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新南向 社企前進菲律賓種咖啡、做美甲

Shutterstock

和所有創業一樣,光原的起步困難重重,剛成立就碰上八八風災。為了讓農民安心,願意繼續種有機蔬菜,光原保證收購2年,扛起沈重的財務擔子。支撐光原走到今日的商業模式是什麼?

「你看這片白沙海灘多美,沒有人也沒有垃圾,」光原社會企業共同創辦人陳雅禎,滑着手機秀出菲律賓民答那峨(Mindanao)東南岸巴納嘎(Bananga)的照片。

別以為這是去世外桃源渡假,其實她是去菲律賓做生意,教導當地人用友善農法栽種咖啡、可可等作物,初期先由光原收購用自有品牌賣到海外,之後還將協助他們建立合作社,將通路經營移轉給農民,讓他們從生產到銷售都能自行掌握。

「培養組織力是讓他們能夠自立開發通路,不只是依賴我們收購而已,」光原另一位創辦人王鵬超說。

在別人的需求上,看到自己的責任

聽起來像是慈善志工活動,但身為台灣第一家將「社會企業」鑲嵌到公司名稱的光原,是家不折不扣的企業,只是這套「培養技能—保證收購—移轉通路」的商業模式,的確跟一般企業不太一樣。「說這是商業模式嘛?」,陳雅禎頓了頓,「我只是想到特瑞莎修女說的,在別人的需求上,看到自己的責任。」

這正是光原誕生的故事。長期擔任社工的天主教徒,陳雅禎在輔仁大學深造時結識了長期關懷原住民的印度籍神父鄭穆熙,受到啟發而在2006年在阿里山成立了瑪納有機文化生活促進會這家非營利組織(NPO),開始推動有機農作。

「瑪納」在聖經中是摩西帶猶太人出埃及時,天下掉下來食物的名稱。在希伯來文中,這是疑問句「這是什麼?」(因為不知道掉下來是什麼東西)。而在鄒族語言中,這則是「請享用吧」的意思。

What is this?是個必須不停問的問題

「What is this?為了未來,這是個不停問的問題,」這也是陳雅禎推動有機部落後的挑戰,因為農民種了有機蔬菜,卻賣不出去。於是她找到理念相同的貿易商同學王鵬超,與同樣任職過NPO的李志強,在2008年創辦了經營品牌與通路的光原。

雖然光原跟天主教淵源深厚,但三人中只有陳雅禎是教徒,王鵬超是無神論者,李志強則是佛教徒。但不同信仰反而激盪出不同火花,各擅所長,讓光原很快就佈建起銷售通路,打開對外知名度,包括里仁與餐廳通路等。

從保證唯一收購,變成是客戶之一

不過,跟所有創業一樣,光原的起步困難重重,因為剛成立就碰上重創阿里山的八八風災。為了讓農民安心,願意繼續種有機蔬菜,光原只好保證收購2年,扛起沈重的財務擔子。還好有機作物市場逐漸成長,才穩住公司的營運,2010年起就開始獲利。「說是2年,實際應該有6~7年吧。夏天賺的冬天賠,賠錢是為了要賺錢,」陳雅禎開玩笑地說。

現在阿里山農民已經成立產銷班,自行銷售新鮮蔬果,光原改為收購咖啡、茶葉等加工品,再以自有品牌行銷。此外,因為光原也獲得星展銀行台灣分公司推動社會企業專案的支持,透過他們的協助,開始走到海外市場,包括香港、新加坡等地。「我們已經慢慢退出阿里山,變成是阿里山農民的客戶之一,我們現在轉去南投養雞,」王鵬超說。

南下菲律賓,複製光原模式

南下菲律賓也很類似,不是因為嗅到商機,而是因為教會號召,前進被海燕颱風重創的災區。光原去的是郊區偏鄉,生活條件極差。「水是直接從山上接一條管線,全村大家共用,我還算不錯,自己買了六個桶子來儲水,比一般人家多。天黑後到九點半有電,之後就沒了,」陳雅禎說。

雖然生活條件艱困,但經營難度反而比阿里山低。一來光原2015年到菲律賓時,風災已過了兩年,農民心情較為平穩。二來因為收購的不是幾個月就採收的蔬果,而是週期較長的作物,因此沒有立即的財務壓力。此外,阿里山的經驗也有所幫助,光原還帶阿里山農民去菲律賓分享經驗。

「兩邊語言不通,但是都是農民,比手畫腳也能溝通,」陳雅禎笑著說。

另類新南向,種咖啡還要開美甲店

種咖啡之外,他們還計畫開美甲店,最終目標也是希望能培養當地人技能,讓她們自行創業。「當地婦女多半在家顧小孩,如果有美甲專業,就能在家中做美甲生意,」王鵬超說,「我們已經找到台灣一位美甲冠軍,願意來這邊幫我們。」

從有機作物到美甲,光原的新南向政策看似另類,多角化也似乎毫不相關,不過背後本質其實一樣:企業賺錢的同時,也能幫助人。「商業模式只是手段,重點是要看用什麼方式達到目的,我們的目的是協助當地人自立,」王鵬超說。

《延伸閱讀》
三人企業 扶助小農轉大人
貧窮創新 翻轉百萬人命運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