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劉世慶:CSR報告書好難寫 如何面子裡子都賺到?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劉世慶

從2015年開始,金管會要求部分上市櫃企業要編CSR報告書。對企業而言,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別是對從未發表過的公司來說,負責的部門人員相信都歷經一段艱苦的過程。

台灣從2015年開始,金管會要求實收資本額100億以上之上市櫃企業都要編撰CSR報告書,從2017年起,資本額50億以上的企業也都納入規範對象。政治大學商學院信義書院與業界管理顧問公司共同合作蒐集全台報告書[1],2015年自願性與非自願性共有384本報告書,2016年增加到458本,可見法規的要求帶動了台灣企業發表CSR報告書的成長趨勢。

對於企業而言,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別對從未發表過的公司來說,負責的部門人員相信都曾歷經一段艱苦的過程。缺乏足夠的資料、撰寫時間太過倉促、社會績效不易呈現、上級主管沒有全力支持、負面資訊是否揭露等等挑戰,讓CSR顧問的需求大增,許多公司紛紛尋求外部專業輔導,好寫出一本優質的報告書。

CSR報告書,能創造外部與內部的效益

雖然過程辛苦,但CSR報告書能創造的價值卻很值得。提升企業形象、跟外部利害關係人進行溝通、回應法規的要求、獲選CSR獎項等等,都對企業有好處。有趣的是,企業感受到的報告書功用,大多偏重組織外部的價值創造。這也導引出一項值得探討的問題:如何讓報告書產生更多的效益?
   
國外一份CSR研究[2],訪談了35家加拿大企業的CSR管理人員,詢問他們如何在公司內部使用報告書。結果發現,報告書確能為企業內部帶來許多價值。在員工方面,企業可藉此對員工進行永續教育,經由報告書讓員工更認識公司。尤其是在大企業中,員工通常不瞭解其他部門,透過報告書能增進對其他部門的瞭解。報告書也能提振士氣,讓員工對公司的永續表現感到驕傲與認同。

報告書還可以當成一項管理工具,協助企業更有效率辨識公司在永續上的重大性 (materiality) 議題、在非財務績效上進行紀錄與管理、協助企業未來發展整合性報告。

其他的價值也會因不同部門而產生不同功效。行銷部門會利用報告書讓客戶了解公司的永續理念與表現,努力提升客戶對公司的認同,以俾獲得更多訂單。財務部門則將報告書提供給投資機構,讓投資人能對企業進行較全面性的評估。

報告書不是只用來當成企業形象的包裝紙

當然,要讓報告書發揮價值,必須建基在正確的CSR心態上,撰寫時也需要依循原則。例如,台灣企業就是依循GRI框架[3],以平衡性、可比較性、準確性、清晰性、可靠性、時效性等原則,來確保報告書的品質。如果企業只為應付法規,或只將報告書當成企業形象的包裝紙,都可能讓企業感受不到報告書的價值,也就容易把撰寫報告書當成苦差事,而無法品嘗到用心發展報告書的成果。

相反地,致力推動永續發展的企業,在撰寫報告書的過程中,會讓自己不斷檢視各項CSR指標績效,並想方設法加以精進,最終在產品與服務上,融入更多社會與環境考量的創新,如此方能回饋到企業的營運,顧到面子,也賺到裡子。


參考文獻

[1] CSRone永續報告平台、政治大學商學院信義書院、資誠聯合會計事務所,2017年3月,《2017年台灣永續報告現況與趨勢》。台北,CSRone永續報告平台、政治大學商學院信義書院、資誠聯合會計事務所共同出版。

[2] Searcy, C. & Buslovich, R, 2014. Corporate Perspectives on the Development and Use of Sustainability Reports.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21: 149-169.

[3] 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 2016.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guidelines: Version 4.0. Amsterdam: GRI.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