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企業公民獎TOP100專訪】電信業比航空業還耗能!遠傳用環境教育來做CSR

圖片來源:遠傳電信提供

作者:顏和正、洪詩宸

六月初夏夜,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有一場特殊的音樂會: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與歌手合作演出經典民歌。不過,獨特不是因為古典流行的跨界合作,而是因為這是場「無痕」演唱會

【天下企業公民TOP100系列報導】 「CSR@天下」特別邀請天下企業公民獎得主,分享他們推動CSR的策略、做法、與甘苦談。藉由他們的經驗分享,期望讓更多人了解台灣企業在CSR上的付出,並啟發更多的企業共同擴大CSR的影響力。

六月初夏夜,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有一場特殊的音樂會: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與歌手合作演出經典民歌。不過,獨特不是因為古典流行的跨界合作,而是因為這是場「無痕」演唱會——不使用一次性製作物,以電子化取代紙張,沒有傳單也沒有舞台背板,而是用LED投影取代,做到不留碳足跡的「無痕」。

「我們連便當都用鐵盒,不是免洗餐盒,廠商得回收便當盒,所以歌手都得趕在七點前吃完,」負責推動企業社會責任(CSR)的遠傳發言人郎亞玲笑著說,「推動減碳環保是我們CSR的主軸之一,我們所有贊助的活動都會要求做無痕。」

電信業與環保,看似沒直接關聯,但其實有個多數人不知道的事實:電信業的耗電量比航空業還多!「我們的網路資料中心(IDC)、還有基地台等,都需要吹冷氣,耗電量很大,所以我們很重視綠能環保議題,」郎亞玲解釋。

除了環保之外,遠傳的CSR還有另一支箭,就是推動社會關懷。除了利用廣佈全台的門市據點,發揮核心的行銷能力,協助慈善單位義賣募款之外,遠傳還深入校園,推動青少年的情緒管理教育。「我們賣的就是溝通,培養溝通能力也是我們可以著墨的地方,例如教小孩怎麼跟爸媽說愛,」郎亞玲說。

從推動綠化無痕、到教小朋友如何說愛,遠傳的CSR活動琳琅滿目,看似毫無關聯,但其實都跟公司的品牌精神與核心競爭力串在一起。遠傳的CSR策略是什麼?又是如何號召全公司動起來?以下是遠傳電信發言人郎亞玲、經理林孟儀、資深專員何思緯、施馨堯的專訪。

問:遠傳的CSR策略是什麼?

我們從兩個面向來思考CSR:一、公司營運對社會造成哪些衝擊?二、哪些是和自己產業有關,或是我們能發揮影響力的領域?從這樣的思考,我們的CSR大致可分成四個方向。

第一個面向是環保,因為電信業其實是高度倚賴能源的產業。根據美國國家礦業協會的一項研究指出,全球行動通訊網路每年耗電達1.5兆度,相當於德國與日本總用電相加,消耗的能源比全球航空業還多出50%,所以我們積極倡議低碳環保的議題。

第二個面向是青少年關懷。因為我們本業就是賣「溝通」這件事,所以我們跟董氏基金會合作,進入國中小校園為學生上情緒教育的課,教導他們如何溝通表達愛。這也是一種心靈環保。

第三個面向是縮短數位落差。我們下半年即將跟台大葉丙成教授合作,結合他開發的PaGamO與我們核心的電信數位能力,線上免費提供偏鄉小孩參考書。

第四個面向是為慈善團體義賣募款。這是我們在還沒有很完整的策略之前就開始做的,因為我們有強大的行銷能力,可以利用門市協助兒童福利聯盟募款。我們曾經算過,遠傳一年約可幫他們募到四成募款。

我們零零散散還有很多計畫,但是主要核心還是連結環保。

問:如何執行環保相關的CSR?

我們的環保不是撿垃圾或回收,而是做環境教育,尤其針對小朋友,因為環保意識要從小培養。由於資源有限,我們著重在小五到國三青少年的環保意識。除了長期推動的綠繪本活動,由遠傳志工進入校園推廣環保知識,各年度也有不同的專案。

例如,2015年空汙議題很嚴重,我們去10所學校和小朋友互動、訪問他們。當時有位住彰化的小朋友說他們家有種西瓜,但西瓜長不出來。後來我們發現,這個問題的確是空汙造成的,我們很驚訝小朋友居然有這樣的觀察能力。後來我們帶著他們動手做防毒的面具,在台北也辦了一場兒童高峰會,邀請各縣市的長官過來參加,希望發揮影響力,改善環境。

我們還透過其他方式來推廣綠色概念,例如今年推出的百萬綠行動,號召消費者在日常生活中落實綠色做法,還有無痕認證也是。

問:什麼是無痕認證?

國外很多大型活動,例如奧運,都會做碳中和,透過碳權交易或是無痕方式減少產生的碳足跡。在台灣,環保署也有做無痕認證。

因此,這次在大安辦音樂會時我們就要求不要印傳單,而是用QR Code或是LED屏幕代替。四月記者會時,也申請了無痕認證,現場除了一張新聞稿之外,沒有使用任何紙張,舞台也沒有背板,都是以LED的方式展示。因為很少企業去申請無痕認證,多半是政府機關辦活動時會申請,那次環保署還派人查核,沒想到我們是玩真的。現在如果有外部單位來找我們贊助,我們都會要求對方要這樣做,把環保概念推廣到合作單位。

問:遠傳在推動CSR,內部的組織與預算如何安排?

我們有一個專職的CSR專責秘書處,隸屬於公共關係處之下,共有5個人。這個單位直接向總經理報告,讓我們能以Top-Down的方式,去推動CSR。

此外,公司在2011年成立了CSR委員會,由總經理擔任執行長,但因為CSR領域跨越公司各部門,為了促進協調溝通,我們在2014年又依據業務分成了四個跨組織的CSR虛擬團體:Go Prosperous(成長力)、Go Innovative(創新力)、Go Caring(溝通力)、Go Inclusive(影響力)。這4G是各單位除了營業項目之外的任務分組,依規定每一季都要跟總經理報告。

Go Prosperous和Go Innovative,這2G的目的是要讓公司營利,Go Caring和Go Inclusive則是回饋做社會。如果沒有前二者,遠傳就不會在;但既然取之社會,就應用之社會,跟社會建立連結,所以後二者也不可或缺。

CSR 4G的領導人是公司的幾位副總,因為位階夠高,所以能跳脫各個組織原來的目標,打破組織間的藩籬,達到跨部門的整合。例如,Go Caring負責的是關心社會、客戶這一端,裡面就包含品牌、客服、CSR部門。前兩年台灣天災不斷,但是我們一直沒有建立重大災害的應變流程,後來透過Go Caring跨組織建立一個SOP,例如IT部門要在多少時間內維修好基地台、或是推出受災戶的減免方案。如果沒有這個機制,即便有單一部門想做,也會因為沒有其他部門的資源而做不到。

問:CSR在內部怎麼溝通呢?

每位剛進遠傳的新人,在新生訓練時都得上CSR課程、觀看遠傳的志工影片。公司每年也有一天志工假,鼓勵員工參與遠傳的CSR活動。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高階主管的認同與參與,尤其我們總經理本身很支持,無論CSR的記者會或活動,她都親自參加。例如去年台南大地震,她親自到現場了解狀況,並擔任遠東集團賑災小組的召集人。

當公司很在乎的時候,下面的人當然也重視。自2015年起,我們透過每季的town meeting(全公司帶人主管參加,約300~400人)溝通CSR議題,每年度的員工大會上總經理也會強調CSR的重要性,CSR秘書處更是透過每一次的活動與員工溝通,讓員工不只是參與活動,也了解CSR的發起緣由。今年CSR年度活動「寶衛地球,讓愛遠傳」也串連公司各部門共同發想減碳計畫,希望讓CSR的因子能注入在每一位員工的DNA中。

我想,做CSR最重要的還是由上向下的力量,上行下效才會有成果。

問:推動CSR的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其實我們在招募志工時沒有太大問題。在門市端,CSR的參與是能否爭取優良店長的績效之一。總部這邊則以鼓勵性質為主,但我們總經理其實曾在主管會議中,直接告訴主管這也會列入績效考核,可以說有點軟硬兼施。

但在蒐集CSR相關資料時,就會遇到困難。一開始各單位都不想給資料,因為多少有人覺得我們拿他們的好成績去報獎,功勞都在我們身上。所以我們得透過不斷溝通,在會議上告訴他們這是全公司努力的結果,讓大家有共榮感。加上每年都會固定要數據,久了他們也知道要蒐集哪些資料。

辦活動的時候,也會遇到單位反應冷淡的狀況。例如我們推動無痕綠生活,跟很多部門談論一些方案,一開始大家說好,但後面可能就會討價還價,例如原本訂的三個方案只做到一項。這得藉由每一次的溝通,讓大家認同這是該做的事。

這些挑戰反映出要樹立CSR風氣並不容易,我們雖不定時會在公司內宣導CSR活動,但仍發現許多員工並不了解、甚至不知道CSR的意涵。因此除了單向宣導外,還必須不斷與各部門員工溝通,這是CSR團隊面對最大的挑戰。

問:有沒有令你們感動的經歷?

我們在偏鄉做環境教育已經3年,最近訪問了一個偏鄉小朋友,他說以前不會做資源回收,但是現在會叫家人一起做,因為他認為這是應該的。

環境教育這件事,不像捐款立竿見影,是一個長期的目標,所以即使只是聽到一個人有這樣的改變,還是蠻感動的。

問:會給想做CSR的人什麼建議?

投入的領域跟議題很重要,要清楚什麼要做這件事情?這件事情跟企業本身的關係是什麼?效益、影響力又在哪裡?因為這就是你的策略,如果連綱要都沒有,做法上就會顯得很凌亂。這也是我們一直在修正的。

我們最近嘗試與聯合國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接軌,因為現在社會問題都不脫離那些指標。現在我們每次辦活動,就會去檢視有沒有呼應這個發展方向,然後不斷調整。

另外,要有互惠關係,讓參與的人覺得他也有好處。例如,我們透過將不同部門的產品與服務,融入CSR的活動,提供參與的誘因。在無痕綠生活中,我們結合了內部的Friday shopping線上購物平台,替他們帶來流量。如果能夠跟自己的商業結合,不僅是做活動,還能夠得到宣傳曝光,他們就會有更大的動力。

(CSR@天下實習記者洪詩宸整理)


《遠傳電信小檔案》
♦2016年天下企業公民獎排名:大型企業組第8名
♦構面分數
公司治理:9.05
企業承諾:8.63
社會參與:8.62
環境保護:8.90
平均總分:8.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