企業社會責任(CSR)可以進階到ESG了,CSR跟ESG沒有固定的作法,要求新求變。過去在中國信託都是由同仁兼著做,2020年初決定不能再兼著做,因為這是是非常專業、長遠的東西,於是就在總經理底下設了ESG永續辦公室,董事會之下則設立永續委員會。

我們走得很快,將永續委員會提升到董事會下的功能性委員會。董事會之下原本就已經有薪酬、提名、審計、風險管理、誠信經營等功能性委員會,疫情之前我們就規劃再增加永續委員會,疫情之後更堅定我們推動的想法。

推動設立ESG永續委員會

董事會下的永續委員會由獨立董事擔任主席來監督,由我擔任委員會執行長,整合金控下各子公司的總經理、ESG小組,由整個金控集結資源;第二個是追蹤,那些東西可以再精進,安排優先順序,畢竟資源還是有限的,並且定期跟董事會報告,提出每季、每年的目標,就跟企業在定財務、營運目標一樣。

我的角度是要看如何能做到有效率,而不只是有樣學樣,找出屬於中信金特有的ESG。像是淨灘、撿垃圾、種樹,這些都沒有不好,是大家都在做的東西。我希望秉持過去我們這條路上走在前面、不斷創新的作法,找到還有哪些地方、哪些角落我們可以先去。

我了解,現在偏鄉小學不要資料、書籍,請大家不要再寄東西了,他們真正缺少的是老師,因為沒有很多老師願意去。偏鄉的資源並不貧窮,偏鄉的現況已經改變了,這要實際做的人才會知道,可是很多人還是不知道,所以希望做有特色的ESG,但那是什麼?

ESG包含了氣候變遷、治理環境與社會參與,這三個字,某種程度來說非常抽象,能切入的管道都不同。除了早期的CSR,如何學習世界各國值得學習的東西、作法,從不同層面上去做ESG但又不要太花俏。就像節能減碳,我們在8年前就做到ISO50001的企業節能減碳能源管理系統,像我們新的台中大樓、高雄大樓都是綠建築,在減碳、節電、省水上都很有效率,這應該是任何一個企業的基本概念,是本來就該做的事,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思考。

因此,我們除了遵循國際組織提出的赤道原則、TCFD(氣候變遷下的財務分析)等,讓企業經營變成某一種在財務上要遵循的準則,未來還要把CSR報告書變成ESG報告書。

不只是獲利第一名 更要是ESG第一名的金融機構

以中信來說,從企業志工、偏鄉學校到支持運動,像是我們的國球棒球,因為台灣人口少、棒球隊小,要有足夠資源才能支撐。我們也是進去支持棒球以後才知道,頂尖的好球員通常就出國去了,我們當然希望台灣有同樣的環境,當他離開大聯盟的時候可以回來,而不是因為薪水的問題就回不來了。

志工在中國信託幾乎是全民運動了,只要有志工服務活動推出,內部都是爭先恐後、秒殺,除了給志工假鼓勵員工參與,我們每年還有一個盛大的宴會,所有人穿有黑領結的正式服裝來接受表揚,可能是表揚投入最多時間、最有愛心的同仁,就像奧斯卡頒獎典禮一樣,所有高階主管都會參與,被表揚的人非常、非常開心,被幫助的人也可以來講故事。

中信慈善基金會 中信金 CSR ESG 弱勢 志工 企業中信慈善基金會自2004年成立以來,積極推動企業志工文化,致力於弱勢家庭及兒童的服務。圖片來源/中信提供

愛台灣是基本的,不用再口號式的喊50遍。

我們在整理創辦人辜濓松的資料時,重新回顧他很久以前就曾說的:「企業存在的價值,不在於成為最會賺錢的企業,更重要的是對社會的貢獻與正面影響力。」我希望在我們手上可以從不同層面去喚起ESG的意識,更能從台灣走上國際。

我們要讓中信不只是獲利第一名的銀行,而是ESG也要做到第一名的金融機構。

107年度全國績優志工暨企業志工團隊 中信慈善基金會 中信金 頒獎 CSR ESG中信慈善基金會於「107年度全國績優志工暨企業志工團隊」獲獎。圖片來源/中信提供


疫情中一起前行

疫情中一起前行系列】新冠肺炎影響全球,也改變了你我的生活。面對疫情,我們不斷調適與學習,共同建構安全的社會與台灣。

「CSR@天下」從企業負責人的視角出發,呈現他們在疫情中的學習、反思、成長與改變,為你我與社會加油打氣。我們將一同走過挑戰,迎來新的篇章。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