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朱竹元:做自己擅長的事回饋社會 更有價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朱竹元

很多企業主只要一聽到CSR,就連忙說明公司已經捐了多少錢。捐款不是壞事,但CSR應該從核心能力出發,與本業連結,並進一步深化價值

很多企業主只要一聽到「企業社會責任」(CSR),就連忙說明公司已經捐了多少錢。捐款不是壞事,但我認為,CSR應該從核心能力出發,與本業連結,並進一步深化價值。

以華碩的「再生電腦數位培育計畫」為例。華碩回收廢棄電腦後,先將可用零件重新組裝、更新軟體,使原本要報廢的電腦得以再利用;再生之後的電腦則送給偏鄉或海外弱勢團體。同時,為了讓這些再生電腦真正「被需要」,華碩還提供軟體課程,提升使用者電腦技能。

華碩本業是研發、設計電腦,讓廢棄電腦重生正是結合核心能力的CSR做法。而且此一循環再生所產生的效益,不僅可減少廢棄物、創造產品再利用的價值,還能讓沒有數位經驗的人有接觸學習、增加技能的機會。而除了邀請員工投身志工協助教學,受贈者在接受培育之後也能成為志工一員,形成共好的價值循環。

在得知華碩的再生電腦案例後,我們認為這樣的案例應該要衡量社會價值。企業為什麼要投入成本做回收?為什麼要花錢把再生電腦送出偏鄉或海外?這些投入究竟創造什麼樣的報酬?因此我們和華碩溝通,用SROI(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社會投資報酬)為這個計劃計算社會影響力。結果發現,華碩每投入1元,能創造高達3.61元的社會價值。

幾年前,PwC UK買下事務所附近的百年消防站,邀請公益團體及公部門一同合作,把這座荒廢近百年的消防站改造成公益餐廳,並開設廚師訓練課程。後來PwC UK就運用SROI,算出該計劃執行的2011年至2014年間,每挹注1歐元,可以產生1.57歐元的社會影響力。

我想和大家溝通的是,社會面專案不是刻板印象中所認為的成本,而是能替企業創造出有形與無形價值,甚至可以貨幣化衡量。專案如果可以衡量出價值,不僅讓公司得以思考專案帶來的效益,也比較能取得董事會或利益關係人認同。

但衡量之後呢?最重要的是,企業還是要回歸行動初衷。既然有心回饋,如果能和本業結合,做自己擅長的事,也許發揮的效益會比捐款更高。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