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奶的感動 學校已經放棄的孩子,他願意等

圖片來源:李佩書

作者:顏和正

24歲那年,因為爺爺的肥皂工廠面臨危機,他回到三峽老家,和朋友合創品牌賣肥皂,不到四年就創下5000萬台幣的業績。前景正好,但「三峽」二字卻讓他決定離開,借錢再創業。

跟朋友創業賺進上千萬,卻決定離開,借錢再創業。這種事,你幹嗎?

甘樂文創的創辦人兼執行長林峻丞,就是這樣的傻子。「大家都說我瘋了」,今年34歲、瘦高的林峻丞笑著說。

甘樂文創創辦人兼執行長林峻丞。圖片來源/王創緯

24歲那年,因為爺爺的肥皂工廠面臨危機,他回到三峽老家,和朋友合創品牌賣肥皂,不到四年就創下5000萬台幣的業績——這就是知名的「茶山房手工肥皂」。回到家鄉賺了錢,林峻丞卻發現自己對家鄉的認識幾乎是零。「有次朋友打電話問我三峽那裡好玩,我說不出來,很諷刺吧?」家鄉恍若異鄉,激起他重新了解家鄉的念頭。

政府不做,企業自己做

他發現,原來老鎮充滿豐富的庶民藝術,例如藍染、金工、打鐵、佛像雕刻等,但年輕人口外移,傳統產業逐漸沒落。他也發現,三峽竟是新北吸毒最嚴重的地區,因為相對偏僻,毒販容易藏匿,吸收中輟生販毒。

凋零的產業、迷途的小孩、衰敗的社區,該怎麼辦?感覺像是政府該做的事,但林峻丞決定放棄成功的肥皂事業,扛起拯救社區的任務,在大漢溪邊租下一間老厝,創辦了甘樂,推動地方創生。「我自己是在地人,這件事情沒有人做。坦白說,大家都在找方法,我們也是,」政府不做,企業自己做。

從祖師廟廣場順著河邊走,一會就看到一個綠意盎然的前院,樹下擺了幾張桌椅。推開大門,天花板上的造型風箏、牆上貼的電影海報、壁櫃上的在地文創商品、還有金工手作坊,一股現代的設計感,翻轉一般人對於三峽的印象。

圖片來源/王創緯

有拳頭商品,才能做善事

店內電視播放着甘樂推動的活動,例如帶著學童淨溪、回收媽祖遶境時的大量紙鞭炮做成商品、多元的三峽體驗行程。「我們透過旅遊將社區串聯起來,例如手工藝體驗、伴手禮、餐飲等,藉此活絡在地產業。這幾年來很多人來參加,比較多是企業團,」自己重新認識家鄉,他也要讓外人發現三峽。

此外,他們還在2015年推出全新品牌「禾乃川」,用台灣國產非基改黃豆,推出豆腐、豆漿、味噌等產品。「光靠餐飲不夠,我們一直在找拳頭商品,希望以後可以變成使用國產黃豆最大的品牌,」林峻丞說目前成績還不錯,未來可能會去台北設點,「大賣以後就像金雞母可以不斷下蛋,就可以做其他的事,」

與社區息息相關的商業模式

林峻丞口中的「其他的事」,就是協助當地的弱勢家庭與學生。甘樂不僅訓練雇用中輟生工作,還成立課輔班,與當地9所國中小學合作,輔導需要的學生。

「小孩若變成中輟生,沒有技能難以找工作,很可能早婚生子,造成更大的問題。我們一方面培養他們技能,一方面透過復興在地,讓年輕人以後可以在地找到工作,」林峻丞解釋,「看起來不相關,其實都跟社區整體息息相關,有脈絡可循。」

林峻丞先從小學生暑期營隊開始做,他發現成績低落的小孩,往往來自弱勢家庭,需要更多時間陪伴,因此在2015年租了房子正式成立「小草書屋」,有了長期的據點,下課後學生可以來這邊待到8點再回家,讓他們不要成為迷途羔羊。

「我們陪伴孩子,著重在家庭、生活治理能力、品格、智性、未來多元學習能力的建立,比較像是家人的關係,不是重視課業而已,」他說。

一杯珍奶的感動

豆腐店裡有位學徒,就是國中輟學生,被林峻丞找來工作,一開始他態度不佳,不是遲到就是蹺班,師傅受不了想要開除他,但林峻丞不同意。「學校已經放棄他,如果我們也放棄他,那還有誰會幫他?」

經過不斷溝通與開導,半年後學徒開始出現轉變,不僅準時上班,也逐漸敞開心胸。「前陣子他買珍奶請我跟師傅喝,這是第一次,感動到都快哭出來了,」林峻丞說。

為何要做這件事?這跟林峻丞自己的成長背景有關。他經歷過父親酗酒家暴的童年,大學念不到一年就因家計而輟學,開始進入電視圈工作,從許效舜的助理做起,很早就體驗到真實的人生,對於有類似經歷的孩子,多了一分同理心。

「看到中輟孩子,我很捨不得,總覺得是家庭、社會影響孩子,沒有一個孩子願意放棄自己的,」林峻丞說,「我不把這當成慈善事業,而是一個志業,也是我們生活的一環。這不是甘樂的CSR,而是甘樂存在很重要的其中一個目的。」

有影響力,但也得賺錢

理念崇高,但現實卻很嚴峻。甘樂前6年都虧錢,甚至曾發不出薪水,得跟朋友求救。林峻丞有兩個小孩,老婆也在店裡幫忙,到現在都還是租屋。「要說影響力,我們應該有一點,但要看財務報表就不能見人,」林峻丞坦承。

面臨現實不可能沒有壓力,但陪伴孩子的過程讓他體悟,凡事都需要時間。「孩子不是沒有成長,只是很慢,需要時間,企業也一樣。當然也可以選擇結束,可是這樣就沒有機會,」他說。

他的努力並未白費。協助推廣社會企業的星展銀行,將甘樂納入扶植名單。活水社投與一些企業家也投資他們,甘樂可望在今年賺錢。「甘樂做社區營造,不只是環保、產業,還有最根本的教育,大架構很完整,」星展副總裁朱純儀分析。

往前看,林峻丞希望能將三峽的做法模組化,再去影響其他社區。「如果甘樂做的事是對的,就應該要持續做下去,做到有一天讓所有的人看到,」正如甘樂的名字一樣,就算面臨挑戰,林峻丞也要「甘」之如飴,「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