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森林 王村煌專欄】台灣No.1銀髮旅行社 為理想放棄股權也甘願

多扶創辦人許佐夫(圖中身穿白衣者)因外婆受傷坐輪椅而創立多扶接送。 圖片來源:邱劍英

作者:王村煌

提供無障礙接送的多扶,將服務擴大到旅遊,成為台灣第一家銀髮族旅行社,還跟日本合作,讓台日長者開心出門。但是,代價卻是得把最大股權讓出去!這是為什麼?

如果一件對的、值得投入的理想,卻因為僵化的法令而使你的所有努力被指控為不合法,你會因此放棄嗎?為了不放棄理想,你願意放棄自己身為最大股東的地位嗎?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這個為了不放棄理想而放棄股權的故事。

「多扶事業」是台灣第一家提供無障礙接送的民營公司,讓所有行動不便的人們,能真正掌握與安排自己「行動」的需求,讓照顧者也能得到喘息,從2009年創辦至今已經發展「多扶接送」、「多扶假期」及「輔具租借」三項業務。

不應該、不值得、不可能,身障者三不魔咒 

創辦人許佐夫在投身無障礙服務前是紀錄片編導。有一天,佐夫90多歲的外婆生病受傷,需以輪椅代步醫療照顧,他赫然驚覺台灣的環境對行動不便者是如此不友善,因此毅然決然地投身無障礙服務,不投入還好,全心裁入這個領域後佐夫就覺得他入錯了行。

圖片來源/多扶提供

在台灣身障朋友有一個「不應該、不值得、不可能」的魔咒。指的是身障者不應該有正常的行動自由,更不應該去旅遊,老病的弱勢不值得公部門投入太多的資源來改善,家屬也不值得享受正常的生活,而這些長年的問題更不可能改善......

佐夫親身上陣當了三年的接送員,帶著多扶團隊埋頭埋頭苦幹,想一步步克服這個三不魔咒,但更大的不可能、不應該、不值得反而在後頭。多扶員工制服背後寫著一句話:「只有障礙的環境,沒有障礙的人。」。

圖片來源/張亦竣攝

諷刺的是創業後,他才發現真正的環境障礙是在僵化沒有彈性的法律規定,從創業初期的接送適法性問題到近兩年來的旅行社執照問題,多扶一路走在社會急迫需要、身障朋友家有需求、但法令不允許的窘境之下。

解決社會需求的障礙,竟是法令

最大的難關在多扶決定提供顧客旅遊服務的時候開始了。要提供身障朋友的旅遊,除了交通之外,也要考量景點、住宿、餐飲等作業。無障礙空間配套是非常困難又麻煩的工程,觀光發展條例規定要有旅行社執照才能從事旅遊服務,但因市場太小、利潤太少,傳統旅行業者並未提供這樣的服務。

佐夫想提供的並不只是接送工具,而是設計超乎身障朋友想像的服務。某一次跟車途中,佐夫發現某位熟客在接送過程非常開心,但下車時卻眉頭深鎖。當晚他親自打了電話給這位老太太,詢問到底哪裡服務出了問題?幾經要求,老太太才勉為其難地說多扶找給她的百元鈔票太舊了,她擔心常常在醫院間進出的這些鈔票,是否會有乾淨安全的疑慮才皺了眉頭⋯⋯

他想起自己的外婆以及當初創業的初心,第二天他就決定未來多扶找的錢一定要用乾淨的新鈔,即便這規定連員工們都嫌麻煩⋯⋯因為多扶的存在價值,不就是不怕麻煩、多做一點別人不做的事嗎?

出讓最大股東身份,只為實現理想

多扶沒有旅行社執照,但是他們具備了身障旅遊需要的標準作業流程和專業車隊,然而僵化的執照和制度決定了誰是合法,誰是不合法,卻不是誰想提供細膩的服務和深化為專業。

為了這個限制和心中的理想,佐夫做了一個困難的決定:他大幅度降低自己的持股比例,讓出最大股東的身份,引進旅行社業者合作,籌措資金成立多扶旅行社。

天道酬勤,多扶事業在取得旅行社執照後,成為台灣銀髮服務產業中,第一家同時擁有三張政府審核合法執照:「小客車租賃執照」、「醫療器材藥商販售執照」和「甲種旅行業執照」,也在此同時與日本LONG STAY財團以及日本JTB旅行社在東京簽署合作備忘錄,開始為台日雙方銀髮長者旅遊展開合作。

我問佐夫這個決定值得嗎?他說這兩年是他創業九年來最難熬的兩年。一方面要調整和董事會的互動,也要學習如何把資源做最佳的分配,在堅持理想時也要為所有支持他的夥伴及股東負責。但是,一想到要同時讓「照護者」和「被照護者」都得到喘息;想要讓銀髮族和身障朋友明白自己「很應該、很值得、更有權力」出門和旅遊;多扶要如何「讓全家歡樂在一起」⋯⋯透過這些過去的困難,他看到的是更寛廣的天空。

《延伸閱讀》
【故事森林 王村煌專欄】零下20度的鏡頭 讓日本對台灣刮目相看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