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友善農業 打造雲林最美的風景

圖片來源:陳坤宏提供

作者:陳坤宏

無心插柳的因緣,天泰能源遇到了三小市集。綠能和友善農業都有量小、產量不穩、傳統通路挑戰的類似困境,但他們卻共同種下讓人與土地和諧交融的種子,打造出雲林最美的一道風景。

2017 年的三月某個上班日,桌上躺著一張卡片,我心想這應該是遲來的賀年卡。打開一看,裡頭寫著:「您好,謝謝您的幫忙,讓我們有機會在三小市集設攤,分享我們友善種植的農產。在銷售困難,無助的時候,有這樣的援助。心中的喜悅無法形容。真的非常感謝您,我們會努力地學習,希望會有更多,更好吃的作物可與大家分享。感恩您。」

這封來自雲林某位農友的溫暖卡片,讓我回想起2013年底,與三小市集創辦人李宜倩的初次會面。

在文創風行的年代,任何事物只要冠上文創二字,似乎就能夠找到重生的機會。那次的會面,對我來說就是如此。幾個很潮的名詞集合,例如友善農業、青年返鄉(刻意忽略宜倩是個台北女孩)、創意包裝、農學市集等等,都讓當時的我覺得十分新奇。

接手三小市集,浪漫情懷遭逢現實重創

在那次會面不久後,宜倩再一次約我見面,這次的碰面有點沉重。我在雲科大的育成中心會議室中,聽著宜倩說,她已經將創立三小市集時獲得的各類補助、獎金、甚至自己的存款都用完,必須結束三小市集的營運,回台北找份穩定的工作。當下我告訴宜倩,不用擔心預算的問題,我來想辦法。

也許當時的我過度浪漫化三小市集的業務,帶著都會區的偏見低估了農業的現實面。也因為三小市集的資本額不高,與天泰能源的股東討論過後,決定100%收購三小市集的股權。我們保障了宜倩的薪資,讓她能在無後顧之憂的狀況下繼續打拼。

2014年春天,三小市集開啟了新的營運模式。之後的一年,我們導入許多外部資源,包括餐飲通路商、專業行銷等專業投資人,來輔導三小市集。但我們很快就發現,這些外部專家想把過去的成功經驗複製在三小市集,卻又遇到水土不服的衝突,讓當時的三小市集出現經營上的矛盾,進退兩難。

碰到相似的困境,激發不變的堅定

幾年下來,我們發現,再生能源與友善農業的處境竟是如此相似。同樣具有分散、量小、友善環境與產量不穩定的特性,也同樣在通路上要面對既有傳統通路的挑戰與質疑。雖然經過許多大小不一的失敗,但至少在當下,兩家公司還是繼續在原有的道路上堅持著。

三小市集有著天泰能源難以望其項背的群眾力量,只是在友善農業的道路上,獲利模式難以捉摸,只能說是慘澹經營,也多虧宜倩以無比的堅持,勇敢支撐起每一天的日常運營。

不以營利為目的,重新定位再出發

慢慢地,我與宜倩都從友善農業學習到經營之道。我們在茂盛農場的玉米田下,看到了茂密生長的酢醬草與蟋蟀;看到了光益果園的秀紅阿姨如何在長得比她高的雜草中,一邊鋤草一邊摘柳丁;也看到了金石有機蛋農場的主人賴桑,怎樣用著一分半的狹小土地,養出200隻趴趴走的蛋雞。這些農友都從自然中學得如何平衡,正如同書法中草書所講求的動態平衡。

宜倩決心讓三小市集成為雲林友善農業永駐的風景,不以追求利潤為目的,強調從產地到餐桌的交流,試圖去改變思維來改善消費方式。於是,市集每周固定舉辦,成為了許許多多在地小農在一整周孤獨耕作後,能夠聚集交流感情,抒發壓力的重要精神依靠。

而天泰能源,則因默默支持三小市集,意料之外地得到許多在地農友地主的信賴,讓再生能源在雲林獲得穩定發展。

三小市集每周固定舉辦,成為小農交流感情和旅客親近在地農作的重要場域。圖片提供/陳坤宏

不求回報的付出,反能成就最美的願景

醫生戴芙妮.米勒在《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一書中提到,由於食用壽司和日本料理,在海草上繁衍的海生細菌搭便車進入了日本人的腸道,竟讓日本人的微生物基因組中出現了與海生細菌相同的DNA,使日本人比起其他民族更能從海苔中取得營養。

天泰能源和三小市集之間,正如同日本人與食物之間的關係,無所為而為之,卻在無意之間成全了彼此,這或許就是大自然教導我們投資CSR的心法吧!

(特約編輯:李怡賢)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