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跳舞也能拿下服務業金牌?一揭日本寶塚歌舞團「真面目」

圖片來源:寶塚歌舞劇官網

作者:姚巧梅

舞台燈光倏然暗下,只見一身華服、金髮直瀉而下的瑪麗皇后,孤身走上樓梯,身著白衣黑褲的奧斯卡站在樓梯前,唱著憂傷輓歌‧‧‧這是日本寶塚的經典劇碼「凡爾賽玫瑰」,歷史比自1981年上演的百老匯長壽劇「貓」還要悠久

舞台燈光倏然暗下,聚光燈下只見一身華服、金髮直瀉而下的瑪麗皇后,孤身緩緩走上樓梯,身著白衣黑褲的奧斯卡站在樓梯前,唱著憂傷的輓歌,直至瑪麗皇后的身影沒入黑暗中,黑色布幕跟著落下,哀泣的歌聲凝聚在空氣中。不一會,台下響起熱烈掌聲,久久不停。

這是日本寶塚歌劇團的經典劇碼「凡爾賽玫瑰」,以唱跳俱佳的反串女角、龐大的歌舞群、華麗考究的服裝與舞台,集寶塚的形式美之最,自1974年首演以來,迄今已經超過40年,上演2100次,觀眾超過510萬人。歷史比自1981年上演的百老匯長壽劇「貓」還要悠久,但仍舊是票房保證,2015年來台公演,雖然票價不貲,卻是秒殺賣座。

靠歌舞拿下服務業金牌

不僅是「凡爾賽玫瑰」,基本上寶塚開演期間,不管演哪齣,都是一票難求,最好事先預購,若前一天到現場購票,可能只剩最後一排站票、甚至向隅。根據日本媒體報導,寶塚去年全年總進場人數超過270萬人(相當於台北市的人口),備受歡迎,甚至在去年拿下日本服務業滿意度最高的冠軍寶座。

根據日本「服務産業生産性協議會」以問卷詢問12萬名消費者後做出的日本版顧客滿意度指數(Japanese Customer Satisfaction Index,JCSI),在32個業種421家企業中,總部位在關西地區的寶塚首度拔得頭籌,第二名是同為娛樂業的劇團四季,第三名是3C連鎖店Yodobashi,第四名是連鎖商務旅館Richmond Hotels,第五名則是保險公司CO‧OP共濟。

靠著唱歌跳舞獲選服務業金牌?有點難以想像,但深入分析JCSI的資料,不難理解這個結果,因為寶塚在感情指標(興奮、吃驚、愉快、享受)上,凌駕對手劇團四季。在顧客忠誠、價格策略、顧客滿足度、企業品牌、樂意推薦、全體品質等六項指標上,也有優異表現,因此被認定對社會與地區有積極正面的貢獻。

提供歡愉的夢舞台,是寶塚的真面目

寶塚的「真面目」帶來居高不下的人氣。「真面目」是日文特有的漢字,意思是「認真、頂真」。3小時的表演中,含95分鐘戲劇、55分鐘歌舞表演(加中場30分鐘休息),節奏緊湊表演繁複,無不讓人覺得值回票價(票價為2000日圓~12000日圓),走出劇院的觀眾臉上,幾乎都帶著意猶未盡的微笑。

1913年成立的寶塚歌劇團,隸屬於阪急電鐵公司,創辦人小林一三要求演員謹守「純情、正直、無垢」的形象,不僅技能要佳,也要磨礪品格。粉絲以平均44歲的女性(佔96%,男性4%)為主,明星有自己忠誠的粉絲團,是寶塚的特色之一。

這個全世界唯一由未婚女性組成的歌舞團,提供了一個既虛擬又真實的世界。在一天裡的3小時中,女性觀眾們全神貫注在遠離日常生活的封閉空間,拋卻塵寰繁瑣,如醉如癡,心靈獲得洗滌與療癒。

在東京有樂町的寶塚劇院前,一個婦人帶著兩個青春期女兒從福島市搭新幹線,趕來看戲,為心目中的偶像助陣。「我們是福島受災戶,也是寶塚的粉絲。因為有寶塚,我們撐過來了,包括我女兒,她在學校曾被霸凌,」母親毫不避諱地說。

在講求同調的日本社會,來自核災區的孩子吃盡了苦頭。媒體曾報導,他們被同學說身上帶有細菌,甚至上課被老師諷刺:「看哪,不用點燈,他們的身上自然會發光。」

東有東大,西有寶塚

寶塚的戲劇表演就算是悲劇,但最終必以歡樂熱鬧的歌舞終結。這樣的劇情安排,對如這母女三人的「鐵粉」而言,是一種心靈撫慰。寶塚給的不僅是歡愉的舞台,更像是一個令人忘憂的平等天堂。一個劇團能做到如此,無怪乎日本人會說「東有東京大學,西有寶塚劇團」。

今年已經103歲的寶塚,靠著怎樣的續航力,撐起這個「讓人驚喜」的能耐?除了台前賣力演出的演員之外,幕後的編劇也功不可沒。
 
跟以長期表演同一齣戲的勁敵劇團四季(他們連續演了500場的「貓」)不同,寶塚堅持新作主義,不斷推陳出新,專屬的編劇家一年需撰寫25本新劇本,累積至今已有2500本,全收藏在專屬圖書館池田文庫內。劇本題材不拘,不分國界。文學,歷史、音樂、戲劇、電影、電視劇、歌舞伎、漫畫和動畫、遊戲都可採納,包括美國著名文學《飄》、日本古典《源氏物語》、華文武俠小說《楚留香》。

發揮實驗精神,連電玩都能演

編劇要訣是發揮實驗精神,製作出符合時代的作品。傳統與現代、科技與唯美、時空交錯、亦詼亦莊,讓觀眾眼界大開,不易厭膩。和寶塚合作過的企業,包括推出《快打旋風》、《惡靈古堡》等經典遊戲的電玩軟體公司卡普空(Capcom)、Hello Kitty的母公司三麗鷗等,都對寶塚編劇家的熱情感到佩服。

改編自卡普空熱門遊戲的「逆轉裁判」,正是如此。主角是個熱血律師,協助被扣以莫須有罪名的被告無罪開釋,是寶塚的熱門劇目之一。在玩家以男性居多的遊戲界,如何開拓女性客群原是卡普空的大課題,但透過寶塚曼妙的歌舞劇改編,不僅提升了女性對遊戲的認同,而寶塚的表演也為觀眾帶來視覺和心理上全新的享受。

為何寶塚會改編電玩遊戲?原來,寶塚幹部參加卡普空為「逆轉裁判」舉辦管弦音樂會時發現,電玩遊戲也能有高水準的音樂,並發現甚獲女性喜愛,因而開始著手企劃音樂劇,指定劇本家鈴木圭負責。在日本,原作者通常不喜他人代編劇本,但卡普空發現鈴木本身就是這個遊戲的愛好者,深諳遊戲的世界觀,因此才同意改編。

華麗的感官體驗,對觀眾承諾的職人精神

歌舞劇分兩部,一是蒐集證據的調查情節,以華麗的音樂劇呈現,另一部則是律師為被告辯護的法庭戲,以戲劇形式表現。當律師高聲喊出「我反對!」的剎那,是這齣戲最劇力萬鈞、感人的一刻。最後不忘安排原著沒有的女性上場,增添無限浪漫氣息。

「真不愧是寶塚啊,」卡普空遊戲軟體「逆轉裁判」製作人江城元秀說,「劇情的張力十足,讓人心跳加速、興奮不已。」

雖然只是3小時的一齣戲,但寶塚卻讓觀眾如痴如醉,暫時脫離真實生活中的困頓,將娛樂業該有的服務做到淋漓盡致。炫目的歌聲舞蹈,傳達的不僅是華麗的感官體驗,更展現出對客戶承諾的職人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