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破除CSR五大迷思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謝明玲、吳挺鋒

第五屆「天下企業公民」再度選出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各個企業,綜觀他們的策略,《天下》歸納出CSR五問,為參賽者釋疑、精進、聚焦,期許更多企業能共襄盛舉,永續台灣之美。

七月底,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在青島、成都主持新店開幕。

和過去在沿海四城市直營店鋪不同,今年開始,他受大陸開發商「中國城市房地產開發商策略聯盟」(中城聯盟)之邀,成立合資店鋪,多城市佈局。

他豪氣地喊出,二○二○年,信義房屋要在兩岸開出一萬家。

事業挑戰下一波高峰,這位房仲一哥在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也進入了更嚴苛的下一輪競賽。

已經連續四年獲得「天下雜誌企業公民」中堅企業第一名的信義房屋,因為去年營收破百億,進入競爭更激烈的大型企業評比。首次參賽,就拿下第五名。

「把『利』看得長一點、廣一點,」周俊吉在大陸接受《天下》訪問時說,這是他經營企業三十年的心法。「任何企業經營、企業社會責任(CSR),也是這個道理而已。」

對內,「企業公民」是文化的養成,對外,則是一份對當地長期持續的承諾。

CSR五問解惑

為了更精確地衡量這份承諾,舉辦了五年的「天下企業公民」精進調查方法,與國際潮流接軌,提高客觀量化指標比重,衡量企業投入社會責任(CSR)機制的完整性,及影響力的廣度與深度。

隨著每年參加評比的企業愈來愈多,CSR觀念在台灣已經普遍生根。有些企業的機制和作為,都已經臻至世界級水準。

綜觀傑出企業策略,《天下》歸納出CSR五問,為參賽者釋疑、精進、更聚焦,讓更多企業能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將台灣推向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一問:資源有限,CSR是否該側重特定面向,集中心力、單點突破?

● 根據國際慣例,CSR必須是四大面向兼顧的整體作為。

「天下企業公民」從公司治理、企業承諾、社會參與和環境保護四個面向,綜合評量企業在社會責任(CSR)的表現。

許多企業儘管一開始是從單一面向切入,但能夠自評比中脫穎而出者,均屬年年精進、改善與補足各個面向者。

中國信託金融控股今年表現亮眼,進步幅度可觀,入榜大型企業第十名。

中信金最早是從社會參與的構面切入企業公民:二十六年前就發起募款活動,幫助經濟與身心弱勢;後來成立慈善基金會,並由單純給錢進展到教導生活技能,幫助受助者自立。

去年,中信金挑戰自己,將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送至英國標準協會(BSI)認證。也藉由與國際接軌,學習到更多在其他面向的新觀念和做法。

例如,在企業承諾面,學習到不同職級要有一定的男女比例;在環境保護面,即便是金融服務業,也可以有很多環境保護的著力點,而不只是在辦公室內的節能減碳。

他們在去年第一次向英國的碳資訊揭露計劃(CDP)申報了碳排放;今年也著手設計綠色金融衍生性商品,打算運用自己放款的力量,影響下游客戶,往環境友善的方向前進。

在競爭激烈與績效導向的台灣金融業,中信金挑戰內外部對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接受度。

二問:CSR是有錢大企業才能做的事?

● 不需花大錢,也能建立起完整的企業社會責任機制。

在這次的調查結果中,和大型、外商企業相比,中堅企業或許因為資源限制,相對在機制、後續績效評估上較不完整。

但第一名的普萊德不僅在社會參與的機制全面,甚至成立公益信託教育基金,以第三公正機構,負責基金的管理和運作。

第五名的圓剛科技,「社會參與」面向的量化指標更得到高分:圓剛不僅建立績效指標,更以有薪志工、專業課程、公開表揚等方式鼓勵員工參與。

圓剛科技發言人王沈銘說,「高層支持」是推動關鍵。他更指出,資源有限時,連結外部資源是很好的切入點。

例如,他們十年來與「好鄰居基金會」合作清潔地球日的活動。去年開始,基金會提供參與志工一人一杯便利商店咖啡,增加了志工參加的誘因。

今年,他們更開始接觸新北市志工資源中心,希望將志工參與時數做全國認證。這樣一來,志工能享有許多北市提供給志工的優惠,又可以成為鼓勵公司同仁的實質誘因。

三問:很多外商在台灣只有銷售和服務,無法在環保、向上管理供應鏈等層面有所作為?

● 「天下企業公民」強調企業的在地作為,但即便只有銷售與服務的外商,也都能做出本地貢獻。

CSR的外商企業類,因為外商全球制度完整、資源豐富,向來競爭激烈。今年榜單更出現劇烈變動,有一半得獎者是新面孔。

主要原因在於,今年指標特別關注衡量社會責任(CSR)對本地的影響力。不少外商只提供全球數據,特別是許多在台灣只有銷售與服務的外商,「環境保護」一類,無法提出當地作為與數字。

「觀察核心業務或產品,或營運時與人和土地的利害關係連結,都可以找到著力點,」評審之一的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秘書長黃正忠提醒,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國際趨勢,是檢驗對本地的衝擊與影響力。

例如,即便在台灣不涉及生產的公司,還是能利用品牌形象,倡議環保議題。

台灣愛普生科技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去年開始,他們引進日本愛普生在信州的作法,成立「節能巡邏隊」,號召中華電信、大金空調等企業共二十六名志工,為企業進行半天的免費節能診斷。

他們診斷了十五家企業,不少是他們的供應商,為企業提出節能建議。其中七○%的節能措施不用額外花錢。

以今年二月受診的亞克迪生公司來說,光是廠區六樓全面換成省電燈管與燈座、調整用電契約和增設電容器,花十六萬,每個月就能省電兩萬,八個月,就能回收投資。

「銷售公司有個優勢,是可以運用商業網絡和伙伴,帶頭找資源、組織一些事情,發揮影響力,」一手催生節能巡邏隊的台灣愛普生品牌暨企業事務部協理王玲?說,接下來,他們還要往中南部,以及中小企業推廣這項服務。

四問:最方便的方法是成立基金會做CSR,專人為企業對外做形象?

● 企業社會責任(CSR)要內化為公司基因,而不只是基金會或上位者的一次性作為。

聯合勸募秘書長周文珍觀察,企業做社會公益,不該是灑花粉式的雨露均霑,也不只是捐款或舉辦展覽、競賽;而要和核心能力結合,動員內部資源,甚至是上下游供應商,共同對特定議題長期投入。

「天下企業公民」中,許多企業動員內部資源和發揮創意,鼓勵員工投入:如英特爾的員工每付出十個志工小時,英特爾基金會就相對捐出一百美金。

二○一○年台灣英特爾的員工就共付出了四千志工小時,有超過一半的員工參與率。一些企業更已經有了有薪志工的制度,如大型企業的光寶科技和中堅企業的中聯資源等。

而許多「天下企業公民獎」得主更因為長期投入社會參與,甚至內化成了公司文化,出現了由下而上的員工自發投入。

五問:企業公民如何面對勞動檢查,甚至行政裁罰?

● 面對勞動檢查,更重要的是資訊透明與改善機制。

去年,過勞死亡、傷病的議題頻傳,勞工的基本權益愈來愈受到重視。勞委會展開了密集的勞動檢查,許多高科技業都受罰。

而今年光是上半年,勞委會就裁罰了上千家企業;下半年,更將再檢查一萬家次包括服務、金融、運輸等行業,確認是否有超時工作,與未依法給付延時工資的情形。

「行政裁罰當然是影響企業社會責任的因素之一,但也需要總體評估,」勞委會副主委潘世偉說道。

以道瓊永續指數(DJSI)為例,「媒體與利益關係人分析」(Media & Stakeholder Analysis)就扮演了守門人角色。

當受評企業發生勞工、環境或消費者爭議時,專家群會針對事件本身所引起的社會關注程度,與企業危機處理的妥適性,進行全面檢視。

東京電力公司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核外洩不只是導致了環境與員工健康等重大災難,東京電力本身更在危機處理上毫無章法,最後被剔除於道瓊永續指數亞太成分股之外。

勞動檢查的頻繁,反映了社會對於企業承諾的標準正在提高。

和人一樣,企業也隨時存在著犯錯的風險,因此「天下企業公民」的評量,除了了解企業本身有無行政裁罰紀錄外,還以題組方式了解企業本身是否「知錯」、「能改」。

「知錯」意味了縱使是負面資訊,都勇於揭露,以更大的透明度爭取社會信任。「能改」則是檢視被裁罰的企業有無提出後續的改進作為,避免同樣的錯誤一犯再犯。

由四大領域著手,台灣企業在社會責任(CSR)上愈來愈成熟,卻也背負更多期待。

例如,中華公司治理協會副理事長陳春山指出,根據產服基金會調查,台灣上市公司中僅有八%發行CSR報告書,遠落後於日本(三五%)及中國(三三%)。

而今年初重創台灣食品業形象的塑化劑事件,以及動搖台塑集團根基、一年七次失火的嚴重環保工安事件等,都彰顯社會對企業的信賴,須來自企業日復一日不容鬆懈的自我要求和社會責任(CSR)。

CSR四個面向的每一個面向,都不僅是企業對社會的責任,更是企業維繫社會信任和維持競爭力之所必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