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企業公民TOP100專訪】國泰金控:減重推太陽能 顧員工健康也拚地球永續

圖片來源:國泰金控

作者:顏和正、洪詩宸

國泰金在內部推動減重活動,只要員工減1公斤,公司就捐出100元,協助NGO蓋太陽能廠。將員工健康與地球永續結合的創意做法,背後隱含的是縝密的研究與龐大卻有條理的組織運作

【天下企業公民TOP100系列報導】 「CSR@天下」特別邀請天下企業公民獎得主,分享他們推動CSR的策略、做法、與甘苦談。藉由他們的經驗分享,期望讓更多人了解台灣企業在CSR上的付出,並啟發更多的企業共同擴大CSR的影響力。

減重與太陽能有什麼關係?在國泰金控,這兩個看似無關的議題,透過企業社會責任(CSR),巧妙地連結起來。國泰金在內部推動減重健康活動,為了吸引員工參加,只要員工減1公斤,公司就捐出100元,協助NGO蓋太陽能廠,讓他們能獲得穩定的收入。將員工健康與地球永續結合起來的創意做法,背後隱含的是縝密的研究與龐大卻有條理的組織運作。

下轄人壽、銀行、產險、證券、投信五大事業,共計數萬名員工,國泰金是全台灣第一大民營金控公司。在如此龐大的規模下,國泰金如何有效地將CSR推廣到集團企業,而不會出現尾大不掉的問題?當中有什麼訣竅?以下是國泰金控公關部協理廖昶超與CS team的專訪。

問:國泰推動CS的原因是什麼?

早期我們也做CSR,但比較是以捐錢為主。5年前50周年慶時,我們覺得CSR應該不只是這樣,應該要更全面從「永續」來看。所以我們的團隊叫做企業永續(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CS)團隊,不是CSR而已。永續面向非常多,我們分成責任投資、永續治理、責任商品、員工幸福、綠色營運、社會共榮,彼此互相串連,因為每個議題都是跨組,例如老齡就有員工、客戶、社會老齡,橫跨了三組。

問:國泰如何規劃CS組織?

CS Team的主任委員由金控總經理擔任,下面有總幹事與總秘書單位。國泰金控有人壽、銀行、產險、證券、投信五大子公司,五大子公司的總經理則擔任委員,他們下面有各自有執行幹事和秘書單位負責六大議題。

總秘書單位要協調各分公司,所以統一在金控公關部,主要任務是導入先進概念、議題、組織方式。每個議題跟各家公司都有關,沒有一個方向可以單一操作,所以將東西吸收進來後,還要透過層層溝通請各公司配合,任務往下分發給各公司。就像是雷達發射站一樣,將知識吸收並發射出去。

我們每次的CS會議都是上百人參加,一方面是因為集團規模大,另一方面是因為會議中討論績效只佔20%左右,剩下80%是討論趨勢和接地方案的發表,所以各子公司的人都會想要來聽。

問:所以實際上的方案是由各子公司自己去推行嗎?

以金控集團來說,我們有三大獲利引擎——銀行、保險、資產管理,分別對應了赤道原則、永續保險原則、責任投資原則這三大國際趨勢。金控負責訊息接收、發動、彙整,提供方向,詳細內容必須和各個子公司、小組串接,最後訂出四大主軸。

第一是再生能源跟基礎建設。國泰對再生能源投入非常多,現在我們是太陽能放貸第一大的銀行,相關經驗非常多,所以也會和基礎建設結合,發展綠建築。

第二是高齡化跟健康議題,社會老齡化和健康議題分不開。芬蘭的臥床率是14天,台灣是7年,非常嚴重,現在政府又希望壽險推出長照保險,這也是我們的核心。高齡理賠會是壽險公司非常大的負擔,所以我們也需要好好深思這個問題。

第三是女力議題。我們公司大約70%都是女性,所以這跟員工照護有很大關聯。擴展到客戶端來說,女力崛起也是個趨勢,女性消費力跟金融服務其實息息相關,國外有保險甚至針對女性設計產品。

最後是包容關懷議題,分成新住民和數位化發展。我們2005年時就投入新住民議題,很早就關心這個議題,現在計畫針對這些族群推出保單,和提供不同語言版本的契約書。另外還有數位化發展,因為數位化可以提供服務給原本沒有辦法接觸到的人,提升了金融的包容性。

問:赤道原則、永續保險原則、責任投資原則是什麼?

一般銀行在審理融資案時,通常只看財務面來決定。簽署赤道原則的銀行,則必須更全面檢視大型專案的融資。假設這個案子要埋油管,但會經過萬里長城,這就有潛在的文化遺產風險。當發現這種風險時,就必須跟對方談該如何減低風險,並且把這些做法寫在合約裡。

赤道原則的放貸門檻是1000萬美元,所以目前台灣簽署的銀行並不多,本土第一個符合赤道原則的是一個海洋風力案。聯合國數據指出,全世界在開發中國家的開發案,70%都是符合赤道原則規範,這點在亞洲金融中也很明顯,目前亞洲聯貸案通常會要求參與跟主導的銀行簽署赤道原則。

永續保險原則跟責任投資原則,相較於赤道原則更加簡略一點。永續保險是指在做保險業務時,必須把ESG(環境、社會、治理)等因素考量進去。責任投資也是一樣,銀行的投資或放貸必須考慮這三個因素,像是軍火業、賭博、色情等行業,就必須甚加考慮。

問:執行CSR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接軌的東西通常都很先進,所以很多時候不同公司、部門之間,對於同樣事件的重要性、急迫度的認定不同,只能夠透過不斷溝通來達成共識。

例如,總秘書處2012年就注意到赤道原則,但投資單位卻認為這會扼殺很多投資機會,所以不可行。因為事關投資決策,沒有辦法躁進,只能不斷溝通。

金控總經理、當時兼任銀行總經理的李長庚,注意到赤道原則在國際場合的重要性。但國泰文化講究共構、共識,即便他是總經理也不會強下指示。多半都是共同討論一段時間後,取得共識再往下走。後來我們現任的銀行總經理也發現簽署赤道原則之後,在國際聯貸案中會得到別人的認同,比較好說話。

問:會給想做CSR的企業什麼建議?

發心做,不要為了參加比賽而做,這才是真正的關鍵。很多企業會希望今年做CSR,明年就獲得外界的肯定。但其實中間研讀的過程,對一家公司來說才是最關鍵的地方。就算有些提案最後沒落實,但是過程中的討論和醞釀,其實最能為公司帶來價值。例如,我們從2012年開始研究赤道原則,去跟國外銀行請益、派人去海外學習如何實際操作,2015年簽署時就順利很多。

如果是公司的志工活動很難招攬的話,通常是因為員工認為他們需要付出太多。所以CSR活動要有創意,員工參與意願就會比較高。例如減重的案子,當初人資部門想要推動,卻不知該怎樣吸引員工,後來我們一起創意思考,加上公益性質後,減重成果比上個年度的12000公斤,又多了3000公斤。

另外,小企業和大企業不同。對小企業來說,CSR要跟他們的產品和服務結合,有主軸比較好推動。像是歐萊德的CSR,就跟產品有很大的結合。

對大企業來說,不要一直想著top-down,因為當公司的CSR還沒有很成熟時,上面的主管也需要觀望。所以對大企業的CSR部門來說,可以先嘗試做一個議題,慢慢擴大影響力,主管也才會願意讓你做更多事。這時候才能夠影響上面和不同部門。

(CSR@天下實習記者洪詩宸整理)
 


《國泰金控小檔案》
♦2016年天下企業公民獎排名:大型企業組第5名
♦構面分數
公司治理:9.50
企業承諾:8.90
社會參與:8.76
環境保護:9.06
平均總分:9.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