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企業投入偏鄉教育 但為何改變不了16倍的城鄉教育落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林哲宇

許多企業的CSR單位想到偏鄉教育服務,都希望我們協助他們「找到偏鄉最窮的孩子」。每次聽到這樣的要求,我們都會捏一把冷汗,心裡想著:「又是一個希望透過偏鄉吸眼球的企業?」

兒福聯盟「偏鄉弱勢兒童學習貧窮分析報告」提到,教育資源逐漸朝M型化時代,學習資源落差高達16倍以上。這樣的落差又再加深階級M型化,變成惡性循環。弔詭的是,將「偏鄉教育」作為CSR的企業與NGO不在少數,為何無法改變現況?

我曾在社福機構任職四年多,在原民部落服務了大半時間。許多企業的CSR單位想到偏鄉教育服務,都希望我們協助他們「找到偏鄉最窮的孩子」。每次聽到這樣的要求,我們都會捏一把冷汗,心裡想著:「又是一個希望透過偏鄉吸眼球的企業?」

做公益,還是做形象?

對偏鄉來說,引進教育資源確實難能可貴,但是「做公益」真的是為了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嗎?還是「做公益」其實只是為了「做形象」?企業真有認真思考,應該怎麼改善偏鄉教育嗎?

例如,不少企業投注大筆經費提升偏鄉孩童的成績,企業CSR報告書中常可見到漂亮的數字。但是,成績提升對孩子的意義是什麼?對於偏鄉孩童來說,光靠這些協助,就有辦法和城市中每天都去補習班的孩子競爭,搶到升學機會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覺得應該回歸本質,思考教育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牛津大學教育學家李德彼特(Charles  Leadbeater)曾說:「教育的目的,是學到如何改善生活環境。」如果我們只是把城市的遊戲規則,套用在偏鄉孩童身上,未必會改變他們的生活,因為成績高低不是他們的驅動力,他們更在意的可能是改善和其關係最密切的生活環境。

要讓孩子有機會改變,重點不在於「學業成績」,而是「關鍵能力」,比如解決問題、溝通協調、人際合作、獨立思考等。但如何啟發孩子的「關鍵能力」? 或是更精確的命題:「如何啟發孩子的關鍵能力,且用在改善生活周遭的環境?」

啟發關鍵能力改善生活環境,才是命題

「玩轉學校」就是利用「議題式遊戲」的方式,讓孩子「角色扮演」,化身為海內外各界領袖,討論如何解決重大社會議題。一來引導孩子檢視社會問題與自己的關係,且在思考解決方案的過程中,累積團隊合作、溝通談判、深度思辨、獨立思考等能力。具備這些能力,孩子將更有力量改善週遭生活環境,這才是有意義的學習。

議題式遊戲,教孩子如何解決問題

「議題式遊戲」到底怎麼玩?以能源短缺議題為例,參加小朋友是未來世界的領導人,當全世界的頁岩油和石油都開採殆盡,未來世界需要更好的發電方式。一位四年級的孩子在下課前,自發成立了LINE群組,邀請「各國閣員」加入,並在晚上7:30準時「國際線上會議」。隔天他提出全新的「潮汐發電合併垃圾焚燒發電」的方案,回到遊戲世界,終於順利解決了危機。

大家常問:「為什麼孩子回家後願意研究這些嚴肅的議題?」我們都會笑笑地說:「因為沒有搞定的話,他的國家因為溫室效應海平面就會上升,損失20%的領土啊!」正是這樣透過遊戲化的驅動因子,讓孩子在潛移默化間中了解企業在意的重大議題。

很多企業CSR或ESG代表會問我們:「讓小孩子碰這些大人都不知道怎麼解決的社會問題,不會太困難嗎?」 根據我們的經驗,這的確很困難,因為解決社會問題本來就不簡單!但是,在解決的過程中,自己上網查資料、與其他國家溝通談判所累積的關鍵能力,不正是我們希望孩子獲得的嗎?如果他們可以將這些關鍵能力應用在生活上,就可以更好地改善自己的生活環境。

讓企業關注的議題,變成孩子口中的話題

試想,若將企業關心的重大議題,設計成這種遊戲,帶領孩童或青少年在當中絞盡腦汁,讓原本難解的「議題」變成遊戲的樣板,玩出孩子所需的關鍵能力。原本是負向、帶來成本的「議題」,轉身一變成為正向、能創造改變的「利益」。

過去提到CSR,往往令人聯想到「企業最大化追求商業利益的補償措施。」現今永續發展觀念當道,過去所謂的「補償」無法真正解決問題,而應思考如何為社會帶來長期的正向影響。若企業CSR不只看到「偏鄉教育」的問題,也看到這些議題長期能帶來的利益,並融入其商業策略,將會為社會帶來深遠的影響力。讓企業所關注的重大性議題,成為青少年口中的話題,才更能期待台灣的下一代會變得更好。

(本文作者為玩轉學校共同創辦人)

《延伸閱讀》
捐二手書可否幫偏鄉孩子與世界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