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人物誌】人生即將第三次退休 朱竹元的CSR先行之旅

圖片來源:黃明堂

作者:顏和正

在台灣公司治理議題上幾乎「無役不與」的朱竹元,堪稱是台灣CSR的先鋒。從證交所上市組組長、櫃賣中心副總、到資誠永續發展董事長,見證了台灣股市與企業的興衰起落的他,有著什麼樣的人生故事?又是如何克服困難,讓CSR觀念深植到企業內部?

「這是我今天的第五場了,」資誠永續發展服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朱竹元,在參加完《CSR@天下》主辦的四季CSR沙龍後,笑著說。

從永續發展、綠色金融、到獨立董事,各式各樣主題的CSR場子,都不難看到朱竹元的身影。「光是我們自己每年辦的活動就有十幾場,加上其他單位的,一年二、三十場很正常,」在台灣CSR領域無人不曉的朱竹元說。

今年59歲(但看起來比實際年紀還輕)的朱竹元,早在近20年前就開始倡議與推動CSR,可說是台灣CSR的先行者。特別的是,他不是在企業內部做,而是從政府端的法規制度面著手,而且一開始就是碰觸最生硬的議題——公司治理。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台灣之後跟著爆發地雷股,公司治理被視為是造成危機的罪魁禍首之一。這讓投資股市的外資,更想了解台灣企業的公司治理狀況。當時在臺灣證券交易所擔任上市部組長的他,就被指派研究這個議題。

「之前幾乎沒人談公司治理,連corporate governance中文怎麼翻都不知道,」朱竹元說,「可以說台灣跟公司治理有關的,我是無役不與。」

不能只看IPO審查,還要重視事後監理

台灣公司治理的相關規定,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逐步開始推展。從要求新上市(IPO)公司要有獨立董事、監察人、審計委員會開始,到後來在2006年將這些規範法制化,把所有公開發行公司都納入規範,都是朱竹元當時極力推動的做法。

「早期覺得審查把關比較重要,代表體質好可以上市。但我覺得不能只重視IPO,還要重視事後監理。難道我們股市要跟以前大學聯考一樣,很難考進去,但一考上就由你玩四年?」朱竹元說。

另一個他積極推動的是公司治理評鑑。轉任證券櫃檯買賣中心擔任副總經理後,他先從公開資訊揭露評量開始做起,檢視企業在定期資訊(例如季報、年報)與不定期資訊(例如重大消息)的揭露品質。但公開資訊揭露只是公司治理的一環,他認為應該要更進一步做到全面性評鑑。經歷多年的協調溝通後,金管會總算在2013年頒布「公司治理藍圖」,並在2015年正式啟動「公司治理評鑑系統」,也讓台灣成為全球第一個由監管機關主動針對上市櫃公司做治理評鑑的國家。

「全世界由官方做公司治理評鑑的只此一家,叫中華民國。其他國家是由其他單位來做,例如董事協會等,也不是很全面,」朱竹元很驕傲地說,「台灣股市其實很多創舉,公開資訊揭露評鑑也是一樣,當時都讓其他各國的交易所很驚艷。」 

台灣企業像不倒翁,撥一下才動一下

為何要如此積極推動?30多歲就進入資本市場、一路從證交所最基層做起的朱竹元,目睹了台灣股市的大起大落,也看到台灣企業的興衰起伏,深刻理解沒有良好的公司治理,就難以避免資產掏空、內線交易等問題。加上台灣企業往往不會自主進行監理,必須從制度面下手,來打造這種文化。

「台灣企業像不倒翁,撥一下才動一下,不要求就不會動,」朱竹元說,「監理機關可作為也可不作為,但我的想法是,既然坐這個位置、看到這些東西,難道要因循苟且下去嗎?」

可想而知,推動公司治理並非一簇可及。深黯企業心態的他,採取迂迴環柔的策略,慢慢讓企業買單。例如,推動公開資訊揭露評鑑的第一年,先公佈前30%的名單,第二年50%,第三年才全部公開。他還親筆寫信給成績後段班企業的董事長或總經理,並附上診斷書分析得分狀況,並邀請他們來參加講習,學習更好的做法。

「曾有一家大公司負責的協理不在意,結果他們成績落在B以下,老闆氣死把他罵一頓,隔年他比誰都緊張,第一個就來關心結果,」朱竹元笑著說。

現在口若懸河,年輕卻害羞靦腆

有趣的是,現在口若懸河的朱竹元,年輕時卻很害羞靦腆。建中畢業、考上政大法律系後,為了新生盃辯論賽得上台自我介紹三分鐘。他只說了自己名字、住哪裡、哪裡畢業,不到30秒就講完了,「但還得站足三分鐘才能下台,你看有多窘。」

為了訓練口才,他跟同學想去參加辯論社,走到門口就躊躇不進,最後乾脆到服務性社團愛愛會,反而透過舉辦營隊、跟外校交流、甚至到扶輪社募款等活動,慢慢培養出好的口才。

念完書後,他原先想當法官,但因家庭變故需要穩定收入,因此選擇回政大當助教。幾年後,交易所來校園徵才,他一腳從學校進入資本市場。沒想到,一進去的底薪竟然還比助教低(當時交易所的薪資主要是靠獎金),而且是從人事室收發文等庶務開始做起。即便如此,他都做到令人刮目相看,還訂出人事管理辦法,之後才轉到上市部。「在同梯中,我算是升很快,我自己比誰都努力,」朱竹元說。

老兵不老,退休還是堅守崗位

這種努力精神,他持續至今。2014年從櫃買中心退休後,因為資誠想要推動CSR而延攬他進來,一晃眼又是三年。這幾年,他倡議的領域超越了公司治理,而是全面性的CSR。除了到處演講之外,也參加相關獎項的評審,或是替企業解惑。例如,酒商帝亞吉歐當初在設定水資源保育為其CSR領域時,就曾請教朱竹元。金管會也請朱竹元來上課,教導綠色金融的概念。

「我也是門外漢,我懂直接金融,間接金融我不懂啊,但是國外發展、案例政策是怎樣做,這些我是可以分享的,」朱竹元說。

不過,因為資誠有60歲屆齡一定得退休的規定,明年他即將再度退休。「這是我繼證交所、櫃買中心後,人生的第三次退休。」下一步要做什麼?篤信基督的朱竹元說,一切交給上帝安排,不論是去相關的協會或去學校教書,還是會繼續推動CSR。

老兵不老,就算退休還是要堅守崗位,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