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森林 王村煌專欄】零下20度的鏡頭 讓日本對台灣刮目相看

圖片來源:陳向詠提供

作者:王村煌

他是北海道許多美術館唯一許可拍攝的攝影師,今年更受日本國土交通省觀光局邀請拍攝北海道旅遊代言影片。這位來自台灣的婚紗攝影師,為什麼會受到日本政府如此肯定?

陳向詠是國內獨立婚紗攝影行業中的頂尖者之一,也是這一行少數專業從事海外自主婚紗攝影的攝影師,他深耕北海道旅拍,創造了許多獨樹一格的窗光、飛紗等引領潮流的拍攝手法。

作品飽含土地關懷,日政府也按讚!

每年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向詠會在北海道為一對對即將結婚的新人拍攝夢寐以求的雪地婚紗。七年持續的辛苦努力之下,他成為北海道許多美術館唯一許可拍攝的攝影師。日本寫真之町東川町政府為其拍攝的新人授予町民證,今年向詠更受日本國土交通省觀光局邀請,為Visit Japan計劃拍攝北海道旅遊代言影片。

圖片來源/陳向詠提供

為什麼一位商業的婚紗攝影師會受到日本政府如此肯定?他的作品有什麼特異之處?一般婚紗會希望拍出新人之間的情意交融及唯美浪漫,但他的照片中有另一股強烈的土地情懷、環境意識和熱情氣場,在零下20度的北海道雪地之中流動。

熱情變成使命,才可能在創業路上堅持下去

「我深深受了薰衣草森林創辦人詹慧君的啟發」,向詠語帶哽咽地說。八年前他毛遂自薦跟隨薰衣草森林團隊前往日本北海道美瑛,用影像記錄一群台灣人遠渡重洋籌辦緩慢民宿的過程,北國的四月雪才要開始融化,氣溫極低,向詠拍下一張慧君在戶外整理庭園的照片。

「那笑容裡柔和又堅定的眼神,瘦弱身影卻帶著巨大能量,令我感動到今天,」許久之後他才知道,當時慧君已經罹癌四期,生命即將來到終點。

薰衣草森林創辦人詹慧君。圖片來源/陳向詠提供

「是什麼樣的熱情和使命能夠讓生命燃燒如此燦爛?」當時剛剛離開科學園區工程師穩定工作、投身攝影這個行業的向詠不斷自問。他知道單單只有熱情,抵擋不住攝影工作每天要面對的困難和疲倦,太多年輕創業者在熱情消失之後半途而廢的例子比比皆是,唯有把熱情轉換成為使命,才可能在創業的道路上走得又久又有意義,就像是在慧君身上看見那不斷向年輕人傳遞夢想和勇氣的使命感。

他主動向薰衣草森林提案,希望能夠和這個剛起步的北海道民宿合作拍攝婚紗。除了把這個被日本人譽為日本最美麗的村莊推薦給台灣的新人,同時希望能夠延續慧君笑容裡頭那份對於生活及土地的熱切盼望,更重要的是他想透過個人努力,扭轉當地農民對於台灣遊客的印象。

圖片來源/陳向詠提供

尊重在地風土,讓日本對台灣刮目相看

美瑛是一個農業地帶,農民對於土壤、土地的維護非常用心,他們擔心遊客鞋底帶著其他地方的細菌感染了農田土壤。在美瑛花田路邊常見立起繁體中文及日文的警告標示,要求旅客在拍照時候不要踏進農田,但早些年自由慣了的台灣人往往不理解農人用心和堅持,因而造成了許多衝突和既定印象。

作為一位專業的攝影師,向詠深深覺得這是自己的責任:要讓當地的居民知道台灣人是守規矩、並且尊重在地風土民情的好旅人。

他用新人旅伴的角度,同一時間只接待一組客人用心拍攝,他用善待故鄉的角度,推動不干擾、不破壞的永續攝影,將北海道的四季美好呈現出來。七年來近七百天的堅持努力,終於得到日本人的肯定掌聲,也成為我們引以為榮的台灣驕傲。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