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型企業:利潤與利益能夠魚與熊掌兼得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侯勝宗

近年來,愈來愈多企業不再以追求利潤為唯一目標,開始思考如何也能兼顧股東以外利害關係人的利益。利潤與利益可以魚與熊掌兼得嗎?

2011年9月17日美國發生了佔領華爾街運動(Occupy Wall Street)運動。上千名示威者進入紐約華爾街示威,抗議大企業的貪婪,和財富日趨集中於少數人所導致的社會不公與不平等。這場「99%人民對抗1%富人」的運動,甚至發展成全球各地的「一起佔領」(Occupy Together)運動,蔓延至全球各地。

佔領運動的激情過後,全球企業也興起一波反省與自覺。近年來,愈來愈多企業不再以追求利潤(profit)為唯一目標,開始思考如何也能兼顧股東以外利害關係人的利益(benefit)。利潤與利益可以魚與熊掌兼得嗎?由美國非營利組織B型實驗室(B Lab)所發起的B型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認證,便是在此一全球脈絡下誕生的自覺性運動。

B Corp與社會企業,社會創新的實驗

想要宣稱自己是B Corp的企業,必須向B Lab申請認證。B Lab針對公司內部治理、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照顧和客戶影響力等五個面向,依產業類別、員工人數規模進行客製化的量化評估。總分200分,要80分才能拿到認證,且每兩年得重新認證。

無獨有偶,近年來台灣也興起一股社會企業風潮,許多創業家紛紛投入以商業模式與市場機制來調動社會力量,致力解決社會問題或改善人類和環境生存條件。此種不以謀取股東利益極大化的社會創新創業運動,雖然尚在萌芽階段,但勇於嘗試的實驗精神對後資本主義的未來,有著重要的意義。

法令配套與制度鬆綁,至為關鍵

這種由下而上的社會實驗,也需要政府由上而下給予支持與政策鼓勵,法令配套與制度鬆綁,至為關鍵。例如現行公司法第1條明確規定:「本法所稱公司,謂以營利為目的,依照本法組織、登記、成立之社團法人」。因為社會企業也是公司,若不以營利為目的,可能會落入違法的風險。

好在政府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正著手檢討相關法規。近來行政院主辦了一場諮詢會議,針對「社會企業是否納入公司法」的議題,邀集了經濟部、勞動部、學者專家、協會團體、業者及社群參與者共同討論。整場會議重點均圍繞在是否允許公司不以獲利最大化為唯一設立目的,政府如何放寬公司法規定,增訂公司得追求「營利以外」之目的,同時公司負責人執行業務「得適當兼顧」其他利害關係人利益。

兼善天下,王道精神對應霸道做法

事實上,中國人的一句老話「兼善天下」,正好可以貼切形容「企業不應只追求股東利潤極大化,也應兼顧其他利害關係人需要」的論點。企業家不能獨善己身、更要兼善他人的思維,正是宏碁創辦人施振榮與美國維吉尼亞州立大學達頓商學院講座教授陳明哲共同提出的「王道企業」之核心精神。

「王道」係源於中華文化的東方思維,對應的是西方資本主義的「霸道」。嚴格來說,王道是一種精神、一種文化,以此來看,企業的存在是要關懷「天下蒼生」,與西方過去因為只重視股東權益、慣於霸道行事的做法,有很大的差異。雖然目前王道精神並非主流,但王道企業的三大核心——「創造價值」、「利益平衡」與「永續經營」,卻是用來檢視現代企業的重要指標,因為企業在現代社會中往往扮演著至為重要的關鍵角色,例如鴻海集團擁有百萬製造大軍,對員工的影響力不下於國家的統治角色。

王道企業與創造共享價值

B型企業或社會企業,都強調企業要「兼善天下」,也可以稱為是「王道企業」,其主張也與西方策略學者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所提出的創造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相互呼應。

過往西方經濟學家主張企業必須在追求短期營利與長期價值創造中二選一。因為企業在競爭環境中,為了講求效率與降低成本,常常產生許多外部成本,影響層面通常擴及整個環境與社會。麥可.波特為了打破此種二選一的命題,提出企業存在目的可以重新界定為「創造共享價值」,不光只是為追求利潤。

「共享價值」認為企業在增強競爭力之餘,也可以同時改善所在社區的經濟與社會環境。簡言之,創造共享價值意指企業藉由投身於解決社會的需求與難題,不但可以創造經濟價值,也能創造社會價值,將公司的經濟成就與社會進步重新連結起來,這與B型企業、社會企業與王道企業追求的共榮共好精神十分相似。

事實上,不論是B型企業、社會企業或東方的王道企業,都一致強調創造共享價值與兼顧多方利害關係人的利益。或許各自出發點有所不同,但卻有一致的終極目標——促進企業成長與社會發展的共好與共善。

(作者侯勝宗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