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人物誌】領過失業救濟金 CSR唐吉軻德:成功不必在我

圖片來源:許育愷

作者:顏和正

「我不要求品牌露出,因為解決問題才重要,真正讓環境好、可以造成影響力的東西,才是我們想要的,」酒商帝亞吉歐CSR操盤手許鴻鵬說。為何他們做好事卻不欲人知?

【CSR人物誌】台灣企業投身CSR,靠的是背後一群或許你從未聽過名字的推手。《CSR@天下》網站的「CSR人物誌系列」,將陸續介紹這些CSR專業人士的故事,分享他們推動CSR的甘苦經驗。

第一次看到台灣帝亞吉歐(Diageo)公共事務資深協理許鴻鵬,有種「這是酒商嗎?」的疑惑。黑框眼睛、黑中帶白的短髮、一身輕便西裝的樸實感,很難跟「尊爵」、「豪華」、「頂級」等用來形容威士忌的字眼,聯想在一起。

「我也只是小酌,」負責推動CSR的許鴻鵬笑著說,「我們提倡理性飲酒啦。」

或許事如其人,旗下擁有約翰走路(Johnnie Walker)、健力士(Guinness)等知名酒飲的帝亞吉歐,在做CSR時也一樣理性低調,連名字都不太露出。

由統一超與台灣大車隊聯手在2010年推出的酒後代駕服務,正是一例。這個一年有四千人次使用的服務,背後推手正是居中協調的許鴻鵬。因為強調公司名稱不必露出,讓兩家龍頭公司反而更能信任他的初衷,最後終於促成這項被交通部道路安全委員會稱之為「功德無量」的服務。

「我堂哥曾經用了代駕,覺得很好,我才跟他說這是我們協助推動的,他原先都不知道,」許鴻鵬低調到連親朋好友都不說。

不要求品牌露出,解決問題才重要

除了酒後代駕,帝亞吉歐其他的CSR活動,也不強調出名。從禁止酒駕海報、酒測器推廣、跟馬偕醫院合作飲酒知識教育、利用戲劇進入校園試圖解決物質上癮問題、到金山濕地的水資源保育,各式各樣的活動他們總是「隱姓埋名」默默做。

最有名的大概是今年已經邁入第14屆的「夢想資助計畫」。因為「Keep Walking」的名聲響亮,許多人仍以為這跟Johnnie Walker有關。當初這確實是這款威士忌品牌的全球行銷活動,原先只有兩年,但因為在台灣獲得熱烈迴響,因此雖然全球其他國家停辦這項活動,台灣仍舊持續至今,且經費從行銷預算改由CSR部門提撥,品牌也不再露出,讓CSR回到「回饋社會」的單純初衷。

「我不要求品牌露出,因為解決問題才重要,真正讓環境好,可以造成影響力的東西,才是我們想要的,」許鴻鵬解釋。

需求是CSR之母,成名不必在我

在許鴻鵬眼中,解決問題就是CSR的出發點。以酒後代駕為例,當時道安會找酒商開會,提到日、韓都有專業代駕服務,許鴻鵬靈機一動,認為可以利用在台灣據點普及的超商與高知名度的計程車隊合作,超商可以留下記錄,品牌車隊讓人較有信任感。因此,即便對帝亞吉歐來說並無利可圖,甚至某種程度來說,賣酒的人似乎應該想盡辦法跟酒駕這件事保持距離,但他仍積極做媒,總算促成這樁美事。

「兩個單位要湊起來不容易,例如系統的嫁接。但我這個人就死纏爛打,一直去溝通。少了一件車禍就是避免兩個家庭的悲劇,這就是需要,有需要就去做,不要管人家怎麼想,」許鴻鵬說,「也很感謝前任到現任的總經理都非常支持,才能讓我把CSR做到淋漓盡致。」

看到需要的事就去做,這跟許鴻鵬的家庭背景有關。他母親是在高雄六龜長大的傳統媽媽,個性直爽溫暖,會主動關心鄰居,因此容易跟人建立互信。受到這樣的身教,許鴻鵬也總是與人為善。「我認識的朋友不多,但我講到的一定做到,比較容易跟人建立起互信,」許鴻鵬說,「我是雞婆一點,但要做就認真做好,從小就是這樣看事情的。」

人生中場換跑道,要做值得做的事

有趣的是,2009年進入帝亞吉歐操盤CSR已經九年的他,過去並沒有這個經驗。念大同工學院(現為大同大學)事業經營系的他,曾在貿易公司、義大利貿易辦事處、科技業待過,賣過紅酒、經營過政府關係、開發過語音辨識軟體與數位收音機等新科技,可說歷練豐富,但就是沒有專職CSR的經驗。

然而,當前一份工作因為公司解散導致他失業,在領失業救濟金的半年中,他只找了一份工作,就是帝亞吉歐。因為他過去豐富多元的人生歷練,正好適合這份需要跨領域協調管理的通才要求。

人生中場轉跑道,不會擔心嗎?許鴻鵬自承「說不驚是假的」,但因為他有不同領域的經驗,又擅長與人溝通,正好是做CSR所需的特質,因此他對這份工作有很強烈的企圖心。也正因如此,才能以熱情與毅力,充分揮灑人生上半場積累的能力,即便只是當個「沈默的推手」也能甘之如飴。

「做CSR多少有一點點唐吉軻德的味道,但這是值得做的事,我很高興在這邊有這樣的共識,就能夠很快樂地往這個方向走,」許鴻鵬說。