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物流:司機們「跑」出來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陳慧珊

「你知道我們司機第一次拿到卡片,那是哭得唏哩嘩啦!」新竹物流CSR總監王俊凱說,司機們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可以收到教師們的感謝...

「物流業從來就不是聖誕老公公,我們都是麋鹿,」新竹物流CSR總監王俊凱幽了公司一默,卻也貼切傳達出物流業在台灣,仍是個沒有聲音、沒有個性的產業。

儘管工作性質就是為人作嫁,甚至還有著3K產業(日語辛苦、髒污、危險)特性,但你知道嗎,這樣的產業特質做起CSR來,可是有著「非我不可」的獨家魅力。

負責操刀新竹物流CSR專案的王俊凱,簡單二句話說出物流做起CSR所扮演的關鍵地位:「如果今天起新竹物流不再支持一個CSR專案,明天開始它大概就會停擺。」

舉個例子,在全台捲起閱讀與書籍流通的「愛的書庫」,主辦的台灣閱讀基金會背後,正是有新竹物流默默地幫忙建置「愛的書庫」物流系統。因為有了新竹物流的串聯,老師們不用親自去書庫搬沉甸甸的書箱,不管借書、還書,都由新竹物流免費運送,提高老師的借書意願。經過這些年不斷修改系統,現在新竹物流已經能做到收回還書後,這箱書可以直接送往下個候補借書者手上,無須回到書庫再重新派送,不僅縮短等候時間,降低運輸成本,也間接消弭了地理意義上的偏鄉。試想,這「愛的書庫」若缺了願意搬書、運送的司機大哥,愛還能傳遞多久?

另一個經典例子,則是食物銀行。王俊凱解釋,當初會投入食物銀行,是因為新竹物流常幫外商客戶處理原物料的集散、運送,甚至銷毀。這些無緣上架的食物或日用品,有些屬於有效期限少於六個月的「即期品」,有些則是包裝外觀稍微破損,即使品質無虞,還是逃不過銷毀命運。新竹物流不捨資源還有利用價值就直接報廢,一邊與外商客戶溝通,爭取物資捐助,另一邊則找來聯合勸募幫忙媒合有需求的社福機構,而新竹物流則居中扮演物資轉運站角色。

「做了幾年以後,現在從雲端上就能看到供給名單有什麼、需求有什麼,等雙方進行媒合,媒合好就送到新竹物流倉儲。我們每一季做集貨、整理,三天就可以搞定了。」王俊凱驕傲地說,這就是物流專業。

除了物流方面的專業,硬體的管理與維護也是新竹物流的看家本領。當年,因為看上行動舞台的活力、創意,以及高機動性,新竹物流結合紙風車劇團,將卡車改造成行動舞台車,合作推出「台灣鄉村卡車藝術工程」,要把表演藝術帶到全台各鄉鎮村落。

不同於一次性的硬體捐贈,新竹物流除了捐車,也一同承攬下行動舞台車的車體保養、運行、管理等工作。換句話說,新竹物流捐獻的,是表演平台。「很多人會以為捐一、兩台卡車就結了,那司機、保養怎麼辦,總不能要受贈單位因為你的好意還得增加支出吧?」王俊凱說出許多企業捐贈背後盲點的同時,也點出一樁CSR專案若有物流業加入是多麼迷人。

被問到如何說服司機們去做這種一般被認為是「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王俊凱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提起新竹物流總公司一度拒收「愛的書庫」的感謝狀故事。「感謝公司是沒有用的,因為它跟現場是脫鉤的,」王俊凱說,後來新竹物流和「愛的書庫」達成協議,建立另類的感恩模式,就是在每年教師節時,「愛的書庫」會送司機們卡片,「愛的書庫」的班級教師也會舉辦活動邀請司機去參加。

王俊凱形容司機們收到卡片時的情景,「你知道我們司機第一次拿到卡片,那是哭得唏哩嘩啦!因為在他們求學經驗當中,他們對學校的回憶通常不會太好,」他說,這群司機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可以收到教師們的感謝,這不僅更讓他覺得這是他份內的事,更開始會對自己的行業感到驕傲。

從本業延伸,站在基層角度探索參與社會方式,並堅持讓光環回到從業人員,新竹物流完美演繹企業與社會是如何透過CSR共創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