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企業公民TOP100專訪】普萊德:CSR從需求出發,讓人幸福才有溫度

圖片來源:鍾士為

作者:顏和正、洪詩宸

如果你在公司服務十多年,一路晉陞到高階主管,卻因家庭因素得搬到200公里之外的城市。在公司與家庭間,你會如何選擇?

【天下企業公民TOP100系列報導】 「CSR@天下」特別邀請天下企業公民獎得主,分享他們推動CSR的策略、做法、與甘苦談。藉由他們的經驗分享,期望讓更多人了解台灣企業在CSR上的付出,並啟發更多的企業共同擴大CSR的影響力。

試想一下:你在公司服務十多年,一路晉陞到高階主管,卻因家庭因素得搬到200公里之外的城市。在公司與家庭間,你會如何選擇?

這是兩年前普萊德科技的真實案例。當時這家網路通訊設備商的歐洲業務主管,正面臨了這樣的困境。但普萊德讓這位女性主管不用選擇:遠距上班!平時利用線上影音溝通,只需定期或客戶來訪時,回台北上班就可以。「你就想著她的需求,能不能為她找到一個有溫度的解決方法,」普萊德副總經理許華玲笑著道。

這就是普萊德的CSR:從需求出發,解決需要被解決的問題。「CSR不是先發想什麼東西再去做,而是從環境的需求出發,可以做些什麼讓事情更美好,」許華玲說。

營業額約新台幣13億元、以自有品牌打進國際市場的普萊德,公司規模雖不大,但在CSR上卻有傑出表現,自2007年開始,每年都入選天下企業公民獎。有趣的是,當年第一次被邀請參加評選時,他們對CSR都還不甚了解。

許華玲回憶,當時宣佈得獎後,她打電話給人在德國參展的董事長兼總經理陳清港(也是她的丈夫)報告好消息,結果他反問:「什麼是CSR?」而現在的陳清港,卻花很多時間到處推廣CSR的理念與做法。

從不知道到倡議導師,普萊德的CSR一路如何走來?過程中面臨了什麼困難?以下是普萊德副總經理許華玲、總經理室特別助理施淑謹的專訪。

問:普萊德推動CSR的緣由是什麼?

2007年,我們收到天下邀請參加CSR評比。我原本認為CSR是大企業的事,跟小公司沒關係。但是翻了一下問卷卻發現我們都有做,因此想藉問卷將公司資料結構化,跟做ISO認證一樣。

每年一次的問卷很有幫助,因為我們沒有太多時間研究CSR,就是各部門日常在做。問卷讓我們知道現在有哪些CSR議題,譬如經濟面、社會面、環境面等構面。

問:你們有怎樣的CSR策略?

CSR的發想來自於需要,不是先發想一個什麼東西再去做,一定是環境有需求,我們看如何能滿足需求。CSR的大道理,我通通講不出來。但如果問我為何做這件事,我都講得出來,因為CSR是根據需求而來,並不是因為CSR規則才去做。

例如,為了員工覺得健檢很容易,我們把超音波和骨質密度等器材搬進公司裡,去年也開始邀請慈濟的家庭醫學、中醫、復健科主任定期請到公司,讓員工在公司內就能諮詢專家。

我們做品牌行銷,自己沒有工廠,所以會要求供應商拿到環保認證。我們行銷歐美,客戶也會要求,這不是因為CSR,而是世界潮流就是如此,非做不可。當全世界都在長大,你怎麼可能不長大。

公司治理也是第一年就跑去認證。因為我們希望透過認證,看看還有什麼地方沒做好,就這樣子而已。經濟面的話,企業一定要獲利,要想辦法跟上經濟的腳步,否則公司就對不起員工、股東、客戶。只有我們越來越好,他們才有可能越來越好。

問:那麼社會參與呢?

在社會面,因為我在大學加入山地服務隊,所以比較關心教育議題,最後決定投入課輔,針對心理受創的小孩子進行心靈輔導。我們從晨間補救教學開始,安排一對一或三的小組輔導,課間再安排小團體遊戲治療,有些學校甚至還有課後輔導。

我們找心理師、社交師、募集志工老師,自己製作教材,針對不同學生與地區,推出許多專案,包括小農夫、兒童志工、打太鼓、童軍團等。例如,一般印象中童軍多是資優生,這些小孩加入後卻表現優異,因為生活將他們訓練出很強的求生、煮食技能。帶上童軍領結後,他們的學習態度、行為都不同了,以前滿口髒話,現在也不講了。

學校最擔心資源無法長期挹注,所以我們都是承諾長期支持。第一個合作的新店中正國小,從2004年到現在一直都有持續合作。

問:很多人說CSR要跟本業有關,你覺得呢?

我們推課輔雖跟本業無關,但其實是應用企業的管理能力來推動。我們利用PDCA(Plan、Do、Check、Act)的專案管理方式與完整的表格,建立起SOP,讓想嘗試的學校能夠輕易複製,與檢視成果。

問:你們為此成立了公益信託基金,而非企業基金會,為什麼?
可能我們有點道德潔癖,因為當時聽到有人說基金會只是把錢從左邊口袋放到右邊,所以我們就成立了公益信託基金,只能針對教育目的使用,所有撥款都需透過信託單位核准。成立當時有1000萬現金與4000萬的公司股票,除了現金利息之外,還有公司配息,加上我跟董事長的董監酬勞,也全部捐出來。至於公司其他的CSR活動,則由公司預算撥給。

問:CSR的組織呢?

我們有CSR委員會,隸屬於董事會。CSR委員會成員來自各功能單位,例如環保就是PM、生產單位。我們不是因為CSR委員會要開會而開會,因為已經把政策融入平日工作中。委員會只是功能性組織,負責向董事會溝通,工作還是由各相關部門執行。

問:執行CSR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內部的溝通問題比較少,因為這已經是我們日常的一部分。我覺得重點是要讓員工覺得CSR是幸福的,如果讓CSR成為壓力,就會有溝通的問題,但幸福不會。

外部的挑戰來自供應商與工廠管理。雖然我們會輔導代工廠,但還是會遇到困難。曾有合作很久的供應商,一直無法拿到相關認證,最後只好結束合作。

社會面的話,會有一些心裡的掙扎。我們曾經跟兩所學校結束合作關係,因為跟校方的初衷想法不太相同。雖然孩子是無辜的,但因理念不同,所以不得不這麼做。

問:會給想做CSR的企業什麼建議?

我認為CSR是可以讓周圍的人感覺到溫度的,所以要從公司的根本文化下手。如果不是從凝聚共識下手的話,CSR很像條款。只是為了符合條款而做事情,裡面就沒有溫度。

我覺得創業一定要跟CSR結合。創業的一隻腳是獲利,一隻腳是CSR,如果兩隻腳沒有站穩,等企業壯大再整理CSR的資料就來不及了。如果一開始創業就了解CSR,企業比較容易長久。

(CSR@天下實習記者洪詩宸整理)
 

《延伸閱讀》
普萊德 弱勢學生的希望教室


《普萊德科技小檔案》
♦2016年天下企業公民獎排名:中堅企業組第2名
♦構面分數
公司治理:9.00
企業承諾:8.90
社會參與:8.83
環境保護:9.16
平均總分:8.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